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岜沙人出生后,他的父母都会为他种一棵树,举行祭拜树神的仪式,寓意他生命的开始。仪式开始前,人们会在广场上载歌载舞,然后拿着香列队逐一祭拜,喻示这个孩子会像这棵树一样茁壮成长;当此后,树在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中伴随着这个人在人生酸甜苦辣的历练中成长,一直到他走到生命的尽头。 当一个人死去,就砍下那棵树,搭起他魂归故里的桥梁,在密林深处将死者埋葬掉,并消除掉他在尘世上的一切痕迹。同时,在埋葬死者的地方再次种下一棵树,生命便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开始……肉体生命结束的那一刻,寨子中的人会把伴随死者成长的这棵树砍来做成棺材,在为死者鸣枪之后,把死者放进棺材入土,之后在埋葬他的地方种一棵树,表示他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得到了再生和延续。 在岜沙人看来,生命是一个循环的过程,一个人的出生和死亡是祖先的灵魂在现实世界和远祖世界之间的穿梭,是灵魂和肉体的交替。一个人出生,表明祖先魂灵以肉体形式来到世界;一个人去世,则意味着灵魂回到远祖中去,生与死只不过是灵魂与肉体的交替罢了。所以岜沙的丧葬礼仪十分简朴,凡是寨上有人正常死亡,尸停屋内,鸣枪通告亲朋好友后,亲属都要来吊唁,每家都要带上大米或钱送给死者家属以寄托自己的哀思。商议安葬死者要到寨门外的古树下进行,就餐也如此,表示远离死者,让他安心上路去阴间投胎转世。 安葬死者前,由家人和两个邻居或亲友去看哪里好挖,随后就去人开挖墓穴,同时去人砍伐杉树,把树砍成两栋,破成四块,一块做底,两块做墙,放入墓穴中。与此同时,由3-5名中青年将穿上新衣服的死者遗体从脚跟、膝关节、臀部、胸部、头部用五道竹蔑绑在一根禾晾杆上(如果死者是妇女则用糯米草绑五道),然后由两名小伙抬着,疾步走至墓地,另一人背一个篻篓,内装一点饭,一点腌鱼随葬。如果是成年男子,还要将其生前的猎枪置其身侧。 猪是葬礼中的重要祭品,要请各路祖先鬼魂都来饱餐一顿,落了气的人才会被祖先接纳。为祖先和族人们做饭不能在屋里进行,否则祖先会不高兴吃,所以一切操作都在院子里。祭品中有腌鱼、香糯和酒,都是死者家的房族亲戚们送来的。岜沙人自来就有生死相恤的古风,逢有红白大事,都要送礼送酒,还要相帮完成诸般仪式。 肉煮熟,切碎和在香糯饭里,用粽叶包好,鬼师砍下几根竹竿,搭起一座桥,好让他渡过千山万水,走回祖居的地方;又拿起香糯粽粑串在木制的矛枪尖,挑起去给祖先吃。之后,鬼师走进密林深处,呼喊死者的名字,葬礼是男性的职责,从烧火、做饭、为死者穿衣、搭桥等等,均由男人包办,女人在旁边伴随鬼师的咒语唱起哀哀的孝歌。 死者入棺后,盖上一段青布,再盖上棺材盖(棺材两头未封)。鬼师即烧纸焚香、超度亡灵早日与祖先团聚。事毕后,众人即掩土填穴并在坟墓上栽一棵树。埋葬死者的事,均由男人操办,不论哪种葬仪,女人都不能揷手帮忙,但需要在旁边等待,同去墓地,直到安葬完毕后与死者告别。为了表达对家族帮助的谢意,死者家属要开腌鱼或杀一头猪并备些米酒进行款待。丧葬在一天之内完成。如果死者是上午死亡,当天就要下葬入土;如果是午后死亡,则需在次日早上安葬。 岜沙的树葬文化博物馆是一座木质的吊脚楼,博物馆内并没有令人震惊的实物展品,只有一组一位贵州摄影师拍下的照片——记录了岜沙一位长者去世后下葬的全过程,也完整诠释了岜沙奇特的树葬文化。



免责声明:文章《岜沙人的树葬》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