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土为安”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不得不被改写。昨天,大连市一家墓园的负责人表示,该墓园的坟墓数量在未来6年当中将被用完,而这一现实问题,是目前大连市公墓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每年4万多的死亡人口,对公墓的使用可以用“吞噬”二字来形容,基于这一事实,绿色殡葬的推广显得尤为重要。在提倡了多年后的今天,绿色殡葬究竟还有多少过不去的坎?   大连市年死亡人口约为4万人。遗体骨灰如果全部进入公墓安葬,至少每年要占地4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配套的道路、绿地、景观、停车场地所占面积。业内人士说,按照墓穴的建设标准,目前常规是按照1比5的比例配套,也就是说,一个墓穴,要配套4到5平方米的土地,按照这一算法,大连市目前的公墓存量,用不了几年就全部用完,昨天,大连市一家大型公墓的负责人就表示,墓穴仅够用6年,“6年后,我们也不知道何去何从。 ”   调查发现,这一问题并不是个别存在,这是大连市公墓面临的共同问题,“用不了多久,可以说后人都无处可葬了。 ”   公墓用地紧张造成墓地价格上涨,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一位业内人士提供的一个数字显示,大连市内包括周边(不包括北三市)的墓地平均价格不低于5万元。调查发现,各经营性公墓的墓地价格在每盔8万到9万元左右,报价一两万的,不但位置偏,占地少,数量也紧缺。“这就意味着,大连市民的殡葬费用平均不少于5万元,这对大多数家庭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 ”   有关人士表示,几年前一家经营性公墓一年能卖出几千盔墓,现在一年就几百盔,仍然赚钱,原因就是墓地价格大幅上涨。   进入3月份,大连市进行两次海葬,100名逝者的骨灰撒海。“目前登记的还有300多,今年的力度比往年要大。 ”昨天,大连市殡葬联合会的负责人说。   大连市海葬活动从1997年在国内率先开展以来,已经历18个年头,成功举办198期,累计有2.1万人参加骨灰撒海活动,7000余具骨灰撒入大海,节约土地资源近13万平方米,本市成为国内少数海葬数量超过城市死亡人口比例1%的城市。这珍贵的1%,仍说明大家对绿色环保殡葬方式的选择,并没有达到一个理想的境界。   大连龙山纪念园有树葬区,价格3000元左右,比传统墓地便宜很多,但2000个位置,几年下来,仅使用一半。有关负责人说,从这个数字来看,人们的接受程度并不高。还有一个特别的现象,接受者的文化程度比较高,经济条件比较好,相反,那些低收入家庭却选择价格比较高的普通公墓。“这就是人们的观念问题。 ”   绿色葬法“成本高”也是阻碍其推广的重要原因。目前提供绿色殡葬服务的主要还是经营性公墓,如果逝者选择这种方式,也要支付不低的费用。在与普通墓地衡量比较之后,人们宁愿再多花点钱选择传统观念的入土为安。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绿色殡葬价格相对便宜,但经营性公墓认为利润空间太小,没有大力建设推广的空间。尽管国家一直在提倡绿色殡葬,但公墓经营者首先考虑的是企业发展,对他们来说追逐利润是首位,这也造成了绿色殡葬推广难。   另外,推进绿色殡葬还有一些政策有待明确。“比如树葬,总不能随便找一棵树就把骨灰撒下吧,这样属于乱埋乱葬,是明令禁止的。 ”   大连市正逐步推进建设具有节约土地、保护环境、价格低廉等优势的塔葬陵园,目前已建有两座塔葬陵园,大大节约了建设用地。积极推进树葬、花坛葬、壁葬等节地环保的安葬形式,乔山墓园修建了壁葬墓地;龙山纪念园修建了树葬、花坛葬等。   在众多绿色葬法中,海葬是成本最低、最环保的一种,在2009年,本市实施的免费海葬政策更为惠民,受惠群体面向全体大连户籍市民,凡参加海葬者全程免费。丧户只需带好逝者骨灰,其他均由海葬主办方准备。大连市民政局提供的数字,到目前为止,市政府为免费海葬出资190多万,受惠3000余人。   