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山迷途:门票贵、索道贵、消费贵,游走于商与佛之间 作为中国第一批5A级旅游景区、国家首批自然与文化双遗产地。2007年与九华山同时获得此殊荣的分别有:故宫、八达岭长城、少林寺、张家界...... 但12年过去了,别家的景区声名鹊起,趁着国内旅游市场逐年高涨的东风赚得盆满钵满,但九华山依旧是九华山,除了2015年成功上市之外(股票简称:九华旅游,代码:603199),你看不清它的动作,它的诉求,它的欲望。 这座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供养着地藏王菩萨肉身的圣地,仿佛经营者也被佛性感化,变得不悲不喜,无欲无求,每年平淡地过着。 在九华山,佛教文化与商业相互交织,却又相互排斥。其实中国有很多名山盛景如是,它们有文化和美景的优势,却往往操之过急的用千篇一律的商业获利,往往损耗了核心资产。 去年4月28号,专程驱车往九华山烧香拜佛的闫兆磊说了一个被骗的经历:一行人到了九华山附近的一个红绿灯口时,一辆车从后面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跳下来问他们是不是去九华山,闫兆磊道明上山的意图后,女人恳求搭个便车去上班。 闫兆磊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有这么多规矩,面露佩服,女人见状向其推荐了一个地方,是在加油站隔壁的“九华佛乡厂 ”。到“九华佛乡厂 ”之后男店员热情的介绍和推荐,最后闫兆磊一行人买了六桶檀香、六只蜡烛和六个莲花灯,花了1070元。 女人是专门和香烛商家一伙来骗外地游客,外地车一下高速就被盯上了。自己手里的东西正常价格实质上不足三百元,而演技秒杀一大片小鲜肉的女骗子事后会和店家分成。 “九华山现在商业气息太浓了,走到哪都有苍蝇跟在后面叫你去哪里哪里烧香。去观音滴水那台阶路上还有和尚作揖,叫你给寺庙奉献香油钱,真是给佛祖丢脸,与乞丐无异。” 其实,如果现在去九华山烧香拜佛,你大可不必单独购买香烛,因为自2018年9月28日开始,九华山会为游客提供三支免费香。 在九华山开民宿的晓卉告诉市界:“香都被政府收走了,从山上到山下没有一家是卖香的。现在不允许买卖香,都是寺庙免费提供。” “原来每个人买香300元-1000元,按人头算,寺庙点灯啥的300元起,一到庙里就各种推荐,现在基本都自愿了,有钱的去点个灯,没钱的烧个香。” 景区走上商业化道路,发展旅游经济无可厚非,但当九华山的核心资产“佛教文化”被毫无顾忌的消费时,无论是品牌还是文化势必都会受到重创。 “佛”是九华山的主要IP,大多是游客如不是为了拜佛烧香,大抵不会来到九华山,同处一省,风景更美,山更奇绝,文人骚客留下更多墨宝的黄山才是更好地选择。 历史上九华山因其九座主峰而被命名为九子山。大诗人李白游了九华山后,触景生情,在诗中写道“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因此改“九子山”就变成了“九华山”。 奠定九华山佛教圣地地位的是另一个传说,唐开元末,新罗国僧人金乔觉在九华苦心修炼数十载,圆寂后肉身三年不腐,僧众认定其为“地藏菩萨灵迹示现”,建肉身塔以供奏,九华山因此成为地藏菩萨的道场。 历经唐、宋、元各个时期的兴衰更迭,九华山至明初获得大力发展,拥有了上百座寺庙,与五台山、峨眉山、普陀山一起位居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列。 对于地藏王菩萨,大多数人的印象是西游记中,孙悟空与六耳猕猴难辨真假,跑到地藏王菩萨处分辨,地藏王菩萨的坐骑谛听一听就知道了真假,但没有言明,菩萨叫两人去佛祖处分辨。 地藏王菩萨在佛教文化中地位颇高,佛教故事中,其道行远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之上,已有了佛的境界,但因信守“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地藏王便停留在菩萨之境。 根据严耀中的《江南佛教史》论述,明代中期的倭寇侵占舟山和清初为防郑成功反攻复明,东南沿海地区佛教事业受到影响,普陀山当时无法作为民间佛教的崇拜中心。在客观上为九华山兴起创造了机会,成为江南民间佛教朝圣之地。 九华山旅游公司在2000年12月成立,由国有独资公司九华山旅游有限公司控股,九华旅游2019年中报显示:酒店、索道缆车、旅游客运和旅行社为九华旅游的四大业务。 来自2005年的一份调研数据显示,九华山全年旅游收入2.9亿元,全山年末在岗职工人均年收入13205元,周边农民的人均纯收入却只有3470元。 公司曾对外界表述第一次冲击上市失败的结论:因为公司当时盘子太小,加上2003年正好赶上“非典”,公司当年业绩受到大幅影响出现下滑,导致上市被否。 这么说倒也不错,当年全国的旅游业基本上都处于歇业状态,那个时间点旅游企业纯看财报确实难以达到过会要求。 但据《新京报》此前的表述:“主营业务的土地来自租赁,对其经营独立性和持续盈利能力构成了不利影响,公司上市预期也被打了折扣”,也是被质疑的重要原因。 2009年,九华山旅游重启IPO,融资规模降低至1.83亿元。