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佛教不仅因为传播到中国,形成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而且从源头和思想文化体系上来说,也与中华民族文化有着密切关系。 它起源于汉藏语系民族,属于汉藏语系民族的文化体系。印度文明主要由三大文明体系构成,其一为土著的达罗毗荼文明体系,分布最广。 其三为土著的汉藏语系文明体系,或称喜马拉雅地区文明,主要分布于北印度。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出身于尼泊尔,古代族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民族,其族裔今称尼瓦尔人,主要分布于加德满都谷地,操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语言,属于蒙古人种南亚类型。 尼瓦尔人至今仍信奉佛教,包括上座部、大乘和金刚乘。其中,释迦家族以加德满都金寺为中心,供奉释迦牟尼佛及过去佛,传承金刚乘。出身于尼瓦尔民族的释迦牟尼在中印度创立佛教,完全以汉藏语系民族的思想文化为基础。 佛教不仅反对雅利安人的婆罗门教,同时也反对达罗毗荼人的其他沙门思潮。其四谛、三法印的学说体系和民主、平等的僧伽组织,充满人文主义和理性主义思想倾向,集中反映了汉藏语系民族的思维模式,与同属一个文明体系、也同时兴起的中国诸子百家思潮,有着惊人的相似。 隋唐统一时期,宗派竞起,佛学鼎盛,中国的佛教中心地位也为印度所承认。玄奘在那烂陀寺高论雄辩,外道折服,小乘拥戴为解脱天,大乘称赞为大乘天,也就是印度佛教公认其权威地位。玄奘在印,曾梦见那烂陀寺房院荒秽,并系水牛,无复僧侣。 文殊菩萨化作金人,预言戒日王以后印度荒乱,尽为灰烬,嘱其早返中国。据说后来果如所言。其中金人预示不过是说将来印度佛教衰落,希望在于中国。 至开元时,释迦后裔善无畏在那烂陀寺发三乘之藏,究诸部之宗,说龙宫之义理,得师子之频申,名震五天,尊为称首。而其师达摩鞠多在寺掌定门之秘钥,佩如来之密印。传说朝受供于中国白马寺,至午返回那烂陀寺时,钵中油饵尚温,粟饭余暖。尽授总持教于善无畏,并嘱其与中国有缘,前往弘法(李华《善无畏三藏和尚碑铭并序》)。 随后,另一位那烂陀寺高僧金刚智,学通瑜伽唯识论、南宗般若论,而承事龙智,秉受瑜伽密教,史称内外博达而偏善总持,于此一门罕有其匹。他随缘游化,随处利生,闻大支那佛法崇盛,遂泛舶东逝,达于海隅。传说在南印度受观世音菩萨授记,可往中国礼谒文殊师利菩萨,彼国于汝有缘(《贞元录》卷14)。 中唐时,又有北印度人乔达摩氏般若三藏,也到那烂陀寺学习大乘经论,再到南印度受瑜伽密教。尝闻支那大国,文殊在中,遂东赴大唐,誓传佛教(《贞元录》卷17)。这些记载,可见当时中国佛教影响之大,印度高僧都向往中国,纷纷前来弘法,中国作为佛教中心的地位由此可见。 隋唐时期,中国不仅从印度不断输入佛教,而且作为佛教中心,还向外输出佛教。韩国、日本、越南、爪哇诸国纷纷到中国求法,中国成为这些东亚以及东南亚国家大乘佛教的祖庭,是佛教名副其实的第二故乡。 唐宋时期,佛教也传入西藏,形成藏传佛教。至元代,藏传佛教开始向外传播,从青藏高原传播到蒙古草原、东北大地。近代以来,则向欧美地区传播。如今,遍布世界各地的大乘佛教,不是汉传佛教就是藏传佛教。 其实,中国佛教在历史上也流传过小乘佛教。佛教初传中国时,大、小乘同时传播,西域贵霜王朝的大月氏人支娄迦谶、安息国的波斯人安世高分别将大乘和小乘系统传入中国。 从汉魏直至东晋十六国时期,部派佛教的4部《阿含经》完整地传译为汉文。南北朝直至唐初,小乘佛教的经论也不断传译,从真谛到玄奘,也都翻译部派佛教的论典。小乘时代的毗昙学流行于魏晋时期,成实学派、俱舍学派流行于南北朝时期。而中国佛教遵循的戒律以声闻戒为主,大乘戒为辅,只有隋唐时期从中国再传日本、韩国的佛教则以大乘戒为主。 中国的汉文《大藏经》几乎包括了南传巴利文《大藏经》的绝大多数经典,大乘、小乘经典都具备。中国的藏文《大藏经》又包罗了印度后期的密教经轨,也翻译了晚期大乘学派的论典。如此,中国汉、藏文《大藏经》具有比较完整的佛教经典内容。所以,从佛教资源上来说,中国佛教包罗了小乘、大乘、密乘三方面的经典,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今天来说,中国掌握佛教思想文化的资源,中国有资格代表佛教。 佛教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是中国文化自信的三大资源之一。但既然是资源,就不能直接拿来用,尚需整理、加工和转化,使其焕发出新的活力,真正成为今日中国的思想文化品牌,用于建设现代文明。还要走出国门,解决世界性问题,服务于全人类。



免责声明:文章《弘扬佛教文化,坚定文化自信!》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