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4日,安庆市桐城新店村,40多副棺木被砸坏后,扔在村边的荒地上。桐城全市一共有4.6万副棺材,已经被处置(销毁)的约4.5万副。(陈杰/图)   2014年5月23日,吕亭镇吕亭村83岁的郑世芳在家里上吊自杀。25日,老人出殡,老人的亲属披麻戴孝按传统方式给老人举行葬礼。(陈杰/图)   2014年5月26日下午,一场匆忙的葬礼在安庆市太湖县百里镇柳青村举行。两天前,这场葬礼的主角—77岁的李仲黄喝农药自杀,他的家人坚持认为,原因是老人害怕火葬。   李仲黄终于如愿以偿地睡在了自己备好的棺材里。而这个村庄的坏运气远不止于此—此前一周,同村70岁的曹道艳也喝农药自杀了。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获悉,自2014年4月以来,桐城市、太湖县的农村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至少为6人。   5月27日上午,安徽省民政厅表示,老人死亡情况与目前推行的殡改措施没有关系。殡改也不会因为舆论影响而停止,将继续实行。   太湖县寺前镇义安村,50岁的村民吕生旺第一次听说县里要进行殡葬改革,是在4月初村里公告栏的一张粉红色的布告上。   起初,吕生旺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还没到6月1日,村干部们就已经行动起来,村里要没收村民们存放多年的棺材。作为补偿,每副棺材给予800元钱的补贴。   一时间这个闭塞的小山村像炸锅了一样。在安庆这一带,棺材又称“宿方”。如果谁死之后没有睡棺材,这是一件相当不吉利的事情。   殡葬改革工作长期得不到重视,特别是山区受入棺土葬的风俗的困扰,使安庆成为安徽文明殡葬的死角和盲区。   最终,村干部们还是拉走了大多数人家的棺材。桐城市青草镇尤瓦屋村,85岁的尤李氏的棺材更是被强制拉走。2014年5月9日,村干部带人前来尤李氏家收缴棺材时,即便尤李氏向其恳求也未阻拦成功。   2014年4月1日,安庆市要在全市范围内(岳西县除外)启动实施殡葬改革。为此,安庆市还成立了殡葬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市领导牵头。   小组成立当天的第一号通告,就明确了“火葬区范围内的所有人员死亡后,一律火化;党员、干部去世后一律带头实行火葬;对工作不力,执行包括责任不到位的责任人,一律从严追究责任”等六个一律。   安庆殡葬改革的具体目标是:自6月1日零时起,该市下辖范围内的死亡人员一律实行火化,改革土葬。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在吕生旺所在的太湖县,目前的火化率仅为6%。   20年来,这是安庆市第一次对殡葬改革这块难啃的骨头动真格。1994年安徽省出台的《安徽省殡葬管理办法》就将除岳西县以外的安庆其他地区作为火葬区。但20年来,安庆殡葬改革一直未全面启动。长时间的积累使得安庆成了全省17个地级市中殡葬改革排名最靠后的城市。   今年年初的一场大火则是安庆此次改革的现实原因。2014年1月24日,由于祭祀扫墓等原因造成大龙山森林公园发生了严重火灾。二十多名官员被处理,安庆市林业局局长也引咎辞职。   这也让安庆痛下了决心推动殡葬改革,到了“非改不可的关头”。2014年4月29日,太湖县县长程志翔在全县殡葬改革动员会上表示:“推行殡葬改革是大势所趋,刻不容缓、毫无退路,我们不改不行,慢改也不行。”程志翔说:“一系列的政策文件,明确将推进殡葬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在安庆,请木匠做棺材也被称为“团材”。而团材在乡下被看做是喜事一桩,就连什么日子来团材都是非常讲究的。山区里,有的人年轻的时候就种杉树,养好树木,为自己留作棺材用。桐城人姚远所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桐城的乡下,一般人年过半百就要办置棺材。   因无法接受棺材要被没收这个事实,桐城市青草镇周冲村67岁的万荣贵喝了三四两农药甲胺磷。之后她很快被送往桐城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她的家人一度还接到了医院的病危通知书。   幸运的是,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11天后,万荣贵活了过来。2014年5月27日,在周冲村,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万荣贵对南方周末记者这样解释自杀的原因:“我害怕烧了疼,烧了就烧成一把灰,连骨头都没有了,早点死,我就可以睡棺材了。”   但是并非所有老人都像万荣贵一样幸运。吕生旺的母亲,86岁的杨李桃便是喝了农药后在送往乡镇卫生院的路上过世的。   吕生旺称,2014年4月30日,义安村的村干部曾到他家里要求签署同意交出棺材的协议。这副棺材是30年前,吕生旺花了五百多元钱为母亲做的。怕母亲伤心,吕生旺还隐瞒了此事。   但杨李桃还是在邻居那里听到了风声。2014年5月10日上午8点,杨李桃被儿子吕生旺发现倒在了卧室的地板上。吕生旺还发现,母亲已经把之前做的寿衣拿出来放在了床边柜子上,还在盆子里烧了一些纸钱。   