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人类学和考古学的资料丧明,丧葬习俗不是人类一诞生就就具有的,而是到了一定的阶段才出现的。早期的人类,人死以后,并不埋葬。   人类学和考古学的资料丧明,丧葬习俗不是人类一诞生就就具有的,而是到了一定的阶段才出现的。早期的人类,人死以后,并不埋葬。那时的人类,刚刚脱离动物界,依靠采集和狩猎为生,整天为获取生活资料而忙碌。这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十分低下,人们的思维能力也不发达,还没有产生灵魂观念。人死后,就地抛弃尸体,置之不顺。在当时低下的生产力水平下,人们很难保证获得必需的生活资科,因此,人们甚至把死者的尸体吃掉。   母系氏族社会内部,人人平等,在陆会地位上,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也不因性别不同而有差异。这种平等的关系,在氏族公共墓地的墓葬中,充分地反映出来。同时,在母系氏族社会中,男子属于母亲的氏族,死后必须回到本氏族去,埋葬在本氏族的公共墓地中。   到新石器时代晚期,随着氏族成员之间贵贱的进一步分化,丧葬习俗也逐渐增加了宗教的仪式行为。如山东滕县(今滕州市)墓葬中已出现了木椁,胶州市龙山文化遗址中又有玉玲,这些后来都成为丧葬礼仪中必不可少的一项。   夏商周时期,中国古代的丧葬习俗已向系统化、程度化的方向发展。特别是周代,为一个崇尚礼仪的时代。对周人来说,丧葬礼仪是一种文明的象征。他们认为上古之民穴居野处,故其丧葬礼仪也草率简单。从旧石器时代晚期墓葬习俗发生始至西周时期,中国的丧葬习俗经过一万多年的演进发展,已产生出诸多别具一格的并为后世所罕见的敛葬习俗。从当时的文献资料来看,丧葬礼仪已初具雏形,属纩、三月大殓、饭含、棺椁制度、明器制度、制等都已出现。   春秋战国沿袭周代丧葬礼节,并有所发展,在这一时期,中国传统的儒家丧葬礼仪已基本形成。如儒家最为重视的三年之丧已有一套仪式。以士人的丧礼来说,根据《礼记》的记载,其程序是:始死复(招魂)、楔齿(因死者牙齿紧闭,不便含饭,所以把牙齿楔开)、缀足(即将两脚缚紧,使其平直)、奠帷堂(即祭祀)使人赴君(向国君报丧)。尸在室,主人以下哭泣。君派人吊(君赠衣被之物吊问丧家),为铭(后来的铭旗,把死者的姓名、官职、功名等写在白旗上,放在灵堂前面)。沐浴饭含、陈小殓衣、大殓、殡、大殓奠、成服朝夕哭奠、筮宅兆(占卜坟地),视椁、视器,卜葬日、柩车发行、窆柩(把棺材放入墓穴)然后祭后土,回车。服丧期间,举行周年奠祭,即行小祥祭,似乎二十五日时行大祥祭,三十七日行祭。三年服丧期满,举行除服礼仪。   秦汉时期的丧葬礼仪大体上继承了春秋战国时期的丧葬礼仪制度,而且趋于隆重化。以西汉中期为界,秦汉丧礼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西汉中期以前的贵族大墓多土坑直穴木椁墓,沿用旧的丧葬礼仪,讲究棺椁、礼器制度。墓主人上下有等,身份有定,法度森严,不得逾制,而且墓中随葬品组合是以礼器为。另外,基中纳有珍宝、食物、器皿等,品类繁多,资用丰厚。这完全是基于宗教迷信的态度,相信死者在阴间继续存,相信自然的幻想世界。亲情哀思只是敬神明鬼的附属。西汉中期以,随着儒家思想对人日常生活的制约,其以伦理为基础并以人为旨归的丧葬态度,逐步改变了盲目信奉鬼神的丧葬仪式,象性的墓室、器物、俑开始大量出现。西汉中期以后用陶质明器取代实用的贵重器物随葬,是中国代丧葬礼俗的一次重大变革,说明随着庄园经济的发展,社会层对随葬品的观念有了显著的改变,认为将庄园中的所有财产制成象征性的陶质明器埋入墓中,比那些数量有限的贵重器物更有意义,更能全面展示他们所拥有的财富。魏晋时期,丧葬礼节大体仿照汉制,只是汉代明器三国魏时都从简。汉代兴起的挽歌,晋朝仍然沿用。   当然,魏晋丧礼中最富时代特点的是薄葬风的盛行。