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风水宝地 中国著名风水墓地 中国最有名的三个风水宝地:第一,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蕲州镇位于长江中下游北岸大别山南曲,大别山龙脉此起彼伏,生动非常;而道巡浩荡的长江水,则如玉带般流过薪州,呈环抱之势,又被巴水、湍水河所兜裹,成为“水抱格”;在西北方分别有桐柏山和大别山挡住西北风,形成“环山格”。第二,江西省临川县。临川县位干江西省抚州市西南,是众水所汇之处。南面有赣江、崇江、抚河如扇形曲折流向临川,成为难得的“聚水格”;西北有环形山脉形成“山环水抱”之局;此外,临川南方较远的位置,又有武夷山直行,形成一个久聚不散的大气场。第三,江苏省宜兴县。宜兴地处长江下游,被长江之水弯曲环抱,所谓“环抱有情”;其次,宜兴西北形成了众星拱月般的扇形水系:有长嘈河、隔湖、长荡湖、南椅湖,还有很多人工水库,这些湖形成典型的水抱格局。 中国最有名的风水宝地不止三个,皇都有三个、皇陵有三个、宰相村有三个、大贵坟有三个、巨富坟有三个,神童宅、名人宅……都是风水宝地,都有至少三个。只不过是性质有所不同、功能表现不一。 我国最好的风水宝地在哪里呢?其实好的风水宝地并不一定是名山名水,也不一定是大山大川之间,古人有云:“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经过一些风水人士考察认为:邓小平的故乡四川南充老君镇凌云山是中国最好的自然风水宝地。凌云山四相景观堪称世界一绝,山体形态惟妙惟肖,形神兼备,各守方位,对仗工整,是展示风水文化的活标本。风水文化最早可追溯到六千年前,在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的墓葬中,发现了我国最早的青龙白虎图案。风水一词最早源自郭璞的《葬书》:“气乘风则散,界水则亡,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数千年来,风水是中国城市村落选址建设的永恒主题,中外著名学者对此有精辟的论述(详见附件《中外学者论风水》)。从历史文化的角度看,风水文化集中体现了中国文化五个层面的深厚内涵:生殖崇拜的生命追求;安全心理的本能需求;宗族社会的血缘纽带;美学欣赏的愉悦感受;天人合一的宇宙理念。 四相:道教将其作为守护神,以壮威仪,太上老君出巡时“左有十二青龙,右有二十六白虎,前有二十四朱雀,后有七十二玄武”。 道经上称:东方青龙将军九人,从官八十一万众;西方白虎将军七人,从官三十六万众;南方朱雀将军三人,从官六十四万众; 北方玄武将军五人,从官二十五万众。 另外四相又分别有姓:青龙叫“ 孟章神群君”,白虎叫“监名神君”,雀叫“陵光神君”,玄武叫“执明神君”。 五行:五行家说:“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天有金、木、水、火、土五方五行之气。形有金、木、水、火、土五星”。地有东(木)、西(金)、南(火)、北(水)、中(土)五方五行之气。中华大地五行之气又以五岳为代表;南岳衡山(朱雀属木);北岳恒山(玄武属水);东岳泰山(青龙属木);西岳华山(白虎属金),中岳嵩山(中央后土属土)。而凌云山: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则是中华大地五行之缩影。 故有道人说:“天下之奇当属五岳,而五岳之奇又归缩于凌云山!”凌云山钟灵毓秀,凌云山真风水宝地也! 北京为什么能成为著名的风水宝地?——具有战略要塞的特征;自然地理因素为基础,政治地理,经济地理,人文地理,自然地理相互交融的结果。 