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山是福建省省会—福州南面的天然屏障,是福建省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是著名的佛教圣地,又是福建省十大名刹之一、福州五大禅林之首。 (五大禅林的其他四个是:怡山的西禅寺、雪峰的崇圣寺、北峰的林阳寺、连江百洞山的青芝寺。最后一个,又一说是象山的崇福寺) 涌泉寺在佛教界,虽不如佛教四大名山(山西五台山,为大智文殊菩萨道场;安徽九华山,为地藏大愿菩萨道场;四川峨眉山,为普贤菩萨道场;浙江普陀山,为观音大悲菩萨道场)那么有名,但其历史之久,香火之旺,神灵之显,却是名扬八闽,遍及东南亚,因此才能位列福州五大禅林之一,1987年被评为福建省十大旅游胜地之一。 鼓山涌泉寺主要特色有:摩崖石刻,历史悠久,数量繁多,体例周全;藏经丰富,有宋刻《金刚经》一部(全国仅存宋刻两部),御赐佛经十三橱,佛经木刻雕版,全国最多;血写经书,数量繁多;高僧牙舍利,弥足珍贵;千年铁树,年年开花(铁树在过去,因人们对它缺少认识,不知道它需要某种元素才能开花,因此铁树开花,在古时候就成了非常稀罕的现象);佛教名人,层出不穷等。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文化的需求日益提高了,迫切想了解当地风土民情的愿望大大增强,拜访和了解名山大川的机会不断增多。如果作为生活在福州的人,对本土的著名旅游胜地、佛教圣地,对佛教这种世界性的宗教文化,缺少基本的了解,或者人云亦云,那么对这些难得的旅游资源,以及对佛教这份颇为珍贵的文化遗产的认识,就容易失之偏颇和遗憾了。 其实“佛经”(即释迦牟尼成佛后,把悟化到的道理传播给世人的教诲,人们又把它称之为“言行录”)到现在仍是最浩大的文学总集。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中唯一与世无争的宗教,对世间三分之一人群的哲学观影响是巨大的;况且“天下名山僧占多”,五大禅林都位于福州相关的名山上,鼓山就是其中的名山之一,因此想了解它的人就一定更多了。 可是许多人,包括福州人却不一定了解鼓山,经常有人上了鼓山,认为没啥好玩的;甚至有人认为佛教是虚幻的,或者是神秘莫测的。此种种现象,不仅应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的说法,而且也反映了许多人对这些方面知识的欠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了。 古人言“境由灵著,地以人传”,希望能够经过我们的共同努力,使这份本土文化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继续发扬光大。 为满足大家想了解此方面知识的愿望,本人经过长期的收集、积累,参考了有关史料、地方志、文献、传说,尤其是参考了释永庵(俗名王绍春)师父编印的关于“鼓山风光”的小册子,历经数年,整理出本讲义,以供有兴趣的人参考。 鼓山,其实是屴崱峰、白云峰、狮子峰、钵盂峰、卓锡峰、香炉峰、石伞峰……等山峰的总称,方圆数十平方公里,最高屴崱峰(俗称“绝顶峰”、“大顶峰”)海拔969米。 从涌泉寺后北行,迂回曲折约五里,至白云峰顶,此地又名“小顶峰”,有一巨石,形状如鼓,每当风雨大作,其颠簸有声,如击鼓,“鼓山”据说由此得名;又说山形如鼓,且与“旗山”相对,(因有“旗鼓相当”一词的说法,又有郭璞的“迁城记”称:右旗左鼓,全闽二绝)所以叫“鼓山”。 白云峰的山脚峰坡处,海拔455米处,有一座千年古刹,名叫“涌泉寺”。它可与杭州的灵隐寺、净慈寺齐名,素有“闽刹之甲”的称誉。福州人常常说“去鼓山”,其实说的就是去鼓山的“涌泉寺”。 “涌泉寺”建成后,菩萨非常显灵,盛极一时,故而香火极其旺盛,据说最兴盛时,僧众达一千多人,香客不断,远近闻名。现在“香积厨”、“餐香堂”中还保留有宋景佑年间(1034—1036年间)用铜铁合金铸造的四口大锅,最大的一口直径167厘米,深80厘米,可容20担水,一次可以煮500斤大米,供千人食用,还可以见到数个洗米用的大石槽,此即为人丁兴旺的佐证。 