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不少人扫墓拜祭,慎终追远。作为一项消耗小、污染少的安葬方式,节地生态葬近年来在多地悄然出现,同时也成为国家重点推广的殡葬方式—— 清明时节,不少人扫墓拜祭,慎终追远。作为一项消耗小、污染少的安葬方式,节地生态葬近年来在多地悄然出现,同时也成为国家重点推广的殡葬方式。 从“厚葬示孝”到“归于自然”,节地生态葬如何 “叫好又叫座”,得到更多人认可?近日记者采访了多处生态公墓。 不修墓穴、不建墓碑,而将逝者骨灰葬于绿树红花之下。近日,记者来到辽宁鞍山市弘莲墓园采访,初春的东北万物复苏,这里成片的油松、云杉、银杏等在微风下摇曳,树木间飘荡的轻音乐让园区毫无悲凉、压抑之感。如果不是树下摆放着刻有逝者名字、铭文卧碑或鹅卵石,记者还以为这是公园。 像这样的树葬、花葬、草坪葬墓园在国内渐受青睐。沈阳市骨灰入土植树纪念林是东北最早新建的树葬公墓,目前已安葬骨灰36万份,绿化荒山1000多亩,而且安葬量正以每年七八千份的速度增长。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目前生态葬法的比例均已达到20%以上…… 白色公墓要求人们从这座山上开凿石材,打磨、雕刻后摆放到另一座山上,每修造一座白色公墓就至少会毁掉两座青山,久而久之在城市周边留下一块块“牛皮癣”。相比之下,树葬成本低,投入小,以鞍山市弘莲公墓为例,平均每份树葬售价3000元-8000元,不到传统公墓的三分之一。 “安葬一个人,种下一棵树”的树葬,不仅改变了“逝者与活人争地”问题,还能较好解决荒山绿化困境。一方面,“以树代墓”满足中国人延续了数千年的入土为安思想,绿色树木含有延续生命之意。 “另一方面,这也为植树造林筹集了资金,‘以墓养树’保证了树木存活率,将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青山绿水。 ”鞍山市弘莲墓园负责人葛继红说。不放鞭、不烧纸,树葬带起文明祭祀新风 清明假期,外出扫墓祭拜的人多了起来。在弘莲公墓,鞍山市冯志国爱心团队10余名成员拉大提琴、弹吉他,在绿树青草之间演奏逝者生前爱听的歌曲、朗诵诗歌,团队提供的免费音乐祭祀受到了市民欢迎。 记者走访几家生态墓园注意到,绿色、环保的树葬正带起一股祭祀新风。在这里,人们不放鞭、不烧纸,而是携带水桶和铲子,给同亲人相伴的树木浇水剪枝,平整土地,从逐年长高的树木中得到安慰…… 将母亲安葬在弘莲公墓的鞍山市民梅女士告诉记者,老人生前就比较开明,从电视上了解到“没有立碑、一人一树”的树葬后就很认可。几年前老人去世,儿女们多方询问才找到这里。现在有什么烦恼、忧愁,她就来浇浇水、打理枝叶,坐在树前说说话,心情得以放空。 辽宁省民政厅殡葬管理处负责人介绍,每年清明前后,人们祭祀时放鞭、烧纸易带来火灾隐患,各地山林防火的压力都很大;加上摆放的塑料花被大风刮走后缠绕在树上,造成的白色污染也很难清除。很多生态公墓先行一步,引导人们更有意义地表达和寄托哀思,引领起和谐、向上的文明祭祀风尚。普及树葬习俗任重而道远 日前,民政部等十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推动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将节地生态安葬作为殡葬改革的重点之一。业内人士认为,推广节地生态葬,关键在于引导百姓扭转观念。 葛继红说,一举多得的生态殡葬之所以推广难,难就难在一些商家为赚取暴利,想方设法倡导豪华殡葬,固化人们的传统殡葬观。比如有的公墓雇请花圈店、风水先生等帮助推销,这些人为了提取高额回扣,自然会推荐高价墓地。而丧户既然多花了钱,也偏向于见到更多实物。 “于是很多白色公墓越修越阔,越建越大,造成了无谓的高投入、高消耗和高污染。 ”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院长卢军据此认为,普及生态安葬需引导与规范并重。一方面,政府部门宜落实奖补政策,协会和媒体宣传新理念,引导人们移风易俗;另一方面,主管部门在公墓审批中可加以倾斜,压缩白色公墓规模,鼓励树葬公墓建设,并适当放宽其经营范围。 同时,民政部门还应该加强行业规范和监督,改革旧有的殡葬服务和经营模式。 “各级民政部门可建立管理平台,培训殡葬从业人员,曝光不良商家。 ”卢军说,给乱象套上一把“锁”,才能为行业新风打开一扇“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免责声明:文章《节地生态葬如何“叫好又叫座”》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