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途中,有扬纸钱,据说是打发外祟和拦路鬼。1916年袁世凯死后,出殡扬的是金纸钱。凡起杠、换杠,经过十字路口、庙宇、河桥、城门时,都要在杠前高高扬起纸钱。旧时,扬纸钱也是一门技术,出大殡的,至少有四个人轮番扬纸钱。扬纸钱时,要眼望天空,纵身跃起,右手用力将纸钱往上一扔,纸钱着借风力,在空中扩散成一个大圆伞盖,翩翩飞舞。不等下落,另外的人又扬了起来。旧北京,扬纸钱的自成一个行当,有师有徒。清末民初,有个满人外号“一撮毛”,名扬京城。他带领徒弟专应王府大殡扬纸钱的话。传说有一次某宅门出殡有位送殡的阔少跟“一撮毛”打赌,说如果把纸钱扔过平则门城楼,送一所小四合院给“一撮毛”。“一撮毛”闻听精神振奋,当即请了个安,表示今天要露一手。出殡队伍近平则门城楼,“一撮毛”纵身一跃,有一米多高,猛劲扬出纸钱,徒弟们也相继扬纸钱。顿时,纸钱借着风势直上云霄,四处飘散。出于风大,大杠出了城,直到吊桥,纸钱还没落下一半。出殡队伍最后的马车出了城,纸钱才落尽。回头再看护城河,满是白纸钱。坐在车里的姑奶奶立刻叫仆人赏了“一撮毛”五块大洋。那位打赌的阔少只得认输,事后送给了“一撮毛”一所小房。挎烧纸筐子沿路烧纸钱。是为了打发拦路鬼,使死者灵魂顺利通过。遇到十字路口、祠堂、庙宇等都要烧纸钱。烧纸钱又叫“路祭”,是丧家祭外鬼。民间习俗,出殡路途,凡是需要烧纸钱的地方都要焚化一些纸钱。路祭、设路祭棚、路祭桌,殡列过时进行公祭。摆茶桌,不是祭亡人,而是慰问孝属、亲友。到达墓地之后,要再次整理墓坑。棺柩下葬时,全体孝属下跪,官鼓大乐,唢号齐鸣。棺木徐徐降放平稳后,先由孝子填土。他们排成一行,沿墓边里一把、外一把地撒向墓内和墓外,转成一圈为止,俗称圆坟。接着用铁锹填土,幡杆立于棺木中间一同掩埋,墓坑满后堆成坟丘,幡杆上部露出坟头,此时花圈、换联、纸活等一齐焚化。坟堆成丘,向南的一面要垒成墓门,以后人们祭扫上坟,供祭品,烧纸钱都在此处,有的地方是立墓碑,写明死者的姓名,身份等。旧时,世居北京的住户,差不多都置墓地,而且是祖辈相传。多者上千亩,少者几亩。一旦家里死了人,便按尊卑长幼埋在自己的坟地里。一般来说,坟地多有看坟人。清代,满人对看坟人的待遇,形成了一套制度。坟主不是每月给看坟人开工资,而是以免租、减租的办法,让看坟人在坟地上自行耕种,以维持生活。主人家落了丧事,即由看坟人组织人力打坑开穴。穴位,汉族多为平排式,正中为祖先,后代则往两边平排延伸。满族通常为三穴连珠、五穴连珠,中间为祖坟,形成八字。每座坟都为夫妻合葬,其原则是男把明堂女把边(坟的左穴为明堂,右穴为边)。旧时,北京人安葬死者归来,孝男孝女们来到家门口不能直接入内。每人都要蘸水磨刀。届时,门口放陶瓷盆,内放清水,盆旁放菜刀一把。送殡人逐个拿起菜刀,蘸些盆里的清水,在盆沿上磨两下刀,然后才能进门。磨刀的说法是为了杀一杀邪煞,以防止随之人内,日后不利。因此,人们平时最忌讳将菜刀放在盆里,认为不吉祥。安葬归来,要将先人的神主牌摆放停当。日后,每天早晚祭祀。每次上香四柱,供清茶一碗。如此奉祀三年,三年后将神主牌归入家族神主龛中。 棺材下葬后第三天,天刚亮时是圆坟的时候。圆坟的人应是孝子,给坟添添土,所以圆坟又叫暖坟。圆坟携带的祭品有酒、果品、酱肉、烧纸等。圆坟时要在坟前用秫桔做个拱形的门,门前摆放酱肉,祭祀完毕将烧饼、酱肉埋入坟土中。安葬后的35天,即“五七”时,孝子要到墓前给先人烧伞。据说,亡人到“五七”时要过五殿阎君的关。五殿阎君乃包公转,一生无子无女,因此,他很喜欢女儿和花朵,如果亡人用插花朵的伞盖把身子挡起来,让包公误以为是少女,就可以顺利通过。所以孝子们要在“五七”之日给先人烧伞。伞是由冥衣铺糊的花伞,高丈许,伞柄有茶碗口粗细。伞为平顶,带穗子,除伞外并糊童男童女纸人一对。此伞要由亡人的女儿出资请冥衣铺糊制。人死60天,孝子要去茔地墓前给先人烧法船。传说亡人在这天要在阴间过河,所以家属必须糊法船一只,金桥、根桥各一座。经过僧、道诵经后予以焚化,亡人便可乘法船,通过金桥、银桥,到达西方极乐世界。法船是一种纸糊冥器,大的长达两三米,小的也有一米多长。船上有床,有铺,有茶几坐椅、面盆、茶具等,且有童男童女陪伴。 死人100天是个大祭,一些富户人家就像伴宿送库那样操办,门前置大鼓锣架,设乐,挂白、蓝两色彩子或搭素花牌楼。院内高搭大棚,设祭堂悬影,摆供。请僧道唪经、办道场。糊楼库、金山、银山等纸活,一般户在亡人100天时,只是在家设奠,烧几个装着冥银的包裹而已。 先人亡故一周年,可为其办周年,亦称“阴寿”。办一周年,主人皆着素服。门前悬挂蓝、白彩子或搭素花牌楼。用蓝色的请贴请亲友,帖子上印有“周祭”的字样。前来祭奠的亲友门亦着素装,佩戴蓝色菊花,所送幛子亦为素色,其白色幛子多书“褚敬功德”、“弥陀常念”等词。周年祭祀亦可请僧人诵经。 居丧是孝子们在亲人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内在生活诸多方面的节制,以示对亡者的哀悼、思念。传统观念认为,婴儿出生后三年不离母亲怀抱,时刻需要父母的照料,父母亡故后,儿子也应还报三年,即居丧三年。 从出殡到三年居丧期满,按古礼有反哭、虞礼,卒哭、付礼、小祥、大祥等仪规。反哭是埋葬后的哀悼;虞礼是安魂礼,要进行三次;卒哭即向灵位献供、举哀,之后早晚可以不再哭悼。付礼是新神主迎入祠堂,附于祖考或祖妣之旁,礼毕将新神主移回原位。丧后第十三个月行小祥礼,第十五个月行大祥礼。第二十七个月行谭礼,意思是淡然平安,丧家不安的心情、举止从此可以安宁了。