五代时涌泉寺设田4800亩,光绪年间,官定涌泉寺划界 “附近四十里均属鼓山”(即涌泉寺),至解放前仍有良田500多亩,可见当时涌泉寺规模之大。 涌泉寺香火如此炽盛,引起其他派系(佛祖在世说法时,印度还没有纸张,所以当初只能用口耳相传的办法传承佛祖的教诲。在这过程中,因人们识见和观想的不同,逐渐形成了佛教的八大派系:如佛教有小乘、大乘两大派。小乘教有“宗俱舍论”和空宗的“成实论”。大乘教有“三宗论”:“净土宗、律宗、密宗、法相宗、天台宗、华严宗等等)的妒忌与不满,就是自然的事情了。福州人素有“兴鼓山,败西禅”、“兴鼓山败雪峰”之说,指的就是这么回事。 因此有人(据民间传说是西禅寺的和尚头)就想以风水术破之,于是等到当时主持寺庙的法力高深的神晏法师,需外出云游三年之际,假与鼓山临时当家亲善,殷勤献策,建议把当时通往寺庙的羊肠小道(大约是指现在沿公路上去3里的非常崎岖的山道)改建成较为平缓的石板大道,以利香客及寺庙人员来往,对鼓山的香火旺盛一定大有好处云云,并且主动表示愿意出资修建。 临时当家以为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却把神晏法师临走前“三年中不要妄动寺庙”的叮嘱给忘了,他一应允游说者,对方就赶紧动手,用整块长形条石,两旁衬以鹅卵杂石,把石板大道修建成蟒蛇形状,蜿蜒七里余,蛇头直取涌泉寺。 涌泉寺临时当家,开初没有察觉出此路所暗含的杀机,谁料自石板道修好后,寺内僧众莫名其妙的陆续生病、死亡、失踪,这引起了其他僧众和香客的莫名恐慌,香火直落而下。据说三年后神晏法师云游归来时,寺内僧众只剩下80多人。这些反常引起当家和尚及其他在寺僧众更加惶恐不安,但他们又不明就里,因此显得非常无奈和惴惴不安。 三年后神晏法师云游归来,乘船从闽江顺流而下,至南麓山脚,望见山上新修的石板路乃蛇甲形状,心知大事不好,忙抢上山,询之,并且告知临时当家,此路为“蛇抢燕窝”,故而才有那些莫名的灾祸,立命在离寺几十步远的山门后,埋入镌有“南无阿弥陀佛”的石碑,取打蛇打七寸之意,以截断蛇首,使蛇不能继续作祟;又在沿途石道中间盖了几座亭子,取斩蛇数段之意;还在第五亭前,相当于蛇的要害处,打造两座石塔以镇之。 这条石板大道,原来共有石阶2145级(现在因为修建成登山道,所以许多石阶已不可见了),总长约7 里。每登数级就有一小段平坦的路,每隔一里左右就建有一个亭子。 “闽山第一亭”是根据朱熹题书“闽山第一”四个字作为横额的,这个亭子不是上面所说的神晏法师修建的上山第一亭,现在这个亭在山麓的廨(xi)(可是按照当地人的读音为xi,通“下” )院前面。 过廨院,就是“东际桥”,桥上盖亭,叫“东际亭”,过这个亭,才是真正登山道的开始,现在这个亭被围在索道站内。 过东际亭,登阶93级,到“仰止亭”。这个亭久废待修。乾隆时的福州太守李拔曾题有《仰止题》一诗:云霄有路重重,今古几人景从?不到上头不住,山前遥见云封。 再上216级,为“洗心台”,旁有巨岩如人心,其下泉声潺潺,意为人在此洗净心肠,去除邪念,方可登临佛家圣境。 又上157级,即“石门亭”,俗称“头亭”。据说旁边才是已废的“听涛观瀑亭”原址;又有人说“石门亭”就是“听涛观瀑亭”。现在看到这个亭的匾额上就写着“听涛观瀑亭”。在此如遇风雨大作,可听到松涛阵阵,观赏到亭右侧的岩瀑飞流,因而名之。此即为镇蛇第一亭。 由石门亭拾阶而上,登257级,就到了“乘云亭”,俗称“水云亭”,初名“梯云”,因旁有泉,所以又叫“灵泉”。继续上行,沿路有石刻,如:王用文的“乘云”、黄廷勋的“仰涛”、高鹊桥的“小鼓”,此亭即为镇蛇第二亭。 再上422级,到“合珪亭”,因旁边有两石如合珪(古代官员上朝时手持的器物),故名,又因登山到此已至半山,所以又称“半山亭”。此即为镇蛇第三亭。 从半山亭上行147级,路旁有一岩石,上刻“路通仙苑”,从这里的小径北上,可达著名的“十八洞景”。(“十八洞景”还可以从另外的路径进去) 再上91级就是“茶亭”,又叫“圆通庵”,可惜原址已经被风雨侵蚀,早已废弃,现在在旧址右边建有“观音亭”。旧亭址旁有福州人耳熟能详的“欲罢不能”(清乾隆壬午福州太守李拔)的题字,还有“宜勉力”(清光绪辛卯周宝臣)的题字,都意在勉励人们已经到此了,就要继续努力攀登,不可放弃。