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中国的宗教类别,恐怕最先想到的就是道、佛二教。自古以来,除却儒教严重的政治化,就只有道教和佛教成为了民间真正广泛流传的宗教。 在被民众广泛接受之后,不仅宗教与宗教之间产生了众多的纠葛,民间群众的口中也盛传着更多的故事。最知名的大概就属被称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了。在《西游记》广泛影视化的过程中,它也成为了中国人民老少皆宜的经典,它的故事被人们观看过一遍又一遍,所以其中的故事也是如数家珍。 为何孙悟空师从菩提老祖,却又再拜唐三藏为师;为何孙悟空大闹天宫,最后他却被收服于五指山下;八戒、悟净都本是道教中天庭的神仙,最后却都皈依佛门。众多精怪妖物在西游途中作怪,他们又有哪些属于天庭,哪些属于佛门。西游记是明代的小说著作,在一定程度上反应的是明代的宗教文化,可是历代宗教发展至明经历了许多变化,佛教一步一步汉化乃至与本土道教分庭抗礼隐秘中融合,更深层次里比本土道教更让民众接受。 佛教起源于古印度,汉语系和藏语系的大乘理论为大乘佛法,巴利语系的佛教及其他类似的佛教为小乘佛教。东汉末年陆续出现了译传的佛教典籍,佛教几乎是由此开始与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宗教碰撞,交融。 隋唐日趋鼎盛,开创了天台、华严、法相、律、净土、禅等多种宗派。至宋,更加与儒道交融。不过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由春秋伊始,百家争鸣象征了一定时期中国文明灿烂的成果。 中国的诸子百家与西方同一时期的希腊文明成为了世界文明中无可厚非的辉煌,它们被雅思贝尔斯誉为世界文明的轴心时代。在此盛况下发展出来的中国宗派,亦在本土发展千年之久,其文化观念植入人民潜意识里。 而佛教在道教已经成熟的基础上,站在中国文化的传承之上,撕开一条条缝隙,抓住机会借助中国人熟知的概念来翻译了许多佛家经典,将强烈的汉民族文化带入佛经中,加速了自身在中国盛行。 虽然如此,但是为了更好地宣传佛教,或是在翻译中或是在传教中他们更不惜将一些佛教的形象汉化,变成汉人的模样,以便更好的被接受。 其中我们最熟悉的应该就是哪吒了。中国儿童心目中的英雄人物,除去孙悟空恐怕就是哪吒。幼年时,我们是否经常疑惑哪吒的名字拗口生涩,甚至于奇怪为什么他的名字这样不符合中国人一贯的起名方式。 因为有一种说法告诉我们,哪吒可能并不是中国本土人。他就是来自于佛教经典中所描述的四大天王之一毗沙门天王的太子。 毗沙门天王有五个儿子,而第三子恰巧就是。隋唐时期佛经盛传于中华大地,香火极盛,毗沙门天王在古印度神话中乃是北方守护大神,又兼有掌管财宝之能。传至中国简直就是关二爷财神爷的结合。 为了让他更好的被接受,毗沙门天王改穿汉服,变身为中国古代的一位将军,陈塘关李靖的形象大家一定印象深刻,而毗沙门天王正是右扼吴钩,左持宝塔,其旨将以摧群魔,护佛事。 毗沙门天王成为了托塔李天王,而哪吒也成为了李天王的第三个儿子,彻底汉化的印度天王,已然断了来路,无法前往西方极乐世界,但是遥望天宫,似乎尚有一席之地,李靖就这样带着自己的儿子们成为了天庭玉皇大帝手下的神仙。 而哪吒在后续编撰的故事中,成为了一个不折服于命运敢于同天争斗的英雄孩童的形象。他不服命运安排,却又兼具中华传统的孝道,哪吒太子,剔肉还母,析骨还父。可是在许多细节中哪吒却还是有很浓厚的佛教特色,他三头六臂,手执乾坤圈,混天绫,脚踏风火轮,他死后莲花托身重生,而且面如蓝靛,发似朱砂。 不管是李靖还是哪吒,都在佛教汉化的过程中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只有汉化成功的形象才能符合中国本土的认知范畴,才让人民在传播的过程中完全混淆,再经历后世的文学作品加工,佛道中的一些神话就越发难分难舍。 在佛道并存发展的那么多年,他们都认为自身才是万法中的第一法派,于是相争中必然想将对方收服在自己的门下,双方都不甘示弱的情况下,就有了一些地方佛道不分。