行过谭礼,三年居丧即告结束。 三年居丧是对孝子的要求,又称守者。依照古礼,居丧三年内不能外出做官应酬(做了官的要辞官守孝),也不能住在家里,要在父母坟前搭个小棚子,睡草席,枕砖头土块。雪粗茶淡饭、不饮酒、不吃肉、不与妻妾同房、不听音乐,不洗澡、不剃头、不更衣。当然,居丧不是不可以变通,但变通要有条件,《礼记·曲礼》中指出“居丧之礼,头有创则沐,身有病则浴,有疾则饮酒食肉,疾止复初。”意思是如有疾病,可以不拘礼。另“五十不致毁,六十不毁、七下惟麻在身,饮酒食肉,处于内”。孝子年龄大了也不必拘礼,可以饮酒食肉,在家居住守丧。此外,如国家有事,家礼应服从国事,孝子可不拘居丧之礼,出来为国效力。 服丧期间遵行的禁忌礼俗各民族有相通之处。壮族孝子守丧期间禁止同房,不赶圩,不剃发、不参加歌圩,停止一切社交活动,每顿饭先祭亡灵。满族人在守丧期间也有许多禁忌、仅服饰上就有诸多讲究。如果是位老人去世,腰带、包头飘带为一长一短,二老双亡则腰带、包头飘带一样长。孙子辈的带子上加一红布条,重孙辈则加两条。妇女在服孝期间,鞋上蒙浅灰色布面。另外,鄂温克族、土家族、朝鲜族、彝族等少数民族丧期间都有不理发、剃须的习俗,据说是为报老人对小辈的养育之恩。 在回族的风俗习惯中,最有民族特点的当属具有浓厚的伊斯兰风情的丧葬仪式了。回族把死叫做“无常”或“归真”,称死者为“亡人”或“埋体”,病人已死,叫做“咽气”,一般忌说“死”或“死人”。他们以“得土为安”,有人“无常”之后,实行土葬,反对火葬,因“真主”对坏人死后有“火狱”之故。实行速葬,一般埋葬不隔夜,早亡晚葬,夜亡早送。若子女亲人在外,临终前遗嘱时,可以等一两天,但不得超过三天以上,以免死体腐烂、发臭。如死于轮船即可海葬,死于异地者可以就地安葬。回族人不用棺木,无贫富贵贱辈分大小,一律平等。 回族有自己的坟场,不去汉族和其他民族的坟场埋葬。有些坟地由姓氏来命名,如广州宛葛斯墓、福州阿莱丁墓、扬州穆斯林先贤普哈丁墓、南京的郑和墓、刘智墓、常遇春墓。有些墓地以时间、人口、地名命名。如呼和浩特回民坟中的老墓地自明末清初就开始埋亡人了。西人坟以居住于呼市甘宁青新陕等地回民主为的坟地。大同坟是山西大同籍回民的坟地。可见陵墓和坟地与回民生活是紧密相关的。 (1)穆斯林病势垂危或昏迷晕厥之际,多由守卫身旁之亲属可阿訇提示,教病人念《凯里麦》(清真言),即提醒,用阿语朗诵,内容为:“万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这样,使亡灵心安,有所皈依。 (2)病人既终,使其安位,整好尸体,使亡人头北脚南仰卧,。面稍向西(为使病人不忘穆斯林之天命—永远朝向对圣殿克尔白),用洁净的白布单子覆盖在亡人身上。点燃香支,以驱秽气。此时,亲属可以哀泣,但忌大声嚎哭。伊斯兰教认为,人的生老病死均由真主“前定”,亡故为其“归真”,不应过于悲伤,大哭大喊是抱怨真主。亲属在丧期,均穿黑衣孝衫,以示幽阴之情和哀思之意。由于受汉族丧葬习俗影响,有的地方回民亡故了,家属和吊唁者大声嚎哭,以为如此才能充分表达对亡人的寄哀和“孝”。丧期的孝服也多改着白色,但孝帽与汉族截然不同,是用白布折成筒状,筒上方套上四角形的帽顶。帽顶除孙子辈载以下是红色外,其他人均是白色的。 (3)备殓。丧主购来白细布3.6丈,作为亡人之殓服,又称“开凡”男亡人“开凡”,有三件:大殓(又称大卧单),用三幅白布缝起来,宽约4.5尺,两头要长出亡人7寸左右;小殓(又称小卧单),用两幅白布做成,长短如亡人身高;“布拉罕”,形似无衣袖衬衣,长自颈至踝,开缝在肩。上戴布弁,上写“杜哇”。女亡人“开凡”有四件;除大殓、小殓与男亡人相同外,女亡人的“布拉罕”称“亵衣”,和男亡人的相似,只是开缝在胸部;还有裹胸,用3尺白布,两头扯去纬线约4寸;加包头,长3尺。 (4)净身,也叫着水。伊斯兰教认为: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时是干干净净的,回去时也不应带任何尘世的污物。亡人的面容身体要美观清洁,遗体要经过修面、修胡须,理掉过长的头发,其他部位过长的毛发也要剪短或剃掉。还要修剪手指甲和脚趾甲,清除污垢。亡人葬前,必须沐浴。浴者3人,须男人为男亡人浴,女人为女亡人浴。浴前,浴者要大小净,然后撤去亡人身人盖的白布单,脱去亡人衣,移尸浴床(俗称“水板”),用白布遮其下身(自脐至膝)。三浴者分站亡人两旁和足下,轮番传递3周。然后用汤瓶装上温水,一人执瓶,一人戴上净水套,洗头面及两臂,再洗足,洗上身,用毛巾拭干;之后掀起遮布(不露羞体)浴下身,并以毛巾拭干。如此自右至左连冲3遍。浴毕,仍用干净白布覆在“埋体”之上。顷刻,将做好的“开凡”拿来,按程序给亡人穿上。 (5)命穿圹。病人亡故,即在族内邻里申请为亡人穿圹,即打墓。墓坑深浅,视土质而定,土质硬的,打5尺余即可;土质松软的,可深至9尺。墓坑长6尺,宽3尺。离底1尺穿塘挖墓窑。窑一般朝西壁挖,口小里大,俗称“偏堂”。在山坡地,可以坑底朝北挖一洞穴,俗称“撺堂”。堂口呈弓背形,高2尺,宽3尺,长6尺开外。北瑞为亡人削一土枕。 (6)殡礼,即站“者那孜”。站“者那孜”,是族众代亡人拜主,仪式庄严隆重。一般在清真寺内礼拜殿前举行。先将亡人移人,“塔布”(阿拉伯语“盛尺柩”),上覆绿色锦或毹毯,然后将“塔布”抬到礼拜殿前,头北足南停放,此时掌教面亡人胸部站立,族亲论辈分依次站在掌教之后。掌教为亡人念“色纳”并赞圣,众人静听,念毕,众人接“杜哇”。 (7)适葬及入窆。站立完“者那孜”,由健壮男子4人或8人轮番抬亡人去墓地,路上不许将“塔布”停放休息。