据说,吕生旺后来才从邻居那里知道,母亲过世前曾告诉过她的邻居:“我怕火烧,死了想躺进棺材里进祖坟。”让吕生旺伤心的是,一向身体健康的母亲在去世前两天还帮助他到田地里收割油菜。   同样喝农药的还有姚远所的母亲,85岁的箪爱青。姚远所是桐城市吕亭镇陡岗村人,他的母亲听到棺材要被收走后,便在5月2日喝百草枯自杀。次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在姚远所5岁时,他的父亲便过世了,母亲一个人将其拉扯长大。30年前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做泥瓦匠的姚远所就花了一千多元钱为母亲备好了棺木,尽管他当时的工资每月只有41块钱。   而85岁的尤李氏棺材被拉走的第三天中午,当她的儿子喊其吃饭时,才被发现已用尼龙绳和棍子自杀吊死在了卧室里。   为了顺利推行殡葬改革,安庆市很多机构都被动员了起来。党员干部要发挥带头作用;教师被要求处理好亲属的棺材才能回学校上课;棺材店被停业转型;道士们也被要求不能到未按规定火葬的家里做法事。   安庆市政府为了推行殡葬改革,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安庆市给市直单位安排了对口联系村。太湖县某县直单位的一名干部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在《安庆市殡葬改革实施方案》中,安庆市还将殡葬改革的任务纳入到了各单位年度目标考核和各级领导政绩考核制度中。   教育部门也很快转动了起来。2014年5月9日,太湖县教育局向全县各乡镇中心学校、直管学校、民办学校下发了教育战线关于“推进殡葬改革工作”的红头文件。   文件里,太湖县教育局不但自己成立殡葬改革小组,还要求各级各类学校也要成立响应小组。该文件明确规定:“对殡葬改革政策落实不力的单位,不得参与评优评奖并追究主要领导人的责任”。   太湖县某镇的中学老师徐清(化名)的工作就因此受到了影响。5月19日,徐清所在的学校给每个教师下发了《干部职工亲属棺木处理情况登记表》。   学校要求当天填写完整上交。亲属棺木收缴遇到问题的徐清和同事们都被要求回家协助工作,“棺木处理好了就回来上班教书”。   安庆本地人有在办丧事时请道士的习惯,道士也被动员到了支持殡葬改革的队伍里,相关部门还专门召集道士们开会。   桐城市青草镇的田姓道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几天前,桐城市宗教局召集全桐城的道士们开会,会议要求他们不得为违规土葬的人做法事。   棺材加工店也被要求停工。安庆大观区工商局还对辖区内的棺木及土葬用品市场进行了清理整顿。“从源头上控制土葬利益链条,”安庆新闻网如此报道。   安庆区十里铺乡茅岭木材加工厂内集中存放了近200具棺木,4月2日,大观区工商分局组织工商执法队伍要求其停止存放业务,并责令整改。   2014年5月7日,为了适应殡葬改革的需要,太湖县殡葬管理所还加急招聘了10名工作人员。如果一切按照计划那样,未来的一周内,这10名新同事将亲身见证该县殡葬改革的成果。   太湖县人民政府官网上还专门开设了殡葬改革专题新闻,该专题对殡葬改革中的先进人物和单位进行典型报道。但被外地媒体质疑后,专题很快被撤下,文章大多被删除。   之前,在这个专题报道中,汤泉乡称,该乡工作人员“要以钢的决心和意志,铁的纪律和作风去推进殡改”。   但是,2014年5月24日,南方周末记者在太湖县老城北门一家规模颇大的木材加工厂的仓库里发现大量堆积的棺材。木材店的老板称,这些棺材都是和各乡镇政府合作的,“由村里直接派人送来”。   老板称,棺材数量不是问题,几万副也可以解决。他为这些棺材寻觅买主,“批发价400元一副”。安庆殡葬改革后,有河南木材商前来向他咨询。   木材店老板和地方乡政府的合作关系在太湖县官方网站的新闻报道中也可以发现。太湖县弥陀镇政府称,破除的棺木中,特别是已经油漆的黑棺木,含甲醇等有害物质,焚烧对环境污染较大,集体堆放对人们心理产生不良影响。最后,弥陀镇把破除的棺木送往木材加工厂,进行废物回收利用。   这场风波过后,许多安庆本土的文化学者开始反思。在一位成长于安庆的文化界人士看来,此次的殡改政策遇到强力抵制的原因在于,决策者在火葬地域划分和时间节点的制定上都有失科学。   在他看来,岳西、太湖、潜山、桐城都属于大别山系,虽然岳西县完全处于大别山腹地,但太湖、潜山、桐城其实都有一部分也在大别山中,太湖有的山甚至比岳西县还深,而在乡风民俗尤其是丧葬文化上这几地都比较相近,单纯以行政区划划分火葬范围,是不科学的。   5月27日上午,安徽省民政厅向媒体回应称,目前安徽省内的大部分地区已经完成了殡改,“也就剩下这个地方没有实现了,早在10年前就应该推动殡葬改革了,对于当地政府来说,老是处于后进状态,也说不过去。” http://news.sohu.com/20140529/n400201188.shtmlnews.sohu.comfalse南方周末http://www.infzm.com/content/101021report58332014年5月24日,安庆市桐城新店村,40多副棺木被砸坏后,扔在村边的荒地上。桐城全市一共有4.6万副棺材,已经被处置(销毁)的约4.5万副。(陈杰/图)20



免责声明:文章《安庆殡改调查:政府要求道士不得为土葬做法事》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