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推测终极的思辨探索过程中,什么是终极存在。到底终极存在是什么、终极存在与认识者的关系的问题,一种是思辨探索的隐藏的疑问。基于这种疑问的对物质世界与精神的世界的提问和通过经验的积累而掌握的素材去试图建构出对世界的解释。 同样在佛教文化中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世界的本源是什么的问题。佛教文化的核心概念架构中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静涅槃”的阐述中,背后的存在是虚无。这也是在佛教文化的传播中理论中虚无的概念的被理解带来的人类认识上的绝望。 在大乘佛教的再次阐述对三法印核心理念的阐述中,提出“缘起性空”的世界本源的本体论的观念,缘起是世界基于各种条件与相互关联形成的世界的一种观念,性空是述说在关系和各种条件之间的是无实体的存在的空无关联。 在大乘佛教传播到中国后,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在大乘佛教本体论的基础上对世界缘起背后的本质的看法,这种看法是在认识者的角度,以认识者的内心为认识基础的对世界本质产生的看法,个体的心与被认识的外部世界的关系在大乘佛教中一直强调是心物同体,就是杂大乘佛教认识论中,心与外部世界是有本质上的共同点的,这也是个体的心能认识外部世界的根本理由。在此基础上禅宗六祖对心的本质的进行了阐述:“自性觉源体,随照枉迁流”对本源以本体论的视角开始了阐述。这也是禅宗在开展传播过程中在智慧上吸引中国文化人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到底世界的本质是什么的疑问在中国文化中一直没有人系统和坚决的阐述过,佛教文化之所以能在中国文化中的造成巨大的影响力也与佛教文化对本体论的不厌其烦的阐述有关系。在六祖大师以大乘佛教心与物一体的哲学的假设前提下的,对心的本质阐述其实也就是对世界的本源的阐述。六祖大师对心的本质的阐述:“五蕴本空,六尘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乱;禅性无生,离生禅想;心如虚空,亦无虚空之量。”在六祖大师的语录中,对心的本质称为性,心性就是心的本质,心理的现象是心的本质心性的因缘变化。在提出心的本性后,对心与外界的关系也有阐述:“心量广大,犹如虚空,无有边畔,亦无方圆大小,亦无青红赤白,亦无上下长短,亦无嗔无喜,无事无非,无善无恶,无有头尾。诸佛剎土,尽同虚空。世人妙性本空,无有一法可得;自性真空,亦复如是。”这里把世界、人心、人心的本质(心性)一起作为本体论的谈论的本体本身进行了阐述。 在中国人的本体论阐述中,饱含了中国文化对心与世界的关系的天人合一的互动关系的一种继承。这种中国文化的天人合一的世界观在佛教文化本体论的接触中无缝对接的非常 的严密,好像佛教文化在补充中国文化的对本体论上的认识的不足。 佛教文化的本体论的看法的基础不是哲学理性思辨的结果,是一种主观直观的结果,就是以一种安静的深度催眠般的另外意识状态下的了悟作为看法的基础,这种本体论不是以思辨证明为存在基础,是以在佛教文化中禅定的不断训练下,在一定的因缘的下豁然开朗的一种生命状态,这种人与真理的的天人合一的癖好非常适合中国人以自身的身体去直接感知真理的巫术文化的通神了悟的文化基础。 作为不可能哲学思辨下的世界本体论在理性的探索中借鉴和价值是什么,在纯哲学理性思辨的推导中,这种本体论是被思辨所不能容忍的,但在这种本体论产生的魔术般的对世界思辨的哲学的现象否定上,一些佛教文化中的神奇神通在人间的示现确实把没有思辨爱好的中国人折服了。于是佛教文化的本体论脱离了文化思辨的哲学范畴到了以信仰为基础的宗教的文化范围内了。但佛教文化在宗教文化氛围内依然对本体论不倦的强调,因为本体论在宗教的传播中,在中国文化的哲学思辨的审视下,需要自身证明本体论的独特性。本体论在佛教文化存在价值上的重要性是佛教文化立足的基础。 在与中国文化哲学思辨的过程中,佛教文化与中国本土文化的角逐一直到当下的时代依然顽强的延续着,因为中国文化中的本体论与佛教文化出生时代的婆罗门文化有着共同的万物有灵的文化共同点,这种万物有灵的共同人格化的世界观,在哲学的理性思辨上还是显得稚嫩和缺乏系统性。万物有灵论的基础是人存在下的世界观,在对本源的探索中,世界的初显的本质是什么被哲学遗漏了。而佛教文化对这种哲学的遗漏是从开始建立就给予了答案的。 佛教的本体论是人类文明中的奇葩,那么佛教文化的本体论中世界的本源是什么呢,佛教文化认为世界的本质是空,一种思辨不能驾驭但是产生思辨和思考的基础,空不是没有,是思辨不能驾驭而已,但空的存在可以被能驾驭空的人,以神奇的方式呈现出来,如同本质的空是海洋,思辨是海洋中的鱼虾,鱼虾能对海洋中的其他生物产生认知,但对海水的认知缺乏认识的参考。 在世界的本质,人、人心之间是一种存在称为空,在心的本质本性上称为空性。在大乘佛教的缘起性空中对各种关系的之间无主体称为空的看法缺乏本体论的哲学视角,在本体论上,空是一切存在的基础。 既然空是世界的本质,思辨不能认识,但又如何证明这种没有认识到的事物是存在着呢,佛教文化的宗教建立的基础就是通过学习,掌握技术、训练内心达到能认识终极真实的生命状态。那么有谁真的认识到了呢,非常不好意思的对观看者说,作者只是相信有人做到了,但确实没有亲眼目睹,但如果没有一种推测的思考其实是没有生命力的,作者推测和试图在文字上说明的是作者认为的佛教文化的本体论,那么在中国文化中各种文化的建设中,其实一直有一种假设本体是空的模拟状态下的文化建构。假设空的存在成立,我们该怎么办是一种本体论的模拟方式的思考。因为一切哲学上本体论在以人的身体的见证上,都没有佛教文化那么的强调,这是禅宗祖师强迫学生开启认识本体的空性的各种手段的伦理依据,同时禅宗的学生在对真实的世界的哲学思辨上的爱好也使得禅宗故事风采动人。禅宗对宗教的爱好不如对本体论的渴望来的强烈。禅宗开启了中国的本体论。中国文化的本体论是空,认识方式是意识直观。



免责声明:文章《佛教文化的本体论》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