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世界各方大德齐聚灵山,同愿同行、交流互鉴,星云大师开示传统文化与佛教的渊源。中国人生活中的语言又有哪些源自佛教,《不仅是信仰》,《文化大观园》正在播出。10月24日上午,在太湖之滨的无锡灵山胜境,迎来了来自日本、韩国、俄罗斯、泰国等全世界52个国家的高僧大德,包括班禅大师、星云大师及学诚长老在内的诸位高僧也亲临现场,他们都是为参加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在此次佛教论坛的现场,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与会的嘉宾很多身穿中国传统服饰。其实中国佛教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品质和精神世界,佛教之于中国,远远不仅是一种信仰这么简单。赵朴初曾说,不懂佛教,就很难真正懂得中国文化,追明显的就是汉语词汇很多来自佛教典籍,比如世界、一丝不挂、刹那、三千世界、众生等等。甚至有人说,完全撇开佛教文化的话,恐怕连话也说不周全了。为此在这届的佛论坛上,一场探讨中国文化与佛教关系的电视分论坛格外引人注目。 核心提示:世界各方大德齐聚灵山,同愿同行、交流互鉴,星云大师开示传统文化与佛教的渊源。中国人生活中的语言又有哪些源自佛教,《不仅是信仰》,《文化大观园》正在播出。10月24日上午,在太湖之滨的无锡灵山胜境,迎来了来自日本、韩国、俄罗斯、泰国等全世界52个国家的高僧大德,包括班禅大师、星云大师及学诚长老在内的诸位高僧也亲临现场,他们都是为参加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在此次佛教论坛的现场,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与会的嘉宾很多身穿中国传统服饰。其实中国佛教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品质和精神世界,佛教之于中国,远远不仅是一种信仰这么简单。赵朴初曾说,不懂佛教,就很难真正懂得中国文化,追明显的就是汉语词汇很多来自佛教典籍,比如世界、一丝不挂、刹那、三千世界、众生等等。甚至有人说,完全撇开佛教文化的话,恐怕连话也说不周全了。为此在这届的佛论坛上,一场探讨中国文化与佛教关系的电视分论坛格外引人注目。 解说:世界各方大德齐聚灵山,同愿同行、交流互鉴,星云大师开示传统文化与佛教的渊源。中国人生活中的语言又有哪些源自佛教,《不仅是信仰》,《文化大观园》正在播出。10月24日上午,在太湖之滨的无锡灵山胜境,迎来了来自日本、韩国、俄罗斯、泰国等全世界52个国家的高僧大德,包括班禅大师、星云大师及学诚长老在内的诸位高僧也亲临现场,他们都是为参加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在此次佛教论坛的现场,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与会的嘉宾很多身穿中国传统服饰。其实中国佛教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品质和精神世界,佛教之于中国,远远不仅是一种信仰这么简单。赵朴初曾说,不懂佛教,就很难真正懂得中国文化,追明显的就是汉语词汇很多来自佛教典籍,比如世界、一丝不挂、刹那、三千世界、众生等等。甚至有人说,完全撇开佛教文化的话,恐怕连话也说不周全了。为此在这届的佛论坛上,一场探讨中国文化与佛教关系的电视分论坛格外引人注目。 来自台湾佛光山的星云大师,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以及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先生是此次论坛的嘉宾,这样的组合更是成为了亮点。 星云大师:你讲得太快了,我就来不及听,你讲的声音太小了,我就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要大声一点对我讲。 