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很环保而又符合传统的安葬方式。中山纪念公园,数年前已经没有位置。1994年位于中青街的中山区几年公园,除了一棵树外可以有个1平方棺椁位置,可以有碑刻。价位在1300元,而且中山纪念公园地处大连市中心最好的中山区,周围山林茂密郁郁葱葱,最好的居住区青云临海就位于纪念公园的西侧,东南是新的高档楼盘卡纳意乡。与此相比距离大连市区30公里的龙王塘玉皇顶一个普通的墓地也仅1平方米就数万元,小型墓地几乎不可能栽种树木。所以当时有环保意识的人从当时的优惠政策中得到环保纪念的时候,同时,如此的树葬还保留了传统的形式。中山纪念公园一位工作人员说:“中山纪念公园早就没有空位置了,多少钱都没有。” 大连除了中山几年公园,还有一个树葬的地方就是龙山纪念公园,与中山纪念公园相比,这里所在的位置在郊区,地方稍微偏僻一点。但是更主要的是这里除了有年管理费外,龙山纪念公园的树葬是不留骨灰的单穴,很难符合传统的习俗模式。刚开始龙山墓园推广树葬很艰难,2011年开始允许可讲解的骨灰盒下葬,目前这里的树葬越来越受欢迎。但是无论公墓里的树葬、墓葬还是归石葬管理费能否会让子孙延续缴纳这都是未知数。 2012年3月31日在大连台山墓园看到许多丢弃的鲜花塑料包装以及塑料花满山谷都是,形成很大的污染;大连的海葬人数累积达到5000,在全国位列三甲。在海边我们看到,每到这个季节海边上许多漂浮的塑料花飘在水面上,有的丢弃的塑料包装冲到海边形成新的垃圾。塑料是一种石油产品,其生产过程中产生大量污染,而塑料如果随意丢弃在农田山林中长时间内很难降解,显然这与环保背道而驰。另外我们所使用的鲜花,从这个季节来说,大连本地所产的菊花绝不是自然生长的,许多消耗大量能源,空运鲜花更消耗的石化能源。当然与烧纸相比,从卫生角度来说,就祭祀过程中鲜花表面上来看显得更文明。但这种从西方传来的祭奠方式并不是绝对的环保。 将骨灰散入大海,的确非常“环保”,但是太多历史的积淀也随波逐流消失满灭。在大连沿海渔民大都没有海葬的习俗,即使古代有海葬的形式也非常复杂,即将石棺沉入海底墓穴中,虽然每年政府拿出巨额资金补贴海葬,但海葬能走多远,能带走多少文化的记忆? 塔葬很好的将宗教与殡葬结合,古代曾经有过,是个很不错的形式,但是大连的金州龙王庙的九重天塔葬因最初成了敛财倒卖的工具而夭折。 我国古代就有清明扫墓插柳习俗。插柳也就是最早的植树,这种祭祀方式是最环保最文明而且还与传统相结合。中国传统讲究“入土为安”,树葬恰恰符合这种条件。大连对于环保植树认知度最高,树葬具有广泛的基础,就是能够有棺椁的树葬实在太紧俏了。大连各种殡葬形式制造了很多新闻,但是最环保、最文明同时也具有传统的树葬却成了紧俏商品。 其实,树葬很容易推广,而且可以同森林城市建设相结合。大连市区南部森林覆盖很高,但市区北部还有相当一部分区域可以植树,比如泉水、前关、茶叶沟,这些区域都可以发动群众植树造林,而非官方大投入的去造林。于此相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许多地方在毁林建设公墓,比如拉树房大荒山山林从去年开始砍伐,为的就是合法的建设规划集中的墓地,来代替所谓的散坟。作为民间的坟地即使最初选择荒山的地方,也会有后人渐渐的把周围种上树了,这就是传统。几年前参加公益植树,许多人都是希望死后骨灰埋在自己种的树下。在老麻沟墓园可以看到,有些坟前坟后密密麻麻种满了树,已经达到无法剑锋扎针的地步。



免责声明:文章《大连树葬认知度高,符合传统的树葬比较“紧俏”》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