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前往西牛贺洲寻仙问道以求长生不老,在西牛贺洲他确实寻到了仙人,拜了师,他拜的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里的须菩提祖师,可是须菩提祖师到底是道是佛也难说清。 有人说他是三教合一的神仙,精于儒释道三派,可是悟空初见他时,他所讲授的《黄庭》又是道教的经典。甚至有一种猜测说菩提老祖乃是如来佛祖所化,西牛贺洲乃是雷音寺所在之地,如若有人在此办学传教,如来一定得知,可是如来并没有阻止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教学,因为菩提老祖就是如来。 须菩提一词在梵语中乃是的原意。在《金刚经释义》里说须菩提人人有之,若人顿悟空寂之性,故名解空,全空之性,是真菩提,故名须菩提。须菩提即为顿悟。这样强烈的佛语用词,让人再次怀疑菩提祖师的身份。 学艺之后的悟空,确实所向披靡,他大闹天宫,自封齐天大圣,被如来封在五指山下,后保护唐僧前往西天取经。在西天取经的途中更是遇到了许多有实力背景的妖怪。如:金毛犼乃是观音的坐骑,青牛精是太上老君的坐骑,青毛师怪是文殊菩萨的坐骑,白鹿精是寿星的坐骑等。而其中太上老君的坐骑更是牵扯出了道教老子化胡经的故事。 在中国后来的神话体系中,老子被人们神话为太上老君,而西晋之时,方有《化胡经》的文本,记载老子出关入天竺化为佛陀,助释迦牟尼参悟并帮助胡人为佛教之事。 其中在后世的话本中记载的老子出关所骑的坐骑正是青牛。而老子化胡经俨然将道教凌驾于佛教之上,使得西晋之后道佛二家纷乱不休。 可是不论谁为上风,在传世的过程中出现了极其奇特的现象——佛道共尊。正统道教神系、民间信仰神系、上古神话神系、星宿信仰神系、历代帝王和历史人物神系、山岳湖河神系、神魔小说神系……道教的众多神系冗杂,乱花渐欲迷人眼,在这些众多的道教神祗中更有许多来自于佛教。 有传言说,是道教借用了佛教的神话人物,来达到自身独尊的目的,结果却使一些教义和道法与佛教渐趋融合,最终成为民间俗语所说的:僧归道,瞎胡闹;道归僧,为正宗。 人们给三教九流排了个名次一流佛祖二流仙,三流皇帝四流官……道教屈居于一流的佛祖之下,成为了这个本土宗教尴尬的瞬间。 假如说《西游记》里有尊佛抑道的嫌疑,那么《封神演义》就是对中国神话系统的重新梳理分配,明万历年间写下的《封神演义》将时空定位在商周之际,由道教的创世为前提梳理出佛道的关系。 创世伊始,天地间便有一元灵,元灵纳天地灵气修炼为创始元灵,而创始元灵有四个徒弟分别是:鸿钧老祖、混鲲老祖、女娲娘娘、陆压道君。鸿钧老祖又各有三大弟子:道德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就是太上老君(老子)、而元始天尊即为盘古、灵宝天尊又称通天教主。 《封神演义》成功的将道教描绘成佛门的开源基础,更细致的给出了天尊与菩萨的关系,看似使道教名正言顺的凌驾于佛教之上。 文殊广法天尊入释成佛成为文殊菩萨普贤真人入释成佛为普贤菩萨慈航真人入释成佛成为观音菩萨等。这些我们所熟知的菩萨竟然相似的经历了入释成佛的过程,由道教成功跳槽进入了佛教,并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 到了混锟老祖那里,他的弟子竟然直接成为了佛教的创始人物,大弟子接引道人元神化作乔达摩悉达多在菩提树下得悟大道。二弟子准提道人化身菩提老祖,不知几年教化一石猴桀骜不逊,欲与天齐。 《封神演义》所讲述的历史似乎可以理解为《西游记》的前传,但与《西游记》中的神仙体系又十分不同,这两个写于不同时期的神魔小说,在光怪陆离的神魔背后,架构了一定的宗教思想,不论是向道向佛,佞道佞佛,或是在道佛之外有无数儒家的思想汇入,他们都有自己一定倾向。 在明代三教合一的成熟,还是没能抹煞一些人心中宗教的倾向性,《西游记》里表现更多的佛教思想,《封神演义》里尊崇道教的痕迹。它们星星点点的表露在文字中,表现在作者所刻画的人物形象之中。



免责声明:文章《一流佛祖二流仙,汉传佛教站稳脚跟的绝招,长出一张华夏面孔!》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