亡人抬出时,要脚在前,头在后;抬往墓地时,要头在前,脚在后。阿訇、亲友前往送葬,惟妇女不得前往墓地,送至大门之外而止。回族送葬,禁止鼓乐,纸人,纸马等。“塔布”抬至坟地,送丧人停止哀哭,掌教,阿訇教人在坟的上方跪诵《古兰经》,亡人亲属在下方跪听,为亡人祈祷。送丧亲族数人用3条布络在亡人胸、腰、膝3处提起,缓慢放进墓坑。坑下3人用手将亡人托起,徐徐放入墓穴,足先入放南端,头北面西停放。然后解开束带,仅露面部。为防虫袭,亡人“开凡”及墓穴内撒以冰片、麝香等香料。将亡人安放好后,用土坯将圹口砌严(禁用灰、砖等火化物)。然后,用土将坟坑填实,坟堆隆起,底部呈长方形,上部似马脊状。待阿訇诵完经,送葬人接了“杜哇”,葬礼便结束了。送完亡人,要将亡人的衣物或散钱施给本族中的贫孤之人。 (8)既葬。丧家要在亲人亡故之所礼拜诵经,此为初葬之祀。在亲人亡故的7日、40日、百日、周年、3年之际,丧家要请来阿訇诵经,走坟(亦称“游坟”),以寄哀思和慰祝亲灵。 祭奠亲人 死亡是自然规律,然而人们却极力回避,原因是死亡毕竟是凶祸灾难,对人们来说接触甚或听说死亡之事都是不吉利的。《礼记·曲礼》载:“天子死曰崩,诸侯曰甍,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这里既有等级观念,又有对死字的避忌,只有平民百姓例外。后世庶民百姓也讳言死,把死称为卒、没、下世、谢世、逝世、老了、走了等。 人死的时候有诸多禁忌。白族忌讳老人死时跟前无亲人,他们认为老人死在亲人怀里,是报答养育之恩的最后机会,俗称“接气”。汉族也忌讳人死时身旁无亲人,认为这样死去,灵魂不得安宁。河南一带,忌死在原来的房间里,认为“隔梁断气”不吉利,出殡时,要买一只活公鸡随棺木一齐抬出,方可破凶。满族忌讳在西炕和北炕上死人,因为北炕为大,西炕为贵,在此死人不吉利。人将去世时,都要移到南炕上。河南一带有“断气不抽毡,来世难转人”的说法。人将断气时,要马上把毛毡抽掉,不然死者会转生为马、牛、羊等带毛的兽类。死亡的时间和年龄,民间也有禁忌,中原一带最忌死在正月初一至正月十七日内,俗称死于大年下。民间认为36岁是人的本寿,据说一个人只要活到36岁以下早夭。人活到55岁死亡就是正常的,俗语有“五十五,自己要入土”。过了60岁死亡就是高寿了,“年纪六十六,阎王要吃肉。”东北一带老人66岁生日时,后辈给他包66个饺子(饺子个要小),如果一次吃完,就能平平安安地跨过这个坎儿。否则,就过不去。河南一带,老人过66岁生日,女儿要送一块肉,据说是为还阎王的债,实际上也是解老人的馋。 俗语曰:“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73和84也是老年人的关口,据说孔子死时73岁,孟子去世时84岁。在河南,逢老人到了这个关口,要给老人买活鲤鱼吃。据说,吃了活鲤鱼猛一蹿,就能蹿过这个关口。也有的地方在当年春日的早晨,由女儿亲自煮两个鸡蛋,悄悄到麦场上,滚上几滚,然后带回家中,让老人躲在门口吃掉。以此表示老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骨碌打蛋地过了关口。如果死时81岁,也不吉利,因为九九八十一,是财数算尽之意,预示后代穷败。可在人绝气时将算盘拆散,隔窗撒出,以此破之。 人死后,要为死者穿寿衣,东北、京津地区忌讳让死者光身而去,必须在死者断气前穿好殓衣。寿衣讲究单数,一般是五、七、九件不等,忌双数,怕凶祸再次降临。寿衣忌用缎子,因为“缎子”和“断子”谐音,多用绸子,因为“绸子”和“稠子”音同,要福佑后代多子多孙。寿衣也不能用皮毛制作,怕来世转为兽类。棺材,汉族多以松柏材料,禁用柳木。松柏象征长寿,柳树不结籽,以为会绝后。棺材做好后忌移动,据说随便移动对本人不利。入殓前,亲人到齐后要给死者蒙上盖脸纸。入殓时盖脸纸不能用手揭,只能用扇子扇掉。入殓后,忌雨打棺木,俗谚有“雨打棺材盖,子孙没有被褥盖”。如果是在下葬之后下起了雨,则为吉兆,豫北有“雨打墓,辈辈富”的说法。另外,入殓前后忌猫、狗接近尸体,认为会诈尸。实际上是提亲属精心守护灵柩,尽孝心。 亲人亡故是悲伤之事,哭是哀悼心情的表现,但是哀悼也有章法,悲伤也应节制。《礼记》云:“妇人迎客送客不下堂,下堂不哭。男子出寝门见人不哭。”安徽、河南等地,为亡人穿衣时孝子不得哭,怕泪洒尸体,引起走尸、僵尸。锡伯族人给死者穿寿衣时,禁亲属号啕大哭,认为不吉利。安徽一带有人死三日之后禁哭之说,据说人死三天,亡灵要上望乡台,到望乡台后知道自己已为鬼魂,此时家人一哭,会使死者更加悲痛。满族人死后,小辈可以放声大哭,但出殡回来,就不能再哭,否则,意味着又要死人。俗语有“辰时不哭,哭有重丧”之说。 家中死人,孝子报丧,报丧时不能进屋,要在室外行跪礼。中原地区,孝子报丧,无论长幼辈,见面均磕头,俗语有“孝子头,满街流”。北方民间举丧期,非丧事不谈,面垢禁洗。女忌脂粉,男忌剃头。吊丧时,亲友往往送礼。丧家收礼时要回礼,一般的习俗是送礼忌双,回礼忌单。 古代有三日而殓,三月面葬之说。三日而殓的原因是等候死者复生,如果三日不生还,说明死者已亡。三月而葬在实际上不可行,所以后世安葬死者多在三日、七日,忌双日子。台湾、南方地区有忌七日下葬的,因为七日被称为鬼日,鬼魂要到人世上来讨食,为避鬼煞,忌七日下葬。旧时,民间有忌“重丧”的习俗,重丧是指死者出生年月日,与死者死时的时辰有干支重字,俗称日不清。遇此情况都要采取措施破之。河南孟县,遇有重丧,便另做一个小棺材,内装面人,放在大棺尾部底座上同埋地下。