风水的实质用现代汉语表达就是:创造、选择具有更优越的生存条件、生存优势;合理利用自然客观条件和规律;符合规整、对称、必须、合理、舒服、实用、方便、有利、安全、美观、卫生的要点;合乎力学、科学原理;合乎常识、逻辑,就是好风水。不存在令人费解的特别神秘风水!古代风水,实质就是正确选择优越的自然条件,适应人类生存。不适合人类的地方,本人从见过的上百处遗址中的结论是:人类在那里已被彻底陶汰,没有再延续种群到今天。风水强调的就是有利、方便、实用,是更好地适合人类生存和生活。用传统风水理论,切入现代建筑设计领域,只怕是盲人摸象,用现代高科技术设计理论切入传统风水领域应游刃有余。对风水要有正确认识:比如植物,可以净化空气,美化环境,这些能促进人的身体健康,也就是植物有旺风水作用。身体健康,精力充佩,能挣大钱,不需要耗费医药费用,也就是植物有旺财的效果。从科学、正面认识更能说明问题。比如高层空气好,卫生好,这是主要的。顶层,防渗漏,防雷击的措施要有力,当然还存在其它需要注意的事项。风水只能提醒从多角度思考,技术层面的事,现代科技更精准。传统建筑是以中心对称理论为主。现代建筑,以实用、功能为主。二者基础不同。打个比方,在传统古老建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古老风水理论,就象老式马车驾驶技术,能用于指导驾驶现代汽车吗?古代以自然风水为主,现代城市以人为风水为主,二者基础完全不同,怎能固守旧教条。 关于“创造、选择具有更优越的生存条件、生存优势”。古代以正确合理选择、利用优越的自然条件为主,现代社会科学技术的进步,创造更优越的生存空间已成可能,现代化的改造力度为人类的生存条件奠定了很好基础,从而具备了创造优越风水的可能。人为风水更优于自然风水,原因是人为风水包含大量科技因素,从而更适宜于人类。多从科学、常识方向思考定然有益。 风水就是正确选择居住地形。本人在上百处遗址中的结论认为:那里大多数有风水理气、罗盘用事迹象特征,应有一定的罗盘文化含义,但基本是一票否决,是地形局限,没有留下延续的种群。本人在现实中找到的事例是,地形不合法,风水理气、罗盘用事如同儿戏,毫无意义。所以本人才有:”什么叫风水?多从科学角度思考更有益”的结论。过去很多地段无法建房,现在有钢筋、水泥、玻璃、自来水、电、气,可建、可造,克服了劣质地形的局限。木头、泥土、纸糊窗、提吊挑水、茅草、松木火光和钢筋、水泥、玻璃墙、自来水、电、气,决对是两种风水含义,也代表时代在进步,科学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新天地。木头、泥土、纸糊窗、提吊挑水、茅草、松木火光的时代,只能选择背风向阳的低洼地段,房屋不能高,只能矮。低洼、低矮有一基本缺陷就是昏暗潮湿,通风条件差、潮湿而干燥性能差和空气质量差,易霉变,易病变。钢筋、水泥、玻璃墙、自来水、电、气,完全有可能使房屋建筑向高处走,高大建筑成为可能,高大、高处明显明亮、通风干燥性能好。比如台形高台地段,过去由于建材的限制,不适合建房,现在有建材的优势,不仅可以建房,而且从某些方面如明亮、空气流通和防水患性能的角度考虑,比洼地更好,更有利于人类的身心健康。 一个城市的风水优劣,不决定于某一狭小地段的自然风水,而决定于在整体自然地理风水基础上形成的、占主导地位的、主宰这个城市的政治地理风水、经济地理风水和人文地理风水。而其中政府就是最典型的政治风水特征。比如: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在某地原来有一个乡级政府在河流的对岸。由于政府机构存在的原因,仅商业网点一项,河......余下全文>> 生在苏杭,葬在北邙。洛阳地处中原,古来为文人荟萃之地。此邙山雄浑逶迤,土厚水低宜于殡葬,所以历代帝王将相、富户巨贾,皆迷信北邙为风水宝地,多葬于邙山下,故民间有“生在苏杭,葬在北邙”之说。