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岭南最具地方特色的一种常见葬风是二次土葬。这种二次土葬的风俗,在明清两代随着闽西和粤东华人大批南下,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也成为马来西亚常见的华人葬式之一。二次土葬是在人死入土安葬3年或5年,甚至更久以後,重新起死者遗骸之残骨於地下,另再埋葬。这种作法是要待人体软组织完全腐烂和分解後,再打开棺罂、捡骨,用白酒洗净,然後按人体结构,脚在下、头在上、屈体、装入陶罂(罐,俗称“金罂”),盖内写上死者世系姓名,重新埋入地下。这种二次葬,亦称为“洗骨葬”或“捡骨葬”。盛骨陶罂也有俗称为金罂、金塔或金城。金罂不一定在原地下葬,而多会另行选葬在所谓的“古地”。过去,当二次土葬曾是广东盛行的习俗之时,有条件的人家第一次埋葬亲人并非葬落永久之葬地,而是等待屍骨腐化,择地再葬才正式修坟;无条件造坟的人家则将“金罂”寄放在安全的山洞中,或在山坎上挖一小龛寄放,等待再修墓造风水的时机。在中国也有一些农村中有集体“阴城”,供村中的人家寄放,在马来西亚则少见此俗。在中国,“二次葬”拾金,骨骸将入“金罂”的时间,大体都在农历八月初一起至寒露前。本地则时间不拘。但在明清以来,把迁葬与财富利害关系结合的观念流传以至东南亚,二次葬往往涉及现实的功利因素。不少家庭其实是在相信风水有助财富的观念下,接受风水师的劝告,自行拾金,迁葬先人。二次葬的历史火葬墓 二次葬跟一次过埋葬的葬法一样古老。考察广东新石器时代遗址即能发现当时已流行这种葬法。例如,石峡文化的氏族公共坟墓里,就分别拥有一次葬和二次葬的故葬址遗址。此外,还有火烧墓穴及一墓存两套随葬品的情况。成书於战国时期的《墨子》卷6《节葬)下篇曾指出:“楚之南有炎人国,其亲戚死,朽其肉而弃之,然後埋其骨,乃成为孝子。”这是关於二次捡骨葬的一条最早记载。《墨子》书中所指的“楚之南”当然包括岭南。今日回溯,文中地点并与广东曲江石峡文化遗址地望相符,可见这一葬俗在广东源远流长。在中国,有关二次土葬风俗的记载很多。据顾炎武着《天下郡国利病书》卷100,《广东四》,明代粤北之人“死3日则权厝之中土,3年後取遗骸为坟葬之”。同一篇文字又说,清代兴梅客家地区,“俗父母葬10年皆议改葬。改葬者以罂易棺,捡骨而置之”。根据光绪《惠州府志》卷45,《风俗》篇,惠州一带风俗都是“择吉壤安葬,……各县大抵相同,或有惑於风水之说,停柩期年,3年而後葬者,或有葬不数年,启土剖棺、纳骨於瓦罐,名曰金城,迁葬他所者。”据光绪《嘉应州志》卷5,在潮汕地区,“葬後10年或10余年,则易其棺而贮骨於瓷罂,名曰“金罐”。骨黄者,复痤原穴,骨墨者,另觅佳城。”民国版闽西《上杭县志》卷21称:“又有改葬之陋俗,亡12年後棺朽而肉化,以罂易棺,捡骸而置其中,曰骸金罂,曰金罂迁,转徒不定,取先骸而珍藏之,便於携带。”广东蕉岭“二次葬”亦成习,《石窑一徵》记述曰:“俗父母葬10年皆议改葬。改葬者以罂易棺。捡骸而置之罂,亦有虞失瓦棺之义也。捡骸曰捡金,故罂曰金罂。改葬者启其殡,见土色佣而燥,骨无朽,则仍葬故处。如土色黑而湿,骨将朽,则迁吉地。”探讨二次葬的原因与背景



免责声明:文章《二次土葬的风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