河南林县是杀一只公鸡破灾。 墓地的选择自古以来都十分讲究。俗信以为墓地好坏直接关系后代的贫富吉凶。晋代的《葬经》就已有葬地选择与后世兴衰的预言之说,《葬经》说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是最好的墓地。具体说,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跨池谓之朱雀,后有丘陵谓之玄武,此为最贵之地。简单地说,墓地靠山临水、枕山面水、东有流水、西有长道为风水宝地。后世又出现风水先生专相墓地,无非是利用人们为后代子孙祈求福禄的心理,骗取钱财。旧时,民间有十不葬歌谣:一不葬粗顽块石,二不葬急水滩头,三不葬沟源绝境,四不葬孤独山头,五不葬神前庙后,六不葬左右休囚,七不葬山冈撩乱,八不葬风水悲愁,九不葬坐下低小,十不葬龙虎尖头。总的来说,墓地应选自然环境壮美之地,忌环境崎岖古怪、歪斜险峻。 入殓后,放棺室内忌红色,河南地区点主时不用红笔。彝族却是孝子以指血点主,是为感谢父母养育之恩。旧时,民间死人要点一盏草灯,直到出殡为止,其间灯不能熄来,否则亡人在阴间路上要跌倒。原因是此灯为亡人在阴间照明用的。出殡时这盏灯又叫脚头灯、长命灯。《白蛇传》里写许仙受法海挑拨,端午节让白娘子喝雄黄酒,白娘子现出原形,许仙惊吓而亡。一往情深的白娘子酒醒后救许仙还阳,冒险赴昆仑山盗取灵芝草。临行前在许仙脚后点一盏长命灯,命小青时刻守候。只要灯不灭,许仙就有救。当白娘子在昆仑山与鹤童大动干戈时,那盏灯忽明忽暗,急得小青提心吊胆。多亏南极仙翁成全了白娘子,在长命灯熄灭之前取回了灵芝草,救了许仙。东北满族、赫哲族有尸体从窗户抬出的习俗,认为门是活人出入的,忌死人通行。德昂族在出殡时,棺木小头朝前,意思是送亡灵一直朝前走,不让其回转过来。否则,不吉利。旧时的开封,城内居民墓地多在城东或东南,出殡时走曹门、宋门、北门、忌出南门、西门。下葬之后,汉族有绕墓三周的习俗,鬼魂如果出来跟随活人回家,绕墓三周可使鬼不追。在回家途中忌回头观看,怕不吉利。 民间常常把丧事视为凶事,而丧眷也带有不祥之义,因此有诸多禁忌。各个民族在葬期内禁生产活动比较普遍。佤族人埋葬死人的当天,全寨人都要停止下地劳动生产,丧家数日内都忌生产。怒族、苗族、傣族也有此俗。其原因,一是丧事为凶事,丧期参加劳动会危害庄稼,使粮食歉收。二是出于对亡灵的敬畏,为了祭奠亡灵,所以要停止生产。社交活动在殡葬期间要尽量减少,以免给他人带来晦气。汉族、苗族、藏族、蒙古族等都忌讳在守孝期间参加社交活动。服孝期间不走亲戚,不访友,不集会,不拜年,尤其不能到病人家去,以免给他人带来不幸。俗语有“身穿热孝,不登邻宅。”《帝京岁时纪胜》载:“服制之家不登贺,不立门簿。虽有亲宾来拜谒者,亦不答拜。初五日后始往叩谢,名曰‘过破五’。如果丧眷不能自觉遵守禁忌,外人要进行干预,并强制其执行。守孝期间,服饰也有禁忌。汉族忌穿红装、彩服。山东地区,忌穿红、绿、黄等鲜艳色彩的服装,只能穿白、灰、蓝、黑等素色服装。孕妇忌系孝带,以免损伤胎儿。藏俗凡人死后,男子百日不穿美服,不梳沐,妇女要去掉耳环、念珠,以示哀悼。丧期在饮食方面一般都吃素,忌食肉类。《礼记》曰:“行吊之日,不饮酒食肉焉。”苗族父母去世,三年内忌食狗肉。布依族以牛肉招待吊丧宾客,而子女媳孙只能吃素。在台湾,服丧期间忌做甜年糕,忌食粽子。苗族,父母或同村人去世,一个月内忌食辣椒,不守禁忌者为死者仇人。 祭扫坟禁,忌孕妇参加,不然死者亡灵会扑着胎儿使孕难产。一般妇女也忌上坟祭扫,俗信女人上坟,意味家中无男子,无后代子孙。上坟烧纸时,忌用棍棒挑动,怕冥钞挑碎,祖灵不好使用。如果冥钞烧到一半,另一半未燃,也不能重烧,据说是留给活人用的,只能留下,不能再烧,否则子孙要绝。上坟祭扫的时间各地不一。河南有第二天上坟的,叫“复二”。黑龙江一带,是葬后三天内,家人每天晚上要到墓地去送灯。据说是不让死者害怕。民间上坟祭扫,初丧时以七数为期,逢七必祭,通常以七七为终局。此俗古已有之,在《北史魏书》、《北齐书》中均有记载。佛教认为,凡夫死后,除罪大恶极的立即下地狱,善功极多的人立即升天,一般并不能立即转生。未转生的亡灵不是鬼,而是叫做“中有身”或“中阴身”,是在死后至转生过程中的一种身体。中阴身的时间通常为49天,在此期间等待转生机缘的成熟。所以,人死后七个七期中,孝属或亲友如能请僧人为他做些佛事,亡者即可因此而投生更好的去处。因此,佛教主张超度亡灵最好是在七七期中。如果过了七七之后。亡灵托生的类别已成定案,再做佛事虽然有用,但那只能增加他的福分,却不能改变亡灵托生的类别。如果一个人。生前做恶很多,注定来生要托生畜类。当他死后的七七期中,若孝属、亲友为他大做佛事,使他在中阴身的阶段听到出家人诵经,知道佛经的道理,当下忏悔,立意向善,他就可以免去做畜牲,而重生为人了。民间一般都重视五七的祭扫。五七时,儿女要做水饺,按死者年龄一岁一个,只许多,不许少。上祭时,须在坟前吃完,不能将剩的带回家。六七的祭品由女儿制作。民间有“说一千,道一万,六七不吃家常饭,单等女儿摆筵宴”的俗语。七七祭扫,河南、江苏等地忌供面条,认为面条象征绳索,死者亡灵看到会胆战心惊,六神不安。逢七祭扫,也有例外,河南、山东、浙江等地忌四七上坟,原因是“四”与“死”谐音。河南有祭七避子之说。如死者有一个儿子,则一七不祭;死者有两个儿子,则二七不祭。 墓地是祖灵的圣地,忌随便乱动。信奉伊期兰教的民族,忌有人在坟墓旁拴猪或垒猪圈,认为这是触犯神灵。哈萨克族人骑马过墓地不能急驰,妇女则下马步行。有的甚至把墓地上的土视为圣药,用来为人治病,或用水搅拌给孕妇、产妇喝。