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好几位近年去世的风水师傅均弃土葬采火葬,近期笔者对人火葬后的骨灰摆放地点的风水,对其后人运气有否影响的问题,很感兴趣,故每见一对阴宅有心得的师傅,都会问问 他们的意见。 有师傅认为先人骸骨经高温烧成骨灰后,因已验不出DNA,故不可能与后人有所感应。并举各地医学界的一致 说法作证明。 网上亦有人提出新论点,谓人类骨头中不可或缺的微量元素“硅”Silicon,经高温 加热后仍能存在,并谓经科学研究论证:“地球上无论大小动物骨骼,大到大象鲸鲨小至泥鳅的骨骼都不含有硅物质。唯有人类骨骼含有极其微量的二氧化硅原子,它只要三个硅原子就可以向外空接收、发射信息,之所以人才能成为万物之灵。” 见《论骨灰(火葬)的风水学术原理与有利因素》 究竟是什么科学研究,文章没有提及。真有这研究吗?这研究是否已得出这结论,不知道呀!又,三个硅原子是否就可以向外空接收、发射信息? 地球上的硅原子极多,祖先和后代的硅原子又如何能有效辨认并接上沟通?一连串的问题,还需非常迈长的研究。 是谁说的?是本刊同文“郭翘锋”(Kerby Kuek)说的?与郭师傅碰面,也非刻意安排。郭师傅供稿给《新玄机》,也已很多年,与其他本刊作者一样,与笔者从没见过面。 话说昨天(2018年6月29日)下午,笔者本有一地方要去,经朋友提醒方才记得月前已报名参观上环苏杭街的百年老舖“源吉林”,这保存得很好的百年旧建筑很值得参观呀!遂调动时间,决定星期五下午往上环去。刚好当天上午 在免费报章看到“华玉讲堂”的广告,其免费讲座的讲者粒粒巨星,包括何文汇博士,邓家宙博士,叶长清道长等。其实之前已经过“华玉讲堂”楼下数次,但因都有事要办,一直未能登门 造访。心想,因讲堂所在就在“源吉林”附近,索性之后上去看看。 登门时正值一般写字楼办公时间,心想郭师傅不在的机会很大,因其事忙,又好像另有正职。上去 时情况果然如此。略参观后正要离开时,郭师傅回来了,碰过正著,至此笔者才自我介绍,“老”朋友方终于相认了。 寒喧后,笔者又以祖先骨灰的问题请教其看法 。郭师傅马上举出筲箕湾“曾氏福德公之墓”为例,指出毋须理会有否血缘,有否相同或近似DNA,只要诚心去拜,也可产生感应。 “曾贯万生于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16岁时与兄来港,最初在茶果岭石厂当工人,石厂后来倒闭,曾贯万用了仅余的积蓄,在筲箕湾开了间卖食水及粮食的小店,专做渔民生意。由于英国人计划将香港中环建城,需要大量石材,曾贯万找紧时机干回老本行,在筲箕湾创办了“三利石行”,经营石厂之后,渐渐曾贯万就富有起来,后来在沙田兴建围村让族人居住,现时称为 ‘曾大屋’。 “在曾贯万发达之路上,有个与福德和风水有关的传说,就在曾贯万在筲箕湾开小店时,闲来看山,在柏架山的山腰里寻得一个好穴,本想留给自己或祖先所用,一念慈悲便造了个福德因缘。话说在石厂工作时,在矿场内无意中发现了一副骸骨,因慈悲心起就把它安葬于山边,到发现了柏架山的好穴后,就把这副骸骨安葬于此,墓碑上写着“曾氏福德公之墓”,闲来上山看看及供奉,时间就如坟上所记,在道光十七年丁酉岁孟春月,即 1837年 2月至 3月。过了不久,曾贯万的果报来了,有几个渔民到他的小店出售了十几瓮咸鱼,之后他卖出了几瓮,偶然间发现剩余下来的咸鱼瓮底竟埋有金银,曾贯万竟然发了一笔大横财。几年后,1841年英国人占领香港,计划将香港中环建城,需要大量石材。