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僧澄观于唐大历十一年(公元776年),仍往峨眉,求见普贤,登险陟高,备观圣像。峨眉山上,普贤造像已见于普贤寺、华严寺、中峰寺、延福院等各大寺庙,峨眉山普贤道场已经初具其形。澄观在此行之后注疏《普贤行愿品经》,以示其崇拜普贤的至诚之心。《酉阳杂俎续集二》载:唐元和十三年(公元818年),倭国僧金刚三昧,蜀僧广升,峨眉人,与邑人约游峨眉,同雇一夫,负芨糗药。日本僧人不远万里造访峨眉山,峨眉山地位上升,已然佛教名山了。 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五月,唐武宗下令天下诸郡各留一寺,寺分三等,上寺二十人,中寺十人,下寺五人。空前的会昌法难使嘉州佛教遭遇了千年不遇的一场浩劫。嘉州佛寺毁灭殆尽,只剩一座凌云寺得已保留。 会昌法难后,嘉州佛教开始中兴,但其中心已转到峨眉仙山。释赞宁《宋高僧传》载:僧人行明初历五台、峨眉,礼金色、银色二世界菩萨,皆随心应现。峨眉山普贤(银色世界菩萨)与五台山文殊(金色世界菩萨)相提并论,峨眉山作为普贤道场已有了一定的地位。 唐僖宗时,高僧慧通偕其妹慧续到嘉州,选中峨眉山为佛教中兴之地。清康熙《峨眉山志卷三寺观》载:高僧慧通住锡(峨眉山),道闻朝廷,敕建永明华藏寺。又赐无缝衣、玉环、供器。清康熙《峨眉山志》又载:后因受僖宗赏赐,得闻朝廷,重兴六寺,以山象火,遂改三云二水压抑火星。慧通收残起废,重建普贤寺等5座寺庙,并新建华藏寺。5寺各改名为白水寺(普贤寺)、黑水寺(华藏寺)、归云阁(华严寺)、集云寺(中峰寺)、卧云寺(延福院),峨眉山佛教为之一新,从此成为嘉州佛教的中心。因此中兴功业,后人尊慧通为峨眉山开山僧第一祖。清康熙《峨眉山志》载:晚唐,著名高僧赵州和尚上峨眉山礼佛普贤道:三界之高,禅定可入。西方之旷,一念而至。惟有普贤,法界无边。据此,可以认为峨眉山普贤道场已完全确立。 同时,作为佛教名山、普贤道场,峨眉山吸引了各地佛教僧人。宋勾延庆《锦里耆旧传》载:(前蜀)光天元年(公元918年)三月,西域番僧满多三藏来游峨眉山,却归西国。远在前蜀西方的番僧都不远万里来朝拜峨眉山,可见峨眉山作为佛教名山的影响。 乐山以峨眉山为中心的佛教中兴后,禅宗盛行,但密宗也在流传,禅、密并行而尊普贤,成为这一时期嘉州佛教的特点。夹江千佛岩、牛仙寺及市中区龙泓山、犍为神堂溪等地摩崖造像中出现大量的千手观音药师佛毗沙门天王等密宗造像,乌尤山开始尊崇面然观音,其化为鬼王之像,显然归属密教一派。(唐长寿)



免责声明:文章《乐山佛教文化史谈之唐晚期佛教》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