王鲁湘: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那么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也就是说,反过来说佛教是如何对中国文化进行构建,并且渗透到我们中国人民生活中间的方方面面和所有的细节之中的。今年的五月份,我有幸到佛光山来拜会了我们的星云大师,在采访星云大师的时候,星云大师用手撩起自己的僧袍跟我说,他说佛教对中国文化的贡献,你只要看看我身上穿的这个衣服就行了。他说,如果没有我们中国的佛教,你看我们这种衣服是从汉服转过来的,几千年来这传统的服饰,我们佛教就一直在承担这样一种传承。所以呢,我想听一听星云大师先给我们开示一下。 星云大师:佛教对中华文化的增加,我们就比如语言来说,你不要烦恼啦,你要结缘啦,你要有欢喜啊,你要相信因果啊,不要造业啊,要静静啊,要守道啊。没有这些语言,我们可能讲话不方便,我再举一个例子说,有一句话我们好像是骂人的,你胡说八道,这句话实际不是骂人的,它的语言就是佛教从丝绸之路、胡人的地方传到中国来,胡人讲佛教的八正道,胡人说的八道,这就是胡说八道。这不是一坏事,但是现在人老是说骂人,或者说胡人讲的话我们听不懂,说他在胡说八道,我就举这种佛教的趣谈。 王鲁湘:我们凤凰卫视其实所有的人都是靠语言,靠说话在和世界打交道,我们的刘长乐先生就经常跟我们说,其实我们就是靠嘴吃饭。这个嘴可以信佛,可以结缘,也可以造孽,我们还想请刘长乐先生在这一方面再来给我们说一说,就是佛教的语言、佛教的概念其实也就是佛教的世界观,它对我们中国人的普通的生活它到底提供了哪一些贡献? 刘长乐(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关于佛教语言和中国文化语言的兼容问题,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佛教语言里边,我们可以从音译到意译有好几种,音译呢比如说像罗汉、刹那,一刹那,刹那这个词也是音译,都是佛教的语言,梵文。包括了我们说劫,在劫难逃,这个劫本身就是一个音译的词,这个词都是直接地从佛教翻译过来的,就是用音译的方法。包括我们经常用的觉悟、实际、现象,这些都是意译过来的,特别有意思的就是《楞严经》里边讲到的世界这两个字,世界这朗阁字,世是讲的时间,界讲的是空间。《楞严经》本身有很多的词汇当今时代我们都没有忘却,还在使用中,比如说这个特别有意思的词,叫味如嚼蜡,说这个东西很难吃,或者是很不好接受,就味如嚼蜡,这是《楞严经》里出来的。《楞严经》还有一句非常也意思的话,叫一丝不挂,现在一丝不挂被演绎了,成了一丝不挂,一件衣服不穿,裸体,实际上一丝不挂是一丝牵挂都没有,是这样的个佛教语言。刚才大师讲到的欢喜,皆大欢喜这个词也是来自于《金刚经》,皆大欢喜、信受奉行。所以这个我觉得从我们对佛教语言在当今社会的从中国的演变过程来看,它确实有着一个千丝万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这样一个关系。到目前为止,佛教语言也在延伸和进化中,但中国的语言和佛教的关系还一直是水乳交融的。 许嘉璐(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就接着长乐先生说,真是像刚才星云大师说的,如果我们现在把从佛教那儿吸收的词都去掉的话,几乎我们无法张口。现在、未来全是佛教的。 许嘉璐:这里我要说一个补充什么呢,也向他们二位请教,概念背后实际上是一个民族思维的方式问题,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常常是比较笼统的,我们中华大地上人的历史感是很强的。但是在过去,不过就是一个宇宙这个词和古今这个词,可是佛教它逻辑思维很强,所以在恩格斯的著作里特别强调佛教对哲学的贡献是非常杰出的。哲学当中的一个分支入门的,就是形式逻辑,佛教的逻辑学很发达,所以它就讲究严密,因此就按时间,过去、现在、未来,或者未来还有来世也是啊。 许嘉璐:三生啊,是吧,等等吧这些,反映了佛教给中华大地上带来的是对思维的精密地追求,因此表达就严密了。所以语言不是单语言的问题,背后思维问题。 王鲁湘:语言的背后就是思想,有多么精细的语言、多么严密的语言就有多么精细的思想和多么严密的逻辑。包括我们其实经常说的一念之差,一念之差,这个一念,念在佛教中间其实也是个时间概念,是最小最小的一个时间概念,它比刹那还要小。



免责声明:文章《不仅是信仰》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