但还是没过,业内猜测原因是该公司与当地管委会之间存在关联交易,同时可能违反了景区门票不可上市的相关规定。 2006年国务院出台风景名胜区条例,明确规定门票收入不能归入上市公司资产,专用于风景名胜资源的保护和管理。 但2009年九华山旅游的招股书显示,景区内游客运输车票不能自主销售定价,而是要跟景区门票捆绑销售。门票内含客运费,管委会按月支付客运收入,这有景区门票搭售客运服务之嫌。 谁曾想遇到了2012年末的IPO关闸,2013年上半年A股“不审不发,只收材料。”近900家IPO排队堵成了“堰塞湖”,小小的九华旅游也被淹没,无人问津。 地藏王菩萨或许看不下去动了动眼皮子,2014年4月18日晚间,证监会突然发布首批28家上市公司预披露信息,九华山旅游竟然幸运地挤进了IPO预披露开闸后的首秀中。 2015年3月26日,九华山终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如愿敲锣上市,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共2768万股,价格为12.08元/股,共募集资金3.34亿元。 多么有规律且整整齐齐并且有规律的两张财务报表啊,充分体现了九华山旅游的平稳和靠天吃饭的优秀经营传统。 其实上涨的净利润也该感谢上市融的钱,九华山第三次上市的招股书中披露,上市预计共募集资金3.46亿元,除去项目投资外,其余43%约1.5亿元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这一行为被认为九华旅游实际上是在“上市圈钱还债”。 “1.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后,公司每年可节省利息费用约900万元。”而融到的钱将会被用于“天台索道改建”、“东崖宾馆改建”和“西峰山庄扩建”。 在九华旅游7月份发布的半年报中,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约为2.9亿。其中索道缆车业务占比43%,收入约为1.2亿元;酒店业务占比31%,入账8990万元;客运业务占比19%,公司管理及其他占比为6%。 在中国旅游你会发现这样一种情况:到九华山拜佛,景点特色是坐索道;到长白山旅游,特色是坐索道;到了峨眉山看猴子特色还是坐索道,这感觉就像,走遍全中国发现每个地方都有一个特产,它的名字叫做“老酸奶”。 争论的源头是4月2日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一份《普陀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说明书(申报稿)》。《说明书》显示,“普陀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已正式向中国证监会提交在A股发行股票的申请。 接着中国佛教协会于4月11日在官网上发表一篇署名奘真标题为《谁在将佛教商业化?——普陀山上市的忧思》的文章,直指普陀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有捆绑“佛教”上市之嫌,不可避免地会使佛教背负庸俗化、商业化的恶名,严重伤害佛教及信众的合法权益。 早在2012年10月,国家宗教事务局就公布了《关于处理涉及佛教寺庙、道教宫观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意见中称严禁党政部门参与或纵容、支持企业和个人投资经营或承包经营寺观,不得以任何方式将寺观搞“股份制”、“中外合资”、“租赁承包”、“分红提成”以及不得将宗教活动场所作为企业资产上市等规定。 虽然普陀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此次上市是将景区旅游客运、香品生产销售、旅游商品销售、租赁餐饮等业务打包上市,明面上的佛教资产并未触及,但是普陀山这个名字一出现,大概所有人能够想到就是佛教寺庙,其核心资产实则与佛教高度关联。 九华山和峨眉山也在批判之列,奘真直言:前些年,峨眉山、九华山被打包上市,已经引起社会舆论广泛诟病,也成为佛教界之痛。由于未及时处理,其负面影响一直发酵,造成一些名山纷纷效仿。 旅游风景与宗教文化,本应是互相补益的状态,但现在消费宗教文化的尺度到了让人看不下去的程度。因此国家出台政策,对毫无止境的消费捆绑宗教文化进行商业牟利的否定。 有成功的例子,杨丽萍一支《云南印象》舞蹈给了云南和大理绝佳的名片,两者相互融合,为云南旅游在游客心中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而来过故宫的人大都会发现,虽然身处中国最中心最珍贵的区域,但这里物价合理,服务周到,景区一瓶水不过三块钱,自制的文化气息浓郁的纪念品低至10元起,明码标价,衍生了一系列以故宫为核心的文创产业,收入惊人。 然而,同样在北京的南锣鼓巷,整条街被琳琅满目的商业店铺霸占,几乎完全失去了历史的韵味,成为首都风评极差的去处。



免责声明:文章《九华山迷途:门票贵、索道贵、消费贵,游走于商与佛之间》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