这一时期的丧弗与以前的秦汉时代和以后的隋唐宋元明清诸代相比,显得格外俭薄,给人以一种革故鼎新之感。曹操是薄莽风气的倡导者,史载他死前遗诏: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葬毕,皆除服。其将兵屯戍者,皆不得离屯部。有司各率乃职。敛以时服,无藏金玉珍宝。结果,葬事均按曹操的遗愿而办。在父束的带动之下,曹丕也力主薄葬,他明令自己的丧事一切从简。上行而下效,曹氏父子的薄葬言行对曹魏乃至晋朝的丧事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薄葬成为普遍的时尚。南北朝时期,丧葬礼俗汉晋兼采,互为补充。而最富时代特色的是渴葬。所谓渴葬,即未到葬期而提前埋葬,也称某葬。《公羊传》隐公三年曰:不及时而日,渴葬也。注:渴,喻急也。《释名丧制》说:日月未满而葬曰渴。言渴欲速葬,无恩也。渴葬在南北朝时期颇为流行。   隋唐时代,随着中国封建社会进入盛期,中国古代的丧葬礼仪也趋于完备、成熟,且呈现出强烈的制度化、等级化和法制化的色彩。据《开元礼》记载,唐代三品以上四品以下至庶人,其丧葬程序是:初终、复、设床、奠、沐浴、袭、饭含、赴阙、敕使吊、铭、重、陈小殓衣、奠、小殓、殓发、奠、陈大殓衣、奠、大殓、奠、庐次、成服、朝夕哭奠、宾吊、亲放哭、州县长官吊、判史遗使吊、亲放遗使致赙,朔望殷奠、卜宅照、卜葬共六十六道仪式。   这些程序反映了唐朝封建丧礼的繁缛,同时也具体体现了严格的封建等级待遇的不同。这一程序系统是唐代全社会丧礼的法规和依据文本,封建等级的丧制已经控制和规范了全部唐朝社会。这六十六道丧葬程序基本都源于周时的《礼记》,但更加系统化和程序化了。以后宋朝、明朝各代也都以唐代为准,略加增删。   两宋时期,随看两覆革酉花两程度进一步加深,道教的进一步世俗化,其丧葬礼俗也出现了儒、道、佛三教合一的现象,且道佛化趋向十分明显,大有超过儒家之势。火方葬、风水及佛事等习俗,风靡一时。封建统治者也十错重视丧葬礼节,官方多次颁发包括丧礼在内的礼仪。统治者运用高度集权的封建专制体制来推行丧葬礼仪,使宋代丧礼更带政治色彩。   有元一世,统治阶级为了把丧葬礼制更加牢固地建立在忠孝观念之上,对汉族丧葬习俗,进行必要的改革,对有触于封建礼俗的所谓伤风败俗现象作宣明或纠正。譬如,民间有移棺于宗族祠堂或公用厅堂的,但大多停柩于家中堂,立孝堂日夜守灵。一般三日内殡葬,有的则隔旬安葬。又有一些人,将灵柩停放数年不葬。文献记载显示,这种停尸不葬习俗元时颇流行。对此元廷以明令禁止。从文献记载来看,元廷这些规定似乎收到了一些效果。但对整个中国仪史的影响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明代的民间丧葬礼俗有自身的时代发展特色和地区性特色。统治者虽然出入于人伦敦化、稳固政权的考虑,对庶民百姓的丧仪制度、服丧制度、居丧仪制、葬法等均有严密详尽的法令限制,要求将各地的民间丧礼纳入正轨,但从明代文献的记载看,民间的丧俗是沿袭各地传统风俗,适应时尚而行,它较官方法定的丧葬仪制灵活,并不完全受法令制度的约束。   清代之初,宫延丧仪比较简陋。康熙时,在学习汉族儒家传统丧礼,特别是明宫丧礼的基础上,清官丧制初步形成,后又经雍正、乾隆两朝的补充始臻于完备。   清史文献称丧礼为丧仪。皇帝的丧礼规格最高,称大丧仪。大丧仪的主要礼仪和程序为:小敛、成服、大敛、朝奠、殷奠、启奠、奉移、初祭、绎祭、启行、谒陵、安奉等。具体过程十分繁杂,不容尽述。其虽掺有满族旧俗,但基本框架与明宫丧葬礼仪相同。清代民间丧葬礼仪,与明代一脉相承,没有大的变化。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京ICP备12015972号-6京公网安备 11030102010071号



免责声明:文章《丧葬习俗的演变》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