以致“北邙山上少闲土,说是洛阳人旧墓”、“北邙无卧牛之地”,成为我国最为集中浩大的墓葬区。 中国好像一共300都个皇帝,100多个葬在洛阳。还有无数文人骚客,王勃、白居易、关羽、杜甫、苏秦、张衡数不过来,太多太多了。。。 北京居华北平原北端,太行山与燕山在此交会,两山围合出西、北环山,东、南向海的半封闭地形,形如海湾,北京位于中心位置,人称“北京湾”。这样的地形从自然地理的角度看,有利于阻挡北方的干冷空气,迎接东南方向的暖湿气流;山区河流带来的肥沃土壤和丰沛水源保障了山前平原的物产丰饶,这就奠定了北京天府之都的地位,用风水术语来说,北京的地形是“藏风聚气之地”。如果说北京的地形可以称之为“北京湾”,那么用这样的视角看河北大地的河北平原,就可以看出河北平原很像“北京湾”的放大版,太行山与燕山两列大山不但环抱着北京,更大范围环抱的是河北平原,因此可以称之为“河北湾”。如果我们把视野再放开些,把“河北湾”再放大些,这样就可以把整个华北大平原,也就是所谓的中原看成是“河北湾”的放大版——“中原湾”,因为“中原湾”是由燕山、太行山、大别山围合而成。“北京湾”、“河北湾”、“中原湾”都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风水宝地的条件,它们都是中国的风水宝地。 我喜欢用“北京湾”来指称北京,因为我觉得这个称呼更好地揭示了北京的内涵或本质,那就是北京这块地方很符合“风水宝地”的说法。 古时候中国人用“风水宝地”这种说法来说一个地方环境好。所谓的“风水宝地”有一套专门的术语和玄妙的理论,如:来龙去脉,靠山祖山,左青龙,右白虎,中堂广阔,流水曲折等。我觉得就人类大的生存环境选址而言,一个地方是不是“风水宝地”,关键看它是不是“三面围合,一面敞开”,而且敞开的方向还要合适,被围起来的地方要平坦开阔,要有流水环绕。 北京湾正是符合这样标准的一块风水宝地。前述中侯仁之先生说“突然看见西北一带平地崛起一列高山,好似向列车进行的方向环抱而来”,这说的正是“北京湾”的地形:燕山和太行山从北面和西面将北京围合起来,让它向着东南面敞开。 中国东部地区是大陆性季风气候。夏季从海洋吹来温暖湿润的东南风,冬季则从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吹来干燥寒冷的西北风。“北京湾”地形的好处如下: 夏季,北京湾对着温暖湿润的东南风敞开怀抱,让其长驱直入,来自海洋的夏季风带来了降水,降水和夏季较高的气温结合在一起,被称为“雨热同季”,这对农业很有利。 夏季风吹到太行山和燕山脚下,沿着山坡逐渐抬升,水汽冷凝形成降水,降水又在山区形成一条条河流从山里流到平原,河流不仅带来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水,还带来了泥沙和砾石,这些泥沙砾石沉积下来,形成冲积扇,冲积扇又连接起来,形成平原。因此风水宝地的“中堂”中不能缺少“萦绕的流水”。 冬季,季风调转方向从北方吹来。寒冷的季风被高大绵延的太行山和燕山山脉阻挡,季风即使越过山脉也会因为下沉的过程而增温。所以太行山和燕山脚下比较温暖。 有一次我和气象学家林之光先生聊到这个话题,他说在冬季由于太行山和燕山的屏护作用,使得太行山和燕山山麓地带的平均气温比同纬度东部平原地区要高出1—2摄氏度。 不过我觉得仅仅说北京湾是宝地,视野还不够辽阔,试想一下,我们说北京湾是被太行山和燕山围合起来,其实太行山和燕山都是宏大的山脉,围合北京的仅仅是这两山的一部分,更大尺度的太行山和燕山围合起来的是河北大平原,我称之为“河北湾”。其实河北湾就是北京湾的放大版。 据《史记·樗里子传》载:樗里子,名疾,秦惠王之弟。因居住渭南阴乡樗里,故俗称樗里子。为人滑稽,有智囊之名。武王即位后,曾立以为相。秦昭王七年(公元前300年)卒,葬渭南章台之东。死前预言:百年之后当有天子之宫夹我墓。至汉代果然长乐宫建在其东,未映宫建在其西,武库正当其墓。 