在减轻市民丧葬负担方面,2009年7月1日起,本市实施免除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基本殡葬服务费用的政策。免除费用对象包括具有大连市常住户籍的城乡低保(含城镇集中供养“三无”对象和农村“五保”对象)死亡人员,此项惠民殡葬政策实施近几年来,已有1.5万余人受益,政府出资1328万元。   另外,金州新区已经于2012年率先试点基本丧葬服务全民免费的惠民殡葬政策。凡金州新区户籍逝者都可享受五项基本丧葬服务免费政策。据悉,3年多来,已有5000多人受益,金州新区政府出资500多万。   民政部近日表示,将全面推行惠民殡葬政策,从减免基本殡葬服务费用延展到奖补生态安葬方式。专家建议,各地应尽快出台相应的实施细则,在政策上向海葬、树葬等绿色殡葬倾斜,以政府为主体,对其进行实质性的补贴等措施。同时,鼓励墓园推出更多的生态项目,让殡葬更多地体现公益性。   大连市年死亡人口约为4万人。遗体骨灰如果全部进入公墓安葬,至少每年要占地4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配套的道路、绿地、景观、停车场地所占面积。   大连市海葬活动从1997年在国内率先开展以来,已成功举办198期,7000余具骨灰撒入大海,节约土地资源近13万平方米,本市成为国内少数海葬数量超过城市死亡人口比例1%的城市。   “大连的墓地仅够用6年”,这样的现状摆在面前,不知会有多少人又会发出“死不起”的感叹。但从整个殡葬行业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是到了一个瓶颈期,或者说是一个早已可以预见的难题,终于到了要被端上桌面的时候了。   殡葬问题在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面临属于中国式的烦恼,尤其是城市人口迅猛增长的时候,城市殡葬问题在各个方面的矛盾日渐凸显。一件寿衣、一个骨灰盒动辄上万;一块墓地的身价几年内翻番上涨,堪比楼市……墓地的这一边,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在中国打拼了一辈子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似乎已经不够,在身后事上留下一个大呼“死不起”的客观现状反映了中国殡葬问题怪相重重;而在墓地的另一面,殡葬产业更是跻身成为了“朝阳产业”,引得很多人虎视眈眈,看好这块属于未来的,稳赚不赔的巨大市场。   从行业角度来说,人的需求构成了社会需求,社会需求催生出相关产业,产业的发展构成了社会经济,进而回馈社会。在人口老龄化日趋凸显的中国社会,殡葬行业面临的巨大需求促使这个行业快速发展是一种必然,这也是其“朝阳产业”称谓的由来。但是,作为“生老病死”这个超级浓缩的“人生提炼”中的最后一个环节,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目前的现状在最后这一个字上做得还不够好。很多城市的市区都没有建立大型的公益性墓园,而绿色环保的安葬方式,比如海葬、树葬、壁葬等的接受度也提高缓慢。这些供需矛盾其实由来已久,但由于难以解决,而在很多时候被选择暂时搁置,或者暂时交给社会自行消化。   当然,从全球来看,日趋严峻的资源问题让绿色环保的理念越来越成为人类社会进步和文明发展的选择,因此,解决好殡葬难题也并不是靠政府花更多的钱建更多的墓园来解决的,这也是不现实的一种期待。但是,当社会普遍承认殡葬行业成为“朝阳产业”的时候,政府更应该将其当做和教育、医疗等一样的社会公益事业来发展,科学规划、出台更符合现实需求的法律法规,逐年加大投入,在多元化殡葬、和谐殡葬、生态殡葬等多元化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人力、财力来倡导,达成社会共识是也一项长久的民生工程。而尤其重要的是,这个“朝阳产业”也应更好地得到监管,让其有序、健康地为社会和谐提供服务和保障,才能回归其本真的、理性的状态。 本报评论员王琳



免责声明:文章《大连某些墓园墓穴仅够用6年 海葬树葬接受程度不高》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