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绘画史上,《清明上河图》被认为是巅峰之作,人人对它耳熟能详,然而,它又是一幅神秘之作,在它背后,藏着太多未解开的谜。   比如作者张择端的履历、生活时代乃至创作主旨等,至今未详,甚至画的真伪也长期存有争议。在清代,模仿《清明上河图》已形成产业,北京诸多画室接单定制,便宜的一两白银即可买到。此外,历代都有使用《清明上河图》名义的新创作,其内容、画风又多有抄袭,这使《清明上河图》的真面目更加含混。   今年,日本记者野岛刚的《谜一样的清明上河图》中文版出版,虽属通俗写作,但对这幅传世名作的常识进行了一定的梳理,尚有阅读价值,更重要的是,通过一幅画,颇能映衬出中日文化之间的异同,其中真趣,耐人寻味。   非常巧,野岛先生这两本书我在日本都读过。20年前我去了日本,我看到的《清明上河图》图像都是在日本,日本京都有个小小的博物馆,用陶瓷烧制了《清明上河图》,是放大版,很清晰。   我不是搞美术的,我对《清明上河图》的知识都是从野岛先生这本书里来,所以这本书确实很值得一读,有知识,有趣味。我觉得野岛刚的写作非常不同,他是记者,在收集整理资料方面具有才能,又是作家,对中国文化有很深的功力。他以城市传说为背景,涉及了文化和政治,这些东西非常有趣。   一说起中日文化交流,人们就会想到唐代,特别是日本派来的遣唐使。其实遣唐使是国家行为,他们把文化和制度带入日本朝廷和贵族家,后来大唐没落了,此外海上太危险,再有就是日本经济状况不允许,为派遣唐使,国库基本被搞空了,所以也就中止了。   到唐末宋初,中国商业已非常发达,海上往来已无需政府财力,民间已经开始进行。宋代文化传入日本,多是由僧侣和商人在做,直接传入了寺庙和民间,这和唐的文化完全不同。   《清明上河图》是宋代,图里有“新酒”这个词,意思是春酒,酒熟是秋天。今天日本也是初春开始酿酒,酒厂门口会用树枝挂一个大球,当时青枝绿叶,后来一点点变黄,变成棕毛刷子一样的颜色,这时候就表示酒熟了,基本到了夏末秋初。   我觉得说日本人喜欢中国文化,这有点问题,他们不是喜欢中国文化,而是把中国文化变成了日本文化,我们非要从中拿回来,说这是我们的,这是不对的,因为它已经完全被改造、吸收成日本自己的文化,那已经成了日本文化。   比如日本人非常喜欢《三国演义》,但他们觉得那是自己的历史,没觉得是中国的历史。从历史来讲,日本的脉络很自然而然地就接续到中国的古代。   再比如日本人吃的萝卜咸菜叫“浙安”(音),是中国禅宗传入日本时带过去的,以后传入民间,成为普通日本人生活的一部分。今天日本人吃“浙安”,我们没必要非从那里看出禅味来,其实日本人压根儿也没吃出禅味来。   中国文化在不断地变,因为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一旦换朝代很多东西都会变。日本是万古一系,不能推翻天皇,对普通人的搅扰不是那么大。此外日本是岛国,岛国文化物质不丰富,自然会精细和珍惜一些,比如日本的“汉方药”服用量就很少,比中药用量要少得多。日本说是日本人的肠子受不了,其实我倒不这么认为,药是从中国进口的,价格高,只好减量,生活因此慢慢变得精细。   日本也有过和《清明上河图》相近的繁荣时代,即江户时代。当时江户城发展到100万人口,那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但它从1603年开始,与中国宋代有几百年的差距。   我看《清明上河图》的虹桥总想起江户时代的江户桥,包括《浮世绘》上画的桥也是很繁荣的。日本的《浮世绘》也反映繁荣的民间生活,有个画家叫喜乐,他像彗星一样画了很漂亮的画以后就没有了,就像《清明上河图》的画家张择端一样。   很多日本人写过《三国志》,日本人从中国文化取材很自然,日本人很喜欢诸葛亮,中国人似乎更喜欢刘备。所以我们看日本有些文化有亲切感,中国文化流到日本,在日本发展变成日本文化,所以,到日本我们会觉得非常亲切,但因为它描述的是过去文化,所以日本人今天到中国来未必会有亲切感。   为什么张择端时代那么繁荣?因为宋代是文人化时代,经济发达,文学艺术也发达,而且向民间普及,从文化角度来看是非常理想的,但这样就显得国力比较弱,也不是宋代无能,而是周围太野蛮了,如果大家都文明了,你发展成这样可能问题也就不大了。   日本在哪个时代比较好?我会选择江户时代。江户时代没有把统治阶级武士化,而是文人化,用儒教改善战争时代的武士,让他们好好修为,当时有士农工商四个阶层,武士要给大家做表率。我们以为一提江户时代就是武士,实际上他走的也是文人化的道路。   我说不来怎么传承中国的文化,这是国家工程,国家的事。总之我不大了解,只知道一弘扬文化就到海外去弘扬,不知道在国内是怎么做的,也许是百姓文化素质太高了,不需要再弘扬了。   我觉得,中日之间更需要进行更多的文化交流,中国人应真正认识日本人到底什么样,日本人也应真正认识中国人什么样。 (刘树勇 陈辉/整理)   ◎李长声:旅日作家、日本出版文化史研究专家,曾任《日本文学》杂志副主编,1988年自费东渡,一度专攻日本出版文化史,著作有《樱下漫读》《日知漫录》《东游西话》等十余种。



免责声明:文章《李长声:从名画中解读中日文化》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