《三国志·魏志·管辂传》载:“辂随军西行,过毋丘俭墓下,倚树哀吟,精神不乐。人问其故,辂曰:‘林木虽茂,无形可久。碑诔虽美,无后可守。元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备,法当灭族。不过二载,其应至矣!’”后来果然如此。 郭璞(276—324),东晋著名学者,字景纯,山西闻喜人。博学,好古文奇字,又喜阴阳卜筮之术。东晋初,为著作佐郎,后被王敦任为记室参军。敦欲谋反,命其卜筮,璞谓其必败,遂被王敦所杀。据说,风水名著《葬书》和《锦囊经》为其所作。 陶侃(259—334),东晋庐江浔阳(今江西九江)人,字行。初为县吏,渐升郡守,后官至荆、江二州刺史,都督八州诸军事。为人严谨,勤慎吏职,颇有政声。《晋书·周访传》载:陶侃幼年丧亲,将葬,家中忽失一牛。寻牛时路遇一老者,对他说:“前冈有一牛,眠卧山于之中,其地若葬先人,后代位极人臣,贵不可言。”并指着旁边一山说:“此亦其次,当出两千石。”按照他的指引,陶侃寻回失牛,葬其亲于牛眠之处,并将老者所选择的另一穴位指给周访。后来周访于此葬父,果然升任刺史,并传位三代。其灵验一如老者所言。因受这个典故的影响,后世亦称风水宝地为“牛眠之地”。据称,陶侃曾撰有风水著作《捉脉赋》。 据《江南通志》载:韩友,字景先,东晋舒县(今安徽庐江县人。出仕之前,曾追随会稽(今绍兴)学者伍振学习《易经》,并能图宅相墓。 郭璞(276年—324年),字景纯,河东郡闻喜县(今山西省闻喜县)人,建平太守郭瑗之子,两晋时期著名文学家、训诂学家、风水学者,好古文、奇字,精天文、历算、卜筮,擅诗赋,是游仙诗的祖师。郭璞除家传易学外,还承袭了道教的术数学,是两晋时代最著名的方术士,传说他擅长预卜先知和诸多奇异的方术。西晋末为宣城太守殷祐参军,晋元帝拜著作佐郎,与王隐共撰《晋史》,后为王敦记室参军,以卜筮不吉阻敦谋反,被杀,后追赠弘农太守,北宋时被追封为闻喜伯。 郭璞为正统的正一道教徒,长于赋文,以《游仙诗》名重当世。《诗品》称其“始变永嘉平淡之体,故称中兴第一”,《文心雕龙》也说:“景纯仙篇,挺拔而俊矣”。曾为《尔雅》、《方言》、《山海经》、《穆天子传》、《葬经》作注,传于世,明人有辑本《郭弘农集》。[2] 相传其堪舆术授自白鹤仙人。唐玄宗开元中,星气为异,朝廷患之,遗使断其山。究其实,则丘翰所作之山也,捕之弗得,诏原其罪,乃诣阙,进图经三卷(天机书),自撰《理气心印》。玄宗爵以亚父,乃以金匮玉函藏其书。 杨筠松我国唐朝时期著名的堪舆大师,名益,别号亦玄,世称‘救贫先生’。著《疑龙经》、《撼龙经》、《一粒粟》、《天元乌兔经》 《风水对联》自然山水好风水 ,天地乾坤良云天;横批:风生水起,据杨筠松国师记载,大门张贴此对联风水好。. 廖瑀(943--1018年),著名堪舆家。派名克纯,字伯禹,号平庵居士,又号金精山人,故后世称其为廖金精。宁都县黄陂镇黄陂村人。远世居河南,先祖廖崇德于唐贞观庚子任虔化(今宁都)县令,遂落籍虔化,为廖氏始祖。瑀即崇德之十世孙,也是迁黄陂始祖廖銮之四世孙。世孙,黄陂廖姓始祖銮之四世孙。 瑀天赋聪敏,博学强记;好奇幻之术,谙天文地理。年十五,通五经,乡人称廖五经。宋初,以茂异荐,不第,于是潜心研究祖父廖三传、父廖通之堪舆术,即继承杨筠松与仆都监所授之术。曾师事德兴吴景鸾。一生专为人卜地建房筑坟寻找“风水宝地”,足迹遍及赣、闽、粤。曾为饶州许氏卜宅,对主人说:“日后贵府子孙当有为吾州守者。”宋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许氏一裔孙考中进士,授赣州知府,回忆廖瑀遗言,遂派人致祭并为瑀立碑记。 瑀在其父辞世时,年仅十二,中年时,精堪舆术,遂将其父骸骨迁葬大墓岭人形,复将其父之骸骨迁葬福建宁热水狮形。瑀从此未回黄陂,隐居金精山,专心著述。殁于宋天禧二年,寿七十六岁。