丧葬习俗流传至今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在中国一直存在土葬与火葬之争,而土葬作为我国产生最早、流传时间最长、使用范围最广、涉及民族最多、最为普遍的一种丧葬民俗,已经在历史的演进中形成一种“丧葬文化”,在国家推行火葬改革的今天,仍然允许维吾尔族、回族、哈萨克族、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塔吉克族、柯尔克孜族、撒拉族、东乡族、保安族等10个少数民族实施土葬,可见丧葬改革需要循序渐进,而不是暴力解决,一蹴而就。 但就在近日,江西为了推行火葬,进行了一场名为“绿色殡葬改革”的运动,在执行的过程中,江西省内多地出现“抢砸棺材”的现象,这使得当地百姓,特别是那些被砸棺材的老人们难以接受,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 土葬起源于原始社会,至秦汉时期,统治者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为由,禁民火葬,土葬遂成为汉民族的通用葬式,并世代沿袭。其基本观念都一样,即认为死者应保存完尸,“入土为安”,故土葬之俗,得到普遍认同。 当然,在个别少数民族中,也有视土葬为最坏葬法的,如藏族民间实行火葬、天葬、水葬,而对患有麻风、天花等传染病人或强盗及受刑而死的囚犯用土葬,认为可以根绝瘟疫流行和惩治罪恶,打入地狱,不得转生。 土葬习俗的形成,同人们的观念有着密切关系。他们认为死者入土是人的必然归宿,《周礼》中说“众生必死,死必归土”,《韩待外传》中说“人死曰鬼,鬼者归也,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礼运》也说:“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以上可以看出,古人认为人死后形体埋入地下,脱离形体的灵魂才可以归于天。 1、汉族和很多少数民族都选择土葬,同居住的自然环境有关,我国古代农业文明悠久,百姓世代以农为主,视土地为生命之本(有地则生,无地则死),他们认为人死后埋于土中,是灵魂得以安息的最好办法,所谓“入土为安”成为汉人的信念,影响至深。 2、土葬符合汉族人民的生活习惯以及慎终追远的伦理情感。“生命是从泥土中来,再回泥土中去”这个观念根深蒂固。汉族崇尚黄色,历代帝王以黄作为显贵之色,黄色实为土色,在阴阳五行中,“土”居于中位,是最稳定、最可靠的基础,因此土葬符合汉人的生活习俗和传统观念。 3、儒家孝道伦理维系着土葬习俗的长期盛行,《孝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朱熹《朱子大全》卷92:“葬之言藏也……使其形体全而灵魂得安,则其子孙盛而祭祀不绝,此自然之理也。” 丧葬形式经历了几千年的缓慢演变,其支撑就是背后强大的文化惯性的传统,要向改革,并非刻意一蹴而就,若是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强行推行,肯定会受到强大的民意反弹,使得事倍功半。与其火急火燎的强力推行,不如把观念的改变交给时间,自然会水到渠成。 我国的土葬与火葬之争并非一日之事,唐宋时期就开始因为儒、释、道等文化宗教观念而激烈争端,解放后更是一直提倡火葬,但对于广大农村而言,效果并不明显。究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人们观念并未完全转变,对于火葬也是一直争议不断,要想一日功成,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火葬也并非新生事物,自新石器时代就有,而且一度在西北地区流行,可见只要推行得当,自然会被民众所接受。 火葬习俗受宗教灵魂观念支配墨子·节葬下》:“秦之西有仪渠之国者,其亲戚死,聚柴薪而焚之,熏上,谓之登遐。”《荀子·大略篇》:“氐羌之虏也,不忧其系垒也,而忧其死不焚也。”但汉族视火葬为异端,火葬焚尸被认为是有悖孝道伦理的恶俗。 宋辽金元时期,长期实施土葬习俗的广大汉民族地区,火葬方式普遍流行,大有取代土葬习俗的发展趋势。明、清政府对火葬习俗的取缔禁绝,其结果是汉民族地区火葬现象彻底根绝,一些过去实施火葬的少数民族如羌族,也开始转向土葬,土葬成为各民族普遍推行的丧葬习俗。 火葬还是土葬对于很多老人来说是一个大问题,火葬的推行虽然有诸多好处,但对于传统文化毕竟是一种冲击,入土为安,传统孝道,心灵畏惧,福荫子孙,都是需要用时间去慢慢破除的传统观念。 思想的改变必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推行火葬改革也将会是一个漫长的征程,很多地方强行推行火葬改革,追求简单粗暴,想要一蹴而就,其结果只会是遭受民意反弹,成为一种扰民行为。当然,笔者认为,我们对于祖先的哀思悼念、孝道之行,最主要的还是在于心中,若心中有孝,自然不会流于形式,土葬还是火葬又有什么不同呢?归根结底,还是要让老百姓明白,孝道在于内心,在于我们的对父母做了什么,而不是人去世后才用什么样风光大葬,至于民意的改变,我们完全可以交给时间和耐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免责声明:文章《这10个少数民族被允许合法土葬,火葬改革岂能抢砸棺材简单粗暴?》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