此即为镇蛇第四亭。 过茶亭,继续登阶328级,达“松关亭”(现在旁边有服务部、餐厅等),亭旁两侧各有新修石径,分别通往“八仙岩”、“葛仙居”等“十八洞景”景点。 至此道路渐趋平坦,夹道青松苍翠,旧称“万松关”、“万松湾”,周围颇多摩崖石刻,如:“高山仰止”、“今古名山” 、“一壑风烟” 、“白云苍海”、“惠风和畅”等,还有一些诗刻。服务部下方的“望奎楼”下的一笔“寿”字,常常为人所临拓。 松关亭后,秦如篪(ch)的一笔“虎”,写得很活,以至成真。传说,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此虎便会活了,常常出来伤害周围的百姓和牲畜。群众追之,至此竟现出一“虎”字,群众乃知此“虎”活转了,为了防止虎再伤人,于是在字的旁边,围筑石墙以圈之,自此,此虎不再伤人了。这个传说大概是为了说明这个字写得活罢了。 从此处至更衣亭前,还有戴定邦的一笔“龙”、一笔“虎”,更是虎踞龙盘,跃然于石上。林可桐刻录文天祥的“忠、孝、廉、节”四个大字的手书,很有气势。光绪丁酉卧云法师的口书(即把笔含于口中书写)的“静气养神”,如钢刀细凿,力透石背,非常难得。 唐末王审知与其兄王潮奉唐末朝廷之命入闽,王潮因不适应此中潮湿气候与水土,不到两年就死了,埋在惠安到泉州之间的“土山”。王审知续位,大力开发闽地,为闽地百姓做了大量好事,被五代的梁朝廷任命为“开闽王”。梁开平年间,闽王大兴土木,填潭造寺,到闽侯雪峰寺,请来神晏法师到鼓山住持。 但是王审知因公务繁忙,自从寺庙建好以后,许久都不得空上山朝拜。一晚办公至深夜,他踱步至署衙前(即今十九中旁的“庆成寺”),抬首望见长庚星旁,大约于现在鼓山第五亭附近,有闪光数丈,上烛霄汉,其迹似觉颇近,有一个极亮的夜明珠熠熠闪光,连续几个晚上都是如此。闽王颇觉奇怪,派校尉循迹侦之。校尉返回复命,曰:“东门外鼓山,人迹罕至之处,有僧闭目枯坐树上,不食不喝,远近无知之者,口中自念偈语。”闽王顿悟,曰:“此为善知识者,奉佛命提醒我,勿怠慢了念佛之事矣,我当往见之。”于是第二日速速备办了香花、水果、香烛之类,前往参拜。攀至现在的第五亭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倚石小憩,起而于此亭内更衣,准备入寺拜谒佛祖。后来闽王及众香客上山,都于此亭内更衣,然后入寺,以示对佛祖尊敬。 为了纪念闽王开发闽地及建造涌泉寺的功德,后人遂将此亭改名为“更衣亭”。清代的杨庆琛还有对联记载此事:开门曾仰前王节,入寺还更此地衣。 今日登山,在此更衣仍然有意义,因为高处不胜寒,每升高百米,温度大约降低一度,登山者不但要换掉汗湿的衣裳,而且还要添衣,此处就成为更衣的好去处。 此处有清乾隆福州知府李拔的“毋息半途”,说的是登山不可半途而废,学习也不可停滞不前;有咸丰元年林秉淳所书“眼底浮云”;同治癸(gu)亥年林可桐、杨豹所书的“新路须平”;还有清代道光丙午秋杨庆琛的题咏:“石鼓名山法席开,更衣亭外见楼台。一声钟罄碧云寨,人自万松深处来”;有形如和尚,安详面壁的“佛”字摩崖石刻等等。 穿过牌坊,不远就到了“山门亭”和“驻锡亭”。山门亭石柱上有中国百对名联之一:“净地何须扫,空门不用关”。 细观此地,此联充分利用了这里的地理特点,又利用双关的手法,巧妙撰写的一副对联,真是恰如其分,令人叫绝。 跨过山门,进入甬道,一会儿可以看见右边一道粉墙月门上的横匾上,题写着“兰花圃”,为朱德委员长的亲笔手书。朱德委员长游鼓山时,伫立此地,细观一会儿,突然指着一棵大樟树上说:那里有一棵兰花。因此人们才发现鼓山原来也有兰花,于是将之命名为“鼓山兰”,并且继续扩大培养之。 沿石砌甬道,穿过“万福来朝”木山门,(其背面题写着“回头是岸”。 意即世间各种福气都潮涌于此,来向佛祖圣地朝拜;进入这里,就进入了幸福的佛教圣地。可是跨出这个山门,意味着你跌回到茫茫红尘的苦海之中了,所以这是告诫你,回头才是幸福的彼岸。)过“海天砥柱”门亭,就到了涌泉寺广场,巍峨的涌泉寺巍然屹立在面前,广场边前侧有口方形“罗汉井”。



免责声明:文章《鼓山与佛教文化》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