葬本里雷坑金钗形右股穴(墓无存)。子二,长千五郎,次千八郎,均迁福建,故宁都已无瑀之嫡裔。 瑀将其术传二子,均迁福建,其术亦传福建;又传其三第克谦之子十九郎(讳邦),迁兴国山寮,其术亦传兴国;还传德兴高徒傅伯通与邹宽。 我国唐朝时期著名的堪舆大师,为江西雩都县人,父曾求己(号公安,著青囊序)。文迪于经纬、黄庭、内景之书,无所不究,而地理尤精,粱·贞明 年间(915年―920年),游至袁州府万载县(江西庐陵),爱其县北西山之丘,谓其徒曰:(死葬我于此)。及卒,葬其地。后其徒在豫章(江西南昌)忽见之,骇然而归,启其坟墓视之,乃空棺也。人以为尸解。著《寻龙记》、《阴阳问答》。 我国唐朝时期著名的堪舆大师,杨公弟子,江西雩都县上牢人,子刘颖(次子),婿谭文谟,皆世世相传。据《地理枢要》云;(唐国师筠松于焉祖岩授之,曾、刘诸子焚香发誓,地坐......余下全文>> 在古代,拥有了这样的风水,也就拥有了古代建国立业最需要的人口、粮食和信息。也就是说明对于当地的统治者或军事领袖或起义者,如果要反抗中央,另立政权的话,易如反掌。 历史也恰恰说明了这样的风水的科学性。古代的开国帝王或军阀割据政权也多数建立或发迹于这七个地方,熟悉历史的人很多,在此不一一详述了。 “水”太小太散,海河流域的降水受季节较大,指望它们搞航运是不可能的了,好在一条京杭大运河南北贯通了这些河流。 不过,这个地区有个明显的缺憾就是面积太小,所以处心积虑一心要征服天下的秦朝人翻过了秦岭跑到遥远的四川盆地去种粮食,从而为起兵东进吞并六国提供了有力的人力和粮食保障。而陕西的李自成起义之所以失败是由于他没有夯实自己在陕北,山西和四川的基础所致,当然,貌似起初他朝北京进攻时,也根本没打算推翻明朝的--连他自己都惊讶自己的进展如此顺利。 3、泛徐州地区:山为泰山余脉,水为淮河。地广人众,且正好处在南北的中点上,其人众之中优秀者,既有北人之彪捍勇猛,又得南人之聪慧敏捷,工于心计。此类人常常在历次的起义大军中充当了带头大哥的角色。同时京杭大运河的经过,更是十分有利于当地财富的累积。 缺点是:最要命的是水有变数。这个水不是指的淮河,而是自西此向东流经河南境内的黄河。淮河虽然也闹洪水,但是比起它的北方大哥就差远了:黄河在历史上多次跨省改道!!!每每改道必导致淮海地区一片汪洋,使淮海地区的民生常常萧条凋敝。正所谓财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正是这一情况使当地人不爱财而重朋友团伙之义气,多逞强而好冒险。 每逢朝代末期,造反起义者多发迹于此地。清末的南通人、著名实业家张謇甚至因此而向朝廷提出将徐州周边单设一个省份,以便控制当地。他在他的《徐州应建行省议》这个折子里一语中的的说到:“南北之际,徐为中权。平原荡荡,广袤千里。俗俭而坚韧;民强而无教。犯法、杀人、盗劫、亡命、枭桀之徒,前骈死而后踵起者,大都以徐为称首。.....吾惧徐州不日龙争而虎斗,迭进迭退;芒砀大泽,我之伏莽枭徒又乘机窃发,或不免举足左右,以为敌用,为东三省之续也。” 既有逞强好胜之心,又有容易思变的民众做跟随,于是当地产生了众多的帝王。著名的有秦末刘邦、三国刘备、元末朱元璋等。 需要注意的是,泛徐州地区或淮海地区的另一个风水上的缺点是:泰山余脉东西跨度甚小,其地易受西侧之冲击。这一特点同时也说明了为何这些造反起义者一旦在淮海地区起兵后,常常转战其他地方,如刘邦入汉中,广积粮、缓称王,刘备辗转半个中国到四川盆地建立蜀国,狡猾的朱元璋为躲避河南山东来的元军而南渡长江以立足。另一方面,黄河多次多淮入海,导致了该地区的“水”:淮河实际上成了一条通航能力被大大腰斩的河流,它如今是通过一条苏北灌溉总渠入黄海,同时通过一段扭曲的河道向南挤牙膏似的流入长江。



免责声明:文章《著名风水宝地 中国著名风水墓地》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