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十月,少室山层林尽染,游人如潮。2019年第三届少林寺黑白决围棋大赛在中国禅宗祖庭嵩山少林寺如期举行,游人驻足观看的同时,也许心中会有疑惑:如今寺院的师父们怎么不好好修佛悟道,竟然也玩起了跨界。   “山僧对棋坐,局上竹荫清。映竹无人见,时闻下子声。”这是中唐诗人白居易诗中描写山中寺院里僧人对弈的情景。在中国古代诗词中涉及僧人下棋的作品,据记载有3000多首,足以说明,自佛教接纳围棋、围棋走进寺院之后,僧人们除了修佛悟道、弘扬佛法,下围棋也成为了他们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容。   其实,东汉至三国时期,佛教把围棋定为博弈,认为下围棋会增长人们的胜负心,长期沉浸此中会阻碍思维佛法,所以对围棋的基本态度是反对和排斥。早期佛经明令僧人远离围棋活动的同时,还极力宣扬围棋的危害,把围棋与酒色之害相提并论。   到两晋南北朝时,由于历代皇帝和社会名流的提倡,围棋的社会地位大大提高,成为文人士大夫追求的艺术修养和文化品位。同时,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日渐融合,禅宗作为中国化的佛教,逐渐成为中国内地汉传佛教的主流,而禅宗文化作为佛教文化的主流,对围棋有着极大的包容。   东晋十六国时期活动于后秦首都长安的高僧鸠摩罗什。他既是佛经翻译家,又是围棋高手,自然对围棋的本质和功能有其正确的理解和认识。同时,他的围棋活动也必然对追随他的广大僧众产生正面影响,他重译并定名为《维摩诘经》的《方便品》一章中说:“若至博弈戏处,辄以度人。受诸异道,不毁正信。虽明世典,常乐佛法。”即是说僧尼们参与社会上的这些活动,实际上正是佛陀所示现的随顺世间法。   与之遥相呼应,南朝梁武帝萧衍尊崇佛教,优待僧侣,大修寺庙,对围棋之爱同样发狂,亲自撰写了《围棋赋》和《棋品》一书,还两次下旨组织开展全国性的“品棋”,为棋手们考定“棋品”(今之段位)。梁武帝在围棋界是实至名归的围棋皇帝。这位集围棋、佛教两爱于一身的皇帝,对佛门弟子影响根深蒂固,“南朝四百八十寺,寺寺皆闻下子声”,当是围棋走进寺院后的宏大场景。   隋唐之后,佛教界彻底接纳了围棋,围棋与佛教,特别是与禅宗已水乳交融。许多僧人以会下围棋为荣,此后历代高僧,出了许多围棋高手。仅初唐时期,就有梵志、辩才、一行等人。梵志既是棋僧,又是诗僧,他曾写诗赞叹围棋和双陆:“双陆智人戏,围棋出专能。解时终不恶,久后与仙通。”   有一篇文章中写道:“传说一个围棋手要提高棋力,便要在博弈之后学会复盘。而复盘的关键,是三个问题:哪一步最为得意?哪一步最为后悔?哪一步最为困惑?而这一经验,恰恰暗合禅门中参悟心法的法义。”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说,围棋,一黑一白,大小一样,也算是和佛教倡导的平等思想相通,棋手更能从围棋的黑白之道中悟得不二的禅宗智慧。他希望围棋这项从尧舜时期流传下来的开发智力的运动,能够和少林功夫一样,名扬四海,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人都能够参与进来,也都能够从中受益。   诚然,佛教是宗教,但也是一种文化,少林寺这座千年古刹是宗教场所,更是传承中华千年文明的殿堂,在少林黑白决围棋大赛上,在古香古色的建筑之内触碰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精髓——围棋,无疑是一场令人心动不已的精彩历程。



免责声明:文章《围棋与禅宗水乳交融 和佛教倡导的平等思想相通》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