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树葬区域的前方,记者看到一座骨灰安葬纪念墙,上面仅有一位逝者也就是李先生母亲的名字,没有照片。齐荣认为,生态树葬墓园打破了长久以来形成的生死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环保葬、环保祭必然会成为一种趋势。   死后化作一棵树,不留坟头、不刻碑、不能燃放爆竹、不能焚烧纸钱,骨灰盒埋入树下,一年后降解,骨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昨天,我省首个生态树葬区,安葬了第一位逝者,她患肺癌去世,希望通过如此安葬方式倡导环保葬。   “死后化作一棵树,要留绿荫在人间;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昨天早上,记者驱车来到西安市阎良汉皇树葬墓园,墙壁上张贴着这样的树葬理念。   走进生态树葬区,高5米左右的塔柏郁郁葱葱,前后左右整整齐齐地形成排、形成列,在9排某号塔柏前,只见一位墓园工作人员在这棵“12岁”的塔柏树旁,正在用铁锨挖墓穴。“深0.4米,不会损坏树木根系,总共约0.5个平米大小,占地面积很小!”工作人员说。   10时许,10位家属和墓园工作人员,手捧菊花来到树前,李先生(应本人要求使用化名,逝者的儿子)怀中抱着可降解的骨灰盒,里面有母亲的骨灰。   “老人家去年10月份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我们,享年76岁……虽然她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我相信她老人家的精神生命,正随着这一棵树,继续延续保佑着诸位孝子贤孙一生平安!”墓园司仪介绍完逝者生平后,宣布安葬仪式正式开始。   首先是抛撒花瓣,工作人员把菊花花瓣撒在墓穴里。接着,李先生把骨灰盒慢慢放进墓穴,他和其他家属抛撒花瓣在骨灰盒上,并默哀三分钟。最后,儿女们含泪捧三捧净土撒入墓穴……此时,风比较大,系在树上的蝴蝶风铃,叮当作响,寄托着子女们的哀思。   工作人员把墓穴填平,没有坟头,没有焚烧纸钱,上面摆放好鲜花。三鞠躬后,安葬仪式结束,整个过程庄严、环保、简洁、节俭。   李先生说,母亲去年10月患肺癌去世,她是一位老党员。母亲遗愿是希望能用环保的方式将自己安葬,回归自然,这里环境好,通过身体力行倡导环保,呼吸新鲜空气。“父母老家在外地,回老家安葬也不方便我们子女祭祀。刚开始父亲不同意这样的树葬,经过我们做思想工作,父亲同意了,骨灰融为泥土,化作春泥更护花。”李先生说。   该墓园园区主任沈文说,半个月前,李先生来到该墓园,询问是否可以树葬,他才得知李先生的母亲去年10月就已经火葬,李先生一直在寻找环保的安葬方式,不愿在传统墓地安葬。“我给他说,不留坟头,没有墓室,骨灰盒一年后降解,放置其中的骨灰将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看起来像树林,自己也可以在上面种草,可以浇水,不能烧纸、放鞭炮,可将花瓣撒在树根周围,或鲜花拜祭,或在树上挂思念卡,以寄托哀思,买了后等于认领了这棵树。李先生听后表示,‘这就找对了,生理生命结束,精神生命随着树一起延续。现在雾霾这么严重,这也是母亲选择环保葬的主要原因。’”   “阎良汉皇树葬墓园里的生态树葬区,是全省范围内首个生态树葬区,也是规模最大的。”陕省社会事务协会工作人员齐荣说,之前也有过树葬,但是,每个树旁设立墓碑,刻有名字和照片,骨灰盒不可降解,而这个是真正的生态树葬区,这是倡导了很多年的,如今有了安葬者,意义太深远了!   “李先生的母亲,是生态树葬区首位安葬者。这位逝者的安葬,可谓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对我们是一种认可和鼓励,我们做的事情有意义。”工作人员冯林庆说,目前该生态树葬区在试运行,今年清明节后将正式投入使用。   冯林庆向记者介绍说,生态树葬区占地12亩,有2200棵蜀桧树,又叫塔柏,形状如塔,四季常青乔木,寿命可长达数百年。树葬墓穴包括20年的管理费、可降解的骨灰盒等等在内,9900元。   在树葬区域的前方,记者看到一座骨灰安葬纪念墙,上面仅有一位逝者也就是李先生母亲的名字,没有照片。“根据树葬的排和列的号,家属以后可对应寻找,当作永久纪念!”冯林庆说,墓园内实行高清晰摄像头24小时电子监控及实时录像,因为树葬园最害怕发生火灾,设有专人每天进行区域清扫,树木养护修剪,浇水,去除病虫害,确保每棵树生长旺盛。   您认为树葬墓园怎么样?有一天离去会选择这种方式吗?记者昨天在朋友群进行了调查,24位被访者中,一半人表示这种安葬方式很环保,但是绝大多数人表示,轮到自己或自家老人时,不会选择这样做,仅有6个人表示会。   “近年来雾霾严重,用地也紧张,国家又倡导节俭,我觉得生态树葬挺好的!”被访者吴女士说。“人生自古谁无死?来世我愿化为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边,这两句诗说得多好,我以后就会选择树葬。”被访者王先生是民政部门的一位工作者,他列举了以下几大理由:树葬符合中国传统哲学“生如客、死如归”旷达乐观的人生态度,与风水思想中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合一”也不谋而合。从生态学角度看,人作为自然的一部分,和世间万物一样,出于自然也复归自然。再从环境保护角度看,树葬既不占土地又能绿化荒山坡地,改善生态,不会造成环境后患,有利于土地的持续利用。   “老人走了后连个墓碑也没有,埋在树下当肥料,与泥土在一起,连个骨灰也没有,别人会戳我脊梁骨的,说这儿子不孝顺,连个墓地也给父母买不起!”刘先生的说法,代表了很多反对者的声音。秦先生提出疑问:“老人走了就很难过了,万一树葬后,树再死了,咋办?”   齐荣近期和多位同事走访我省多个墓园,她说,今年我省多地的墓园价格与去年持平,其中3-5万元的卖得最好,1万元以下的非常罕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一边调侃传统墓园昂贵,直呼“死不起”,一边又一时难接受几千元的生态树葬。原因何在?沈文认为,主要是受“厚葬”观念影响,在我国殡葬文化里,“孝”字是核心,谁也不愿意被人指责葬不起父母,还有爱面子攀比心理作祟,看到其他人安葬父母花了很多钱,自己也喜欢把父母的墓碑做得很豪华。长期关注丧葬文化的非遗工作者王智说,我国对待逝者的传统观念是“入土为安”,千百年来已形成一种风俗文化,生态树葬需要人们用时间去适应接受。   齐荣认为,生态树葬墓园打破了长久以来形成的生死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环保葬、环保祭必然会成为一种趋势。著名社会专家石英建议,政府部门应大力倡导环保葬;人们应该厚养薄葬,不要盲目攀比,长辈在世时多尽孝道,丧葬祭祀时应一切从俭。



免责声明:文章《陕西树葬区昨日安葬首位逝者 死后化作一棵树》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