墓地种柏树,据说防备亡者尸骨被邪怪吞食。《周礼》记载,罔象喜食亡者肝脑,但罔象害怕虎和柏树,因此为防止罔象,墓地多种柏树,并放置石虎。 水族,为中国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其国境的贵州省内,其具有浓厚的祖先崇拜观念,使他们格外注重丧葬仪礼,并在丧葬过程中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原始信仰习俗。 水族的丧葬过程比较复杂繁纷,其主要程序包括报丧、入殓、出殡、安葬、立碑、除服等六个阶段,丧葬分火化、土葬两种形式。以土葬最为普遍。火化针对不正常亡者而言,有“开挖”(二次葬)习俗,水语“或挖”,其内容有“家祭”、“宾祭”仪式,届时,鞭炮声声,八仙芦笙悠扬,人声鼎沸。这一活动,其规模大小,根据孝家经济基础而定,其中不少具有水族的民族特点。 水族的丧葬过程比较复杂繁纷,其主要程序包括报丧、入殓、择吉、安葬、立碑、除服用等六个阶段,其中不少具有水族的民族特点。 家中老人咽气辞世后,家人要速派村寨里的小伙子,四出向亡人的亲戚朋友报丧。报丧的目的,既为让亲友有个精神准备,并速备下香烛、鱼、糯米、酒、布、钱等吊丧用物。同时,更重要的是使有血缘关系的人共同忌荤举哀棗除了鱼类之外的一切禽畜等肉类。 这时,遗属还要将逝者铺床用的稻草和穿着过的旧衣服,搬到寨外烧掉。这一名叫“烧老窝”的习俗,说是让烟火之神将这些用物带给亡灵使用,实为一种消毒清洁的卫生习惯。即使有些要留用的东西,也得在火堆上用烟火薰燎薰燎。这一来,就算结束了死者的人间烟火生活了,不会将不吉的东西传给子孙后代了。 与此同时,家人要赶忙烧温水来洗遗体。据说,只有洗干净遗体,没有臭汗味,才能魂归祖地,与阴间的福先聚居在一起。洗尸体时,不能让死者的脚着地,因而要将死者放于竹编的米箩里,再用温水自上而下的擦洗。洗尸水要倒在没有人过往的地方,千万别让人踩上此水,否则,认为他的脚会开裂的。 洗净尸体后,再将遗体另置干净的米箩上(如能置于铜鼓上,将更为荣光),为之穿上寿衣。寿衣要3件、5件等单数棗倘若是年轻媳妇死了,则要等娘家来人验看。装殓要让逝者平躺棺内。切忌头高脚低,可见其脚部,否则会变鬼作崇云云。装殓时,还要让逝者口含银钸,手拿纸钱,头垫纸钱。此俗说是为了使逝者走入阴间时,才有钱去买水喝、买东西吃。为亡人穿寿衣及放置随葬物时,应格外小心,所有衣物都不能着地。倘不慎掉落地上,要另换新的,否则亡灵便收不到。此外,装殓时切忌呼喊活人的姓名,以避免亡灵将所呼喊者的灵魂勾去。 不论是为等待至亲验尸,或停尸待殓,还是装殓后的祭悼期间,为防止亡灵作祟和黑猫跨过遗体而发生意外,治丧时都要安排人员守灵。守灵时,除丧家外,村邻皆依俗主动前来帮忙。为了冲淡悲哀气氛和消除恐惧心理,守灵者或聚而摆古,或跳芦笙舞、唱花灯戏,或进行顶杠等民间竞技活动。 治丧期间,水族还有俗称“开控”的活动,即设置灵堂,祭掉死者。“开控”的时间可长可短,规模亦看家庭境况而有所不同。“开控”要在灵前点香焚纸,摆设鱼、豆腐、酒、饭等祭品。殷富人家还要悬挂3或5、7面铜鼓,再配上锣、钹,昼夜敲击。民间认为,铜鼓声有上通天神、下达海龙的神力,可令神仙来给亡灵安慰和指路,使逝者上天成仙或入海为龙。“开控”期间还要聘请谙熟水族社会历史和迁移路线以及死者生平的水书先生,请他们在铜鼓、锣拔和芦笙、唢呐伴奏下,颂扬逝者的一生和为人处事,吟唱水族祖居和迁移路线,祈祝逝者再顺江而下,魂归祖先的老住地。 水族治丧期间,还特别讲究忌荤吃素。除了鱼等水产品外,在未入葬前所宰杀的家禽家畜皆称为“南得宇”,丧家及其同一血缘的人都不能沾腥,更不得吃“南得宇”,丧家及其同一血缘的人都不能沾腥,更不得吃“南得宇”。违者必遭村人谴责。此俗原为吃素祭祖,以示哀痛。后来给抹上了迷信色彩,说是在治丧期间吃了荤,会给家庭招灾惹祸,家庭成员中会有人伤残或早夭。只有等到安葬过后3天,才可开荤。这时,先得杀一只鸡供祭逝者灵位,再用鸡血冲水漱口之后,方可开荤。 水族对安葬也十分讲究,规矩甚多。寿终正寝者皆为土葬;而非正常死亡者(如产妇因难产而死),要先火化之后,再行土葬。安葬要请水书先生来选择吉日。由于葬期有早有晚,因而葬式也有便葬、急葬、深葬、假葬之分。便葬是不举办“开控”的悼念活动就安葬。急葬则因条件所限来不及祭悼就埋葬。深葬有两种形式,一是葬地、葬时都顺吉如意,丧家一次挖掘墓穴,让棺木全部落穴埋葬,此后不再动土的;二是葬地、葬时虽然可以,但尚有一些凶煞,这时得在墓穴上铺些木板,将棺木垫隔悬空起来,使其不完全落土。等到吉日良辰时,举行一番祭悼活动后,再抽掉木板,使棺木落入穴里,埋土为坟。这种二次葬式,俗称浅葬。假葬则是一时难以择到安葬的日子,便将棺木抬往寨外,垫于木头上,再搭盖一座临时草棚为护。于是,或挖一土饼放在棺木上,或用木板围住棺木,再挑土复盖之,借以象征已入葬。到了吉日,再行土葬。如今这种假葬已少见了,一般多用浅葬代替之。 出殡前夕,丧家还要请巫师和水书先生来打斋,打斋要宰一头牛,并听任牛血流往遍地。水族民间认为,牛血是阴间的水,这一来便可让逝者在阴间有牛耕田、有水插秧,可得安生。有的地方在撒秧前,还要将神圣的枫叶放在田边一角,并划出一小块田为死者耕种之地。民间认为,这样便可以得到先人的保护,丰收有望。 水族每个由血缘系统组成的村寨,都有一个公共墓地,水族人的墓室很有特色:用石柱、石板、石条垒砌的长方形墓室,多为二三层,底层埋于土中,放置棺木,中上层露出地面,高1~2.5米,里面放了各种随葬物。 报亥,也称报代(pau3tai13),即报丧。