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肇亨:倒吹无孔笛 明代是中国大航海时代,呈现何样佛教海洋哲学?明末佛教的梦论,如何让中国梦论别开生面?佛教忏法如何丰富中国忏悔书写传统?明清诗僧如何在乱世以生命实践菩萨道?……。 廖肇亨教授为研究明清佛教的翘楚,由丰富的文献资料中,重新爬梳研究理路。本书分为三大篇:《明清佛教在东亚》、《文化话语中的佛教》、《禅林文化论述》。第一篇探讨日本普陀山观音信仰、曹洞宗、临济宗、中世五山禅林、琉球佛教信仰,希望从东亚文化交流角度,认识明清时期禅林影响力;第二篇由文学著作研究明清佛教,从中理解明清知识社群安顿身心之道;第三篇则从清初汉僧国师与遗民僧,两个看似政治立场截然相判的群体作品,重新解读明清佛教禅林文化风貌。 本书以明清佛教文献为出发点,除可提供研究思想史、文学史、民俗、艺术崭新的观点,并能建立广阔的学术视野。藉由明清反探汉传佛教根源,“倒吹无孔笛”更能领会佛法的精彩奥妙。 汉传佛教研究近年获得大幅进展,特别是文化史研究角度的开展,几乎是一波强劲的浪潮,沛然莫乎能御。过去,传统佛教研究几乎全部集中在中古以前,宋代以下,往往以“混杂”或“庶民化”简而视之,对宋代以后遗留迄今的众多文献资料视而不见。 殊不知从唐宋转型到晚清思想革命,在中国文化历史重要的转型时期,佛教总是扮演了关键性的作用。在佛教的刺激之下,宋代新儒家于是尝试深入探讨心性之学,开创了儒学的新纪元。 此外,文学、艺术、民俗无一不是深惹宗风。从知识菁英的哲学思辨到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佛教真正普及到中国各个角落的不同阶层,就是这段时期,舍佛教而不谈,终成渗漏。 佛教同时也是东亚文化交流之际,最重要的载体,天台、华严、禅虽然都发韧于中国,但却也都在东亚各国开花结果。 以敦煌资料为例,当年发言权几乎全部主要集中在法国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英国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1862-1943)、日本大谷光瑞(1876-1948)之手。汉传佛教部分,资料大部分的架构已经完全被《大正藏》与《卍续藏》所垄断。 近来中古佛教研究,古写经也蔚然成风,又全部归尊于日本学界与寺院。华语学界即使奋力追赶,只能完全被动等待对方公布资料,就是目前的窘况。 明清佛教的文献今年以迅急骤然的方式大量问世,能从文献源头直接掌握学术话语的契机实在是千载一遇的良机,舍此则无他途。可惜宋代以降的佛教,长久以来不受学界重视。 关于晚明佛教的研究,台湾学术界最初虽由圣严法师开启名山大业,一度在国内外追随者众,可惜未能真正形成洪潮。如今撼醒天下人耳目,斯其时矣! 以明清佛教文献为出发点,可以对思想史、文学史、民俗、艺术等面向提供一个崭新的观点,建立一个更广阔的学术视野。 但明清佛教的文献近年以迅急骤烈的方式大量问世,能从文献源头直接掌握学术话语的契机实在是千载一遇的良机。可惜近世以来的佛教,长久以来,却一直不受学界重视。 关于晚明佛教的研究,台湾学术界最初虽由圣严法师开启名山大业,后有江灿腾教授继续努力,一度在国内外追随者众,但可惜并未能真正形成洪潮。如今撼醒天下人耳目,斯其时矣! 以明清佛教文献为出发点,可以对思想史、文学史、民俗、艺术有一个崭新的视野,建立一个更广阔的学术视野,改写学术研究范式,身为学术研究工作者,每一思及,悚然良久。 多年来,我的学术兴趣虽然一直转变,但却从来没有离开明清佛教。虽然新出文献如雨后春笋,但我依然仍对新文丰版的《明版嘉兴大藏经》与《卍续藏》怀有无可言说的亲切感,可以说,他们就是我青春时期最亲近的友人。歌哭于斯的回忆不可胜记。 但此书所以面世,可以说是法鼓文化同仁极力催促的结果,若不是他们积极鞭策,此书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时日恐尚在未定之天。我知道这里的论文并不完美,毕竟还是一段摸索学习过程的记录。 困知经年,聊此残篇,此番校对作业期间,重读几过,不免愧怍增重,视同《忏悔录》一类也无不可。但无论如何,好像暂时也只能这样了。感谢老友圣心为此书题字,天地万物无不变异,唯此相知之情入水不湿,入火不燃。 廖肇亨,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任职于中研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同时担任台湾大学中文系兼任教授、中华佛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明清佛教、近世佛教文化史、东亚文化交流史。 著作有《中边.诗禅.梦戏——明末清初佛教文化论述的呈现与开展》(2008)、《忠义菩提——晚明清初空门遗民及其节义论述探析》(2013)、《巨浪回澜——明清佛门人物群像及其艺文》(2014),编有《圣传与诗禅——中国文学与宗教论集》(2007)、《东亚文化意象之形塑》(2011)、《沉沦、忏悔与救度——中国文化的忏悔书写论集》(2013),译有荒木见悟《佛教与儒教》(2008)。曾应邀赴东京大学担任客座教授(2011-2013)。



免责声明:文章《廖肇亨:倒吹无孔笛》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