曾贯万看准机会,用这笔横财办了间石厂“三利石行”,更取得筲箕湾石矿场的开采权,之后事业扩展顺利。在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他在沙田沥源觅得屋地,建立围村“曾大屋”让族人居住,“曾大屋”于同治六年(1867年) 历二十年建成。” 及后,笔者回家时,瞥见放在一旁,朋友说送我很 久但一直未有机会碰面,故新近才到手的珍贵资料,是关鳯翔大师(抱璞斋主)几十年前报纸专栏的影印本。因赶稿,略翻之,并未细看。忽心念一动,关大师专栏会否也提及此穴。再看,掀一两版后就看到了。真的有点惊讶! 但关大师专栏文章《一念之善泽及枯骨 曾氏竟获意外大财》中所述的故事内容与郭师傅听来的版本有所不同,也没提及就是兴建沙田曾大屋的曾氏。但个中寓意,一也! “古人云:“一念之善,天必祐之。”虽然持此论者,其目的是劝人为善。但泽及枯骨,而获得善报,则亦为香港的一段掌故。 “香港筲箕湾成安村对上的柏架山,山麓向海处有一个旧坟,墓碑刻着“福德大人之墓”。很多人觉得十分奇怪,为什么没有姓氏呢?原来有一段传奇的事蹟。 “香港开埠以前,筲箕湾是渔民区。当时有一个姓曾的石匠,在这里打石兼出海捕鱼为业。一日,偶然行经山坡,见有一个“骨金塔”内有白骨,日晒雨淋,显然是无主的枯骨,于是善念顿起,把这一个“骨金塔”搬上山麓平坦之处,掘地埋葬,并竖立石碑,因为不知这骸骨的姓氏,只好刻着“福德大人之墓”,把香烛拜祭。其后数月,他随同渔民出海捕鱼,偶然望见海上有一黑色物体,随海漂流,好奇之心顿生,把渔船驶近,原来是一个黑漆的中型皮箱,把它搬上渔船,同伴取笑他,谓箱内可能有宝物,他亦不以为意,及至作业完毕,渔船驶返筲箕湾,除了渔获之外,又把这一个黑漆皮箱搬回家中, 数日后,把皮箱的锁开启,赫然是一箱珠宝。他不动声色,继续原有的生活,久之,同伴渔民亦已经淡忘。他亦迁居他处,把珠宝出售,顿成巨富。 “原来这一箱在海上飘流的珠宝,可能是外国珠宝商人来中国贩卖的,当时香港的公海以外,为海盗出没之区,经常劫掠商旅。外国的珠宝商可能遇上海盗,盗船未驶近的时候,把一箱价值很大的珠宝,投入海中,因为皮箱很密,不会沉没,待盗船过后,把皮箱捞回。谁料盗船把这商船洗劫后,还把船上的人杀死,如此一来,这一箱珠宝随海飘流,不知经过若干时日,才被随同筲箕湾渔民出海捕鱼的曾姓石匠发觉捞起,成为意外的大财。 “迄今曾氏子孙,有些往外国经商,有些仍在香港。在筲箕湾成安村居住的老街坊,犹能言之甚详。十多年前,居住成安村的老地师施某,曾带斋主往观“福德大人之墓”。” 此外,又在郭师傅办公台台面看到两乩文,是他往附近、本港以扶乩著名“紫枏观”、当日问事所得新鲜热辣的乩文。笔者自然不会错过了,得郭师傅俯允, 现刊出以飨读者。 第一支求问评新楼盘:1.上水--高尔夫?皇殿别墅;2.乌溪沙--白石耀沙路(沙田市地段第601号);3.云海/云海别墅。 “ 于邑于民者欲乎得一居而泰富之寓者。本仙建议而可推荐者乌溪沙能向望八仙岭方向之楼层矣。向龙有气肯迪吉祥。皇殿别墅则非里人泛泛者之寓矣,但风水则属一般矣,旷敞而无归龙之感便是! ” “苏杭街”原名“乍畏街”,后名改“苏杭街”,英文街名不变,仍是Jervois Street。“源吉林”店门顶上仍保留当年旧街名。 “源吉林”另经营“源广和”,经营化工颜料,当年的招牌保留至今。1923年搬入现址,往二、三楼均要经舖面出入。



免责声明:文章《火葬与土葬在风水上火葬后对后人还有感应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