老人过逝后,根据其亲戚的主次远近及时派人报丧,女丧一般要等其外家人到场后才能入殓。报丧时,忌呼喊活人的名字,以防亡灵将活人的魂灵勾走,所以报丧人每到一处报丧,均以敲门示意,待主人出来后,方轻声报以噩耗,得到通知的人则立刻准备白布等物,并通知本族兄弟,径直前往亡者家悼念和帮忙。此外,老人落气后,即请水书先生按亡者的属相与死亡时间测算,如恰逢吉日,则鸣放铁炮以向寨中族人宣告家有丧事。 刀恨(水语taan13)意为烧老窝,亡者死后,便将其垫床的稻草、棉絮、写过的稿件、穿过的旧衣物等搬到寨边焚烧,让烟火神将其用物赐予其享用。即使有些要留用的东西,也得在火堆上用烟火薰燎薰燎。这一来,就算结束了死者的人间烟火生活了,不会将不吉的东西传给子孙后代了。 亡者重病期间,一般须搬出卧室,安置于火塘边,以便儿女早晚服侍和亲戚好友前来探望及亡后为其净身。亡者将断气时,由儿子喂以一勺水酒,水称(hot52 ha意为送亡者上路,从此与生者阴阳两隔。亡者断气后,即将茶叶在水中煮沸,待茶水稍冷却后,由族中长子为亡者净身。净身时,用一毛巾浸于温茶水中,扭呈半湿状,解除亡者衣物,从头到脚为其擦试。据说,只有洗干净遗体,没有臭汗味,才能魂归祖地,与阴间的福先聚居在一起。洗尸体时,不能让死者的脚着地,因而要将死者放于竹编的米箩里,再用温水自上而下的擦洗。洗尸水要倒在没有人过往的地方,千万别让人踩上此水,否则,认为他的脚会开裂的。 若亡者为男,还须将其头发剃光,若亡者为女,则将其头发梳理打辫。净身结束,即为其穿上寿衣,寿衣五到九件不等,但必须为单数,腰上系青色或绿色绸缎腰带和三或五个荷包。穿上布鞋纱袜,包青色或黑色头帕。寿衣穿戴完毕后,在堂屋搭一床架,按东西向将亡者挺于架上,头朝东,以一匹白布罩其面部,在旁摆桌设灵位,点素油灯,供以糯米、水酒、瓜果等物,上香烧纸,待吉时入殓。事后主家杀鸡鸭以招待为亡者净身的人,并送一匹白布,意为其洗手、避邪和酬谢。 入殓,水称“和埋”(hot2mai2)。洗净尸体后,要将遗体另置干净的米箩上(如能置于铜鼓上,将更为荣光),为之穿上寿衣。寿衣要3件、5件等单数枣倘若是年轻媳妇死了,则要等娘家来人验看。亡者身前亲戚好友及族人得到噩耗后,即刻赶到亡者家中哀悼,送上少量钱币,为亡者在回归故土的路途中作买水钱,并等候入殓。为避免亡灵作祟,严防黑猫跨过遗体和消除悲哀沉痛的气氛,人们通宵达旦的谈古论今,还举行扳手劲等活动。 待到吉时吉分便在堂屋中顺梁摆放棺木,棺首朝东,并在棺木底铺上一层草纸,由亡者子辈(即孝子)用白布将亡者遗体抬入棺中,用白纸裹包钱纸或包裹稻草塞在空缺处将遗体固定好。切忌头高脚低,可见其脚部,否则会变鬼作崇云云。装殓时,还要让逝者口含银钸,手拿纸钱,头垫纸钱。此俗说是为了使逝者走入阴间时,才有钱去买水喝、买东西吃。为亡人穿寿衣及放置随葬物时,应格外小心,所有衣物都不能着地。倘不慎掉落地上,要另换新的,否则亡灵便收不到。 然后,由德高望重者给亡者放买水钱,买水钱通常是主家事先将白银打成薄片后用剪刀剪成碎片,而向主家送过买水钱的亲友则在买水仪式结束后得到一片碎银称 “肥水钱”,表示生者将得到亡灵的保佑,往后钱不离手,家业富足,负责给亡者放买水钱的人每向荷包中放入一片碎银时都会大声喊道“公啊!你的儿子××给你买水钱,让你买上面的井,不要买下面的井,买清水不要买浑水,谁向你讨你也不要给呃!买竹丛下的田,买寨子边的田,买田买湖”待将亡者儿子的名字由长到幼喊完后,最后还喊道“好啦,留些钱给你的子孙们,以后发家致富咿啊。” 买水结束仪式后,要进行的是“和缅”(hot52 mjan33),即为亡者置孝布。“和缅”时,由亡者儿女、侄儿女拿出自家纺织的白布按亡者的身长裁下两块并用针线缝合好罩在亡者身上;然后从这块布的左边或右边裁下五指宽左右的一条系在自己的腰上,即为戴存。“和缅”有一定顺序,由亲疏长幼之分。“和缅”结束后,一人高声喊道“请所有的亲戚朋友离开,只留公(或奶)一人在此”。待所有人离开堂屋后,再命人合上棺盖,并用竹篾将棺盖与棺身系牢,至此,入殓方为完毕。 不论是为等待至亲验尸,或停尸待殓,还是装殓后的祭悼期间,为防止亡灵作祟和黑猫跨过遗体而发生意外,治丧时都要安排人员守灵。守灵时,除丧家外,村邻皆依俗主动前来帮忙。为了冲淡悲哀气氛和消除恐惧心理,守灵者或聚而摆古,或跳芦笙舞、唱花灯戏,或进行顶杠等民间竞技活动。 治丧期间,水族还有俗称“开控”的活动,这是水族的一种祭悼活动,即设置灵堂,祭掉死者。水族祭拜祖先,很重视葬仪,只要财力略能支撑,都要尽力举办开控。“开控”要在灵前点香焚纸,摆设鱼、豆腐、酒、饭等祭品。殷富人家还要悬挂3或5、7面铜鼓,再配上锣、钹,昼夜敲击。民间认为,铜鼓声有上通天神、下达海龙的神力,可令神仙来给亡灵安慰和指路,使逝者上天成仙或入海为龙。“开控”期间还要聘请谙熟水族社会历史和迁移路线以及死者生平的水书先生,请他们在铜鼓、锣拔和芦笙、唢呐伴奏下,颂扬逝者的一生和为人处事,吟唱水族祖居和迁移路线,祈祝逝者再顺江而下,魂归祖先的老住地。 “开控”的时间可长可短,规模亦看家庭境况而有所不同。开控的规模以财力的薄厚分为控劳,控低(即大控、小控),亡者为男性一般举办控劳,亡者为女性一般举办控低。控劳除吹芦笙、放铁炮外还需悬挂铜鼓,杀牛、杀马、杀猪、做盖伞旗幡,举办“酿敛”、唱丧歌等,控低则较为简略,只吹芦笙唢呐,放铁炮、鞭炮,一般只杀几头猪招待亲友,悼念仪式比较简单。 开控的时间根据亡者辞世的时辰及家中的财力情况由水书先生择日而定。