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文化围绕着佛教而展开,无论是建筑还是绘画,都有着鲜明的佛教风采。圣德太子摄政后,建造了斑鸩宫,周围建造了许多寺院,著名的如飞鸟寺、四天王寺、法隆寺、中宫寺、法华寺等。 法隆寺又称斑鸩寺,是飞鸟地区最知名的寺庙,也是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木质建筑。法隆寺的金堂中有释迦三尊像、药师像,梦殿中还有木质观音像。这些佛像明显吸收了中国北魏佛像的艺术手法。中宫寺的弥勒菩萨木雕像则受南朝梁的影响很深。 随着佛教的传入,日本对佛教典籍的研究逐渐深入。圣德太子是一位笃信佛教的信徒,他亲自对佛典进行了研究和注释。圣德太子摄政时期,大力推动佛经传播,曾亲自主讲和注释过《法华义疏》《维摩经义疏》和《胜鬘经义疏》,总称为《三经义疏》。 飞鸟时代的绘画也大多与佛教有关。法隆寺金堂的净土世界壁画和中宫寺的天寿国刺帐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公元609年,高句丽僧昙征到日本,将造纸术和调制彩色的先进技术传入日本,成为飞鸟时代绘画重要的转折点。伴随着绘画,墨书作品也有了很大发展,《法华义疏》稿本、《法隆寺金堂释迦三尊光背铭》等书法作品高雅典古,受中国南朝影响很深。 飞鸟文化带有明显的国际性。大陆移民在飞鸟文化发展中的作用不能忽视。由于与东亚大陆诸国联系的加强,先进的汉文化也随之源源不断地输入日本。在输入汉文化的过程中,汉族移民起着重要作用。据《新撰姓氏录》记载,畿内地区共有1182氏,其中外国移民有324氏,占全体总数的1/3。有名的汉族移民有山城的秦氏、河内的文氏、大和的汉氏等。 大陆移民多有一技之长,在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对日本影响颇深。在文化方面,大约在公元285年,一个名叫王仁的学者就从朝鲜半岛的百济,携带《论语》《千字文》等中国典籍入日。 自此之后,以朝鲜半岛为桥梁,中国文化大量传入日本。公元538年,百济圣明王遣使向钦明天皇献释迦佛金铜像一躯,经论若干卷,佛教自此传入日本。公元554年,五经博士王柳贵、易博士王道良、僧侣昙惠等也从百济到达日本。 从朝鲜半岛抵达日本的“外来人”尤以僧侣居多,从百济抵日的僧侣有聆照、令威、惠众、道欣、惠弥等,从高句丽东渡的僧侣有慧慈、昙征、僧隆、法定等人。公元602年,百济僧观勒还携带大量天文、历史、地理等书籍移居日本,政府专门派遣学生去学习。无论是遣使还是学者东渡。 飞鸟文化正是在大量输入汉文化的基础上像飞鸟一样高飞了。日本飞鸟时代,是一个以佛教文化为中心的充分吸收汉族文化的时代。



免责声明:文章《日本飞鸟时代,是一个以佛教文化为中心的充分吸收汉族文化的时代》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