如亡者辞世之日为吉日、吉时,家中财力允许,则可在当日或二、三日后开控,如条件不允许,则先假葬于家中后再择日开控,若为假葬,开控前还需将假葬时围住灵柩的四周的木板抽掉,将覆盖在灵柩上的泥土清除,用帕子把擦试干净,并画上牛、马、猪、鱼等动物图案。 开控时,在正堂中置一门板于地,上面放着一盆熟鱼,一盆糯米饭,九碗酒(女为七碗)、一碗豆腐、一升大米(上面放些钱币)并上香烧纸,旁边置有铜鼓两面,木鼓一面。鼓手分列两边,木鼓手头戴斗笠,肩上挂着一把米线,驮一内装一升大米和一块银元的布袋子,此外唢呐手、芦笙手均围在旁边,屋外派一人专放铁炮,一人专放爆竹,待一切准备就绪后,由三至九位水位先生危坐于门板前,手执竹签,齐声呤诵祭词。祭词内容为回顾祖先迁徒的过程以及家庭家族人丁发展情况,祝愿亡人“入海变龙”,祝愿亡灵依照先祖溯江上来的路径,顺利回归故土,呤诵祭词需分段进行,亡者为男的分九段,亡者为女的则分七段,每一段吟诵完毕,铜鼓、木鼓、芦笙、唢呐齐鸣,爆竹、铁炮共响,直至全部祭词呤诵结束。结束时铜鼓、木鼓、芦笙、唢呐奏响的时间较长,所放的铁炮和爆竹较中间分段时更多。 “酿拎”(水语称 3ljan33)。开控后同宗不同寨的族人,每户根据自己的意愿从家中拿出钱粮凑在一起,准备芦笙、爆竹、铁炮等物,前来为亡者致哀、帮忙和参加酿拎活动。“酿拎”通常是在“正控”的前一天进行,地点设在“控场”(控场即正控时砍牛、敲马的地方)控场上立有木柱、木柱的多少决定于牛马的头(匹)数,旁面放一张八仙桌,桌上有盆熟豆面和若干烤鱼,一截插上锦鸡尾的木头,桌边置一坛米酒,一箩米糠,“酿拎”开始,由二长者开头,先吃豆面、烤鱼,用牛角对饮后,一人执锦鸡尾、一人执烤鱼,弓身相对,绕步于控场中木柱。手扬米糠,口中“哟无、哟无”声不绝,旁人可趁其不注意抓起一把米糠撒在他们衣服或头上,他们也可趁旁人不注意将米糠寨到旁人的衣领中,被撒糠的人都不会生气,反而认为自己身上的米糠越多当年福气更旺。三圈走完后,由下一对替换,直至天黑。当天从早到晚,铜鼓、芦笙、炮声不绝。 亡者去世后,正控时,其儿女亲家或娘家或其他亲朋好友需做旗幡前来为亡者送行。旗幡包括桶伞、旗伞、球伞、短伞和长伞,一般在二三十杆上下,随行人数通常为百人左右,为迎接旗幡,主家特制一杆白伞配以一小篮糯米饭,一瓶米酒,几条活鱼,用一剥皮树枝抬至寨外分路口,插上白伞,摆酒、鱼等于旁侧,以表示为客人等指路,并乞求葬礼圆满办完,无滋生闹事、搅乱控事的事件发生等。 水族重视礼仪,尤其是在“控事”中更为显现,客人来时,由亡者儿子率众孝子、孝女、孝媳四五十人身穿孝衣到寨外迎客,迎客时众人神情肃穆,低头默哀。若亡者为女性,当其外家来时,众孝子、女、媳还需铺上草席跪卧于席上,此时,其外家人亦由几位长者穿身长衫一一将跪卧之人扶起,男扶男,女扶女,待宾客走完后,众孝子、女方随其后一起回到主家。 “熬和埋”,就是将亡者贵重的遗物,如银元、钱币、衣物等挂于正堂中,展示于宾客面前,族中每家则出一壶酒,一碗米饭,一条熟鱼供于正堂中的案板上,以缅怀和彰显亡者在生之日勤劳持家,留有钱财。 立书杆,即在主家屋前立一竹杆,要求枝叶保存完好,且高于房顶,上系一剪成人形的三尺白布,以标示主家正办丧事。水语称(qan3le13)意为“挂书的杆子”。此杆立前,先将竹竿置于房前,在屋中正堂悬挂一木架,架上铺满柏枝,架下熏以烟火,堂中几个头戴斗笠的人举或大刀、或执利剑、或扛斧头绕架而行,不时舞刀刺剑,并在房柱上留下刀迹,三圈绕完后遂将悬挂木架的绳索砍断,让木架落于地上,然后出房门朝字杆走去。此时,门外有一个头戴斗笠,身背饭箕,肩驮米袋,手提小鸡的人,见屋里的人出来后,将一捆柴挡住来人去路,然后迅速离开,出来的人见到柴捆拦住去路,则用刀斧把柴捆劈开,遂将竹杆立起,用竹蔑把竹竿固定于廊柱上,至控事结束后,方降字杆,字杆上的布人放下后,常被人分抢,据说孩子夜哭,将人布上撕来的布条系在孩子手上或放在衣袋中,孩子则不再夜哭。 凡举办控劳,即大控的人家都要准备牛马,并在正控的当天屠杀,一般为一牛一马和几头猪,富有人家其数量有所增加,财力有限时单有牛或马亦可。祭牛一般以水牯牛为主,其毛色、线索、身架、角形都十分讲究。用来砍利的祭牛祭马,被粗大的草绳套住颈部系在控场的木柱上,并保证它们能绕柱走动,砍利前先进行“讲丧”(tsan35 se 13),意为亡者赶牲口。众孝男双手执一剥皮白木条两端弓身行走,上有专人将一匹白布伸层拉开,以覆盖在众孝子后背,众儿媳、女儿则半开黑布雨伞遮住头部,一手拿手巾掩面作抹泪状,一手撑伞,紧跟孝男其后,众人先在主家正堂中绕行三圈后径直走到控场,到达控场后,绕祭牛、祭马三圈,每走完一圈需前后各叩拜三次,孝女则将挂在伞骨上的稻穗取下一枝交给专人拿去喂祭牛祭马,绕完三圈后,按原来的队列由原路返回正堂。孝子“讲丧”结束后,紧接着就是送花伞的各家亲戚为亡者“讲丧”。待各家依次“讲丧”完毕,便请出寨中或前来参加控事善于砍牛马的人出来砍利。砍利前在控场边置一八仙桌,桌上摆放一木斗,斗中有少许大米,上搁两把长刀。主刀者一般为两人,他们被请出后,则手提木斗,按顺时针方向方向绕祭牛、祭马走三圈,并作撵牛马状向祭牛、马撒扬大米。毕后,方取大刀进行砍利,此时,孝子手执白木杈,分列于四周,待祭牛马倒地后峰拥而上,用木杈将祭牛、马头脚按住,以便将祭牛、祭马杀死。砍利时,刀手先将牛马往顺时针方向赶,趁牛停下不备时,手起刀落朝牛峰包处砍下直至祭牛倒地,祭牛倒地时,以头朝主家为吉。祭马则多以斧背或铁锤敲击其脑门,令其昏倒于地后用杀刀捅死。 水族十分重视悼丧活动,表示对死者尽最大的尊重和深切怀念。如忌荤,凡是同族中无论谁死,无论相隔多远,一旦得到消息,在灵柩未入土前都会自觉忌荤。但只忌禽兽、牲畜的油肉,不忌水产动物和植物油。 “明知故犯”者,将遭受巨大的舆论谴责,名声会受到影响。 除了鱼等水产品外,在未入葬前所宰杀的家禽家畜皆称为“南得宇”,丧家及其同一血缘的人都不能沾腥,更不得吃“南得宇”,丧家及其同一血缘的人都不能沾腥,更不得吃“南得宇”。违者必遭村人谴责。此俗原为吃素祭祖,以示哀痛。后来给抹上了迷信色彩,说是在治丧期间吃了荤,会给家庭招灾惹祸,家庭成员中会有人伤残或早夭。只有等到安葬过后3天,才可开荤。这时,先得杀一只鸡供祭逝者灵位,再用鸡血冲水漱口之后,方可开荤。 出殡土称“上山”,水语称(tai31 pai13 n31)不论是假葬还是新死,开控后其灵柩均置于正堂中,以待择时出殡。出殡时,众孝男将灵柩按一定方位送至门外由族人接住找一平旷之地放在木凳上,然后安上两根抬杆,系上两根手臂般粗大的草绳,以备上坡时作拉力之用。出发前,在灵柩上盖一新床单,空出一位置放上一碗糯米饭,一碗豆腐、一碗鱼、一碗酒,另外还倒扣一只空碗,招亡者吃晌午饭,酒过三巡后,主持者以刀背击破扣碗,将一小鸡摔死于棺盖上,此时早以等待在旁的族人将灵柩抬于肩上,向墓地进发。出发时,一人在前撒纸,一人手举火把开路,众孝子戴孝弓身于布下,跟随引路火把缓步行进,到达分路处,方取下白布自由行走,同时亦将棺木上的床单取下。出殡不准走回头路,灵柩不准放到地上,途中休息时须垫上木凳。无论墓地离家多近,中间都要休息,分食糯米饭,吃“晌午饭”,稍候片刻即继续前行,直至墓地,整个过程,除部分忙于煮饭菜的人外,众亲友及全寨老小倾巢而出为亡者送葬,一路上伴有凄凉悠婉的唢呐调、芦笙调,送葬的人神情悲戚,场面分外庄严肃穆,沉寂悲壮。 水族每个由血缘系统组成的村寨,都有一个公共墓地,水族人的墓室很有特色:用石柱、石板、石条垒砌的长方形墓室,多为二三层,底层埋于土中,放置棺木,中上层露出地面,高1~2.5米,里面放了各种随葬物。 水语称“hahai32”。水族安葬多为棺装土葬,且十分注选择墓地,认为葬着好地,将来子孙才能荣华富贵,飞黄腾达,否则将带来各种灾难,或历代穷苦,亡者死后,其儿女亲属必请风水先生寻一墓地。以求亡者将来保佑赐福,挖掘墓穴时,先以糯米饭、米酒、豆腐、鱼等祭奉土地神,然后由风水先生根据山向、季节等使用罗盘推算出适当位置,方能下挖。待灵柩抬至墓穴旁,先在墓穴中焚烧钱纸,方将灵柩移进墓穴,头朝里。随后由族中一人走上棺背用刀在棺的左右两侧分别砍一两道刀痕,然后由长子用后衣襟兜一撮泥土走上棺背行至棺首转身弯背将泥土洒在棺上,待其走下棺木后,帮忙的族人才动手掩埋、修墓。 水族对安葬十分讲究,规矩甚多。寿终正寝者皆为土葬;而非正常死亡者(如产妇因难产而死),要先火化之后,再行土葬。安葬要请水书先生来选择吉日。由于葬期有早有晚,因而葬式也有便葬、急葬、深葬、假葬之分。便葬是不举办“开控”的悼念活动就安葬。急葬则因条件所限来不及祭悼就埋葬。深葬有两种形式,一是葬地、葬时都顺吉如意,丧家一次挖掘墓穴,让棺木全部落穴埋葬,此后不再动土的;二是葬地、葬时虽然可以,但尚有一些凶煞,这时得在墓穴上铺些木板,将棺木垫隔悬空起来,使其不完全落土。等到吉日良辰时,举行一番祭悼活动后,再抽掉木板,使棺木落入穴里,埋土为坟。这种二次葬式,俗称浅葬。假葬则是一时难以择到安葬的日子,便将棺木抬往寨外,垫于木头上,再搭盖一座临时草棚为护。于是,或挖一土饼放在棺木上,或用木板围住棺木,再挑土复盖之,借以象征已入葬。到了吉日,再行土葬。如今这种假葬已少见了,一般多用浅葬代替之。 安葬方式有:1、便葬(不举办悼丧仪式即行埋葬)。2、假葬:因为水族崇拜祖先,厚葬礼,家有丧事要请水书先生择吉日下葬,若一时难择下葬日,而往后又要举行隆重的葬礼,于是就先选择一个日子来假葬,假葬的方式是将灵柩停于正堂之中,灵柩与梁平行,头朝东。四周用木板围住,再挑泥土来覆盖。假葬的时间有长有短,短则数日,多则数年,假葬期间,每天必为亡者上香供饭,直至开控。3、深葬:即一次葬,以后不再移动或修整棺木。4、迁葬:即二次异地葬。 水族每个由血缘系统组成的村寨,都有一个公共墓地,水族人的墓室很有特色:用石柱、石板、石条垒砌的长方形墓室,多为二三层,底层埋于土中,放置棺木,中上层露出地面,高1~2.5米,里面放了各种随葬物。 水族认为“天大地大,父母为大”,因此十分重视戴孝。父母去世后为他们守孝三年。三年内,家中不能唱歌,不能猜拳喝酒,不能举办娱乐活动。三年满孝时举行除服仪式。用猪羊或鸡鸭鹅祭祀亡者,并将灵位和孝子孝女的孝帕以及房族外戚的孝帕的一角拿到墓地焚烧,将白底黑字的孝对换成红底黑字的喜对,至此,整个丧葬活动方才结束。 从文字形式来看有:无字墓碑、水书墓碑和汉字墓碑。碑文都以记述墓主生卒年月和立碑人、时间为主,另也有请人撰写长篇墓志铭为死者歌功颂德的。立碑一般是安葬之后再择日安排,相距时间短则半年,长则数年甚至几十年不等。但如亡者在生之时已经准备好墓碑的,也可在安葬当日进行。 版权声明: 1、本文或是本网转载,感谢所有为本网提供相关文章素材的媒体和作者,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3、转载本网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否则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版权事宜请联系:059183366663 更多处理方式



免责声明:文章《中国古代丧葬习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