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现代人忽略的节日,在古代可热闹了!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早在3000多年前,周公经土圭法测得一年中“日影”最长的一天,即为冬至。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时间在每年的阳历12月21日至23日之间,这一天是北半球全年中白天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 古人认为冬至这天十分重要,它是天地阳气开始增强的时期,是下一年的开始,是个大吉的日子。自周代到秦末汉初,一直保持这以“冬至”为“岁首”的习俗,他们在冬至这天一般会举行祭祖、道贺、聚会等活动。 直到汉武帝采用夏历时,才将正月和冬至分开,把农历的一月当作正月,但仍把冬至当作了一个重要节日——“冬至节”。在唐宋时期,冬至节庆则更为兴盛,并沿续至今。 人们认为冬至是阴阳二气的自然转化,是上天赐予的福气。《周礼春官·神仕》:“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目的在于祈求与消除国中的疫疾,减少荒年与人民的饥饿与死亡。 在以北极星为时空座标的古代,冬至是一个推算历年的重要天文点。因此,不仅历法的编订一定要考虑到冬至点,而且历法的颁布也大都在冬至日。元朝,“太史院以冬至日进历”,此后市面上才有新历流行。此种馈送历书的风俗还扩展到“乡曲亲知、墓村田庄”,颇似我们今天年终互送挂历的风气。 冬至月在古代曾在较长时期内作为岁末之月或岁首之月,在阴阳交战、寒风凛冽的时日,人们为了顺利度过新旧交接的时间关口,需要有集体的信心与凝聚的核心,因此他们求助于与自己关系至为密切的祖灵,在祭祀祖先的仪礼活动中返本归宗,对族群关系进行了再确认。这种年终祭祖习俗历代传承。 东汉民间,冬至节前数日就清洁斋戒,冬至之日,以泰米与羊羔祭祀神仙和祖宗。明清以后民间依然以冬至为祭祖日,“清明扫墓,冬至祭祖”成为通行的民间俗语。南方的福建在冬至节这天,以一种米粉做的团子祭祖,有的还在门口挂两个米粉团。 即便到了现在,南方的很多地方,外出的人,都要回家过冬至节,表示年终有所归宿。民间还有在冬至给亡者送寒衣、添土固坟等的习俗,同时,他们还会拜祭孔子以行尊师之道。 《后汉书礼仪》:“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所以官府放假休息,军队待命,商旅停业,亲朋各以美食相赠,相互拜访,欢乐地过一个“安身静体”的节日。 所谓履长,是指晚辈礼拜尊长,尤指儿媳献履献袜。冬至日的礼拜尊长不同于居常的昏定辰省,一定要铺排家宴,向父母尊长行礼。此外就是媳妇给公公婆婆献履献袜,帮助老人过冬。这种仪俗至晚在魏晋时便已形成了。比如,曹植《冬至献袜履表》中便有“亚岁迎样,履长纳庆”的句子。 隆师,就是敬师、拜师。到了冬至这一天,塾师先要率领学生给孔圣人拜寿,然后弟子拜先生,窗友交拜。这一风俗流行面极广。民国前,各书院、学院和私塾都非常重视这一习俗,民国后,一些私塾还在奉行“隆师”。 冬寒对于保暖条件简陋的古人来说,实际构成了严重威胁,人们是掰着指头度日。为了纾解在冬寒胁迫下出现的心理危机,挨过漫长的冬季,人们很早就发明了“数九九”的游戏,从寒冬看到春日的希望。虽然立冬是进入冬季的时气点,但人们从身体感受出发,将冬至作为冬天到来的真正标志。 消寒图则以图画的形式标示着由冬向春的时间过程,主要为闺阁女子、文人雅士所习用。染梅与填字是描画消寒图的两种流行方式,这可能是我迄今为止最想买的一把圈椅了。 染梅是对一枝有八十一片花瓣的素梅的逐次涂染,“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涂满后,人间已然又是春草绿。 还有与染梅类似的另一种涂圈方式,将八十一圈按九行排列,每行九个圈,从冬至日起每天涂一圈,涂抹的位置视天气状况而定,阴天涂上半部,晴天涂下半部,刮风涂左半部,下雨涂右半部,下雪就涂在中间,用当时人的话说,是“上阴下睛,左风右雨雪当中”。这种消寒图称得上是天气变化的统计图。 填字是对九个九笔画的字进行涂描,这九个笔画中空的字,大多组成一个独立的文句,一般是诗句。从冬至日起,每天依笔顺描画一笔,九天成一字,九九则文句成。清朝宫廷内曾有帝王御制《九九消寒图》,这种消寒图就是填字图,其九字为“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其语典雅而寓意深远。 谚语云:“十月一,冬至到,家家户户吃水饺。”北方有冬至吃饺子的习俗。这种习俗,是因纪念“医圣”张仲景冬至舍药留下的。 相传医圣张仲景他告老还乡回到南阳时,正值大雪纷飞的冬天,他看见南阳乡亲有不少人的耳朵被冻烂了,心里非常难过,就叫其弟子在南阳关东搭起医棚,用羊肉、辣椒和一些驱寒药材放置锅里煮熟,捞出来剁碎,用面皮包成像耳朵的样子,再放下锅里煮熟,做成一种叫"驱寒矫耳汤"的药物施舍给百姓吃。服食后,乡亲们的耳朵都治好了。后来,每逢冬至人们便模仿做着吃,是故形成吃饺子这种习俗。(这也是“冬至吃饺子冬天不会冻耳朵”说法的由来) 古人认为冬至时节阳气虽生,但阴阳包裹,阳内阴外,正与夏至相反,夏至食粽是为了剥阳释阴,冬至食馄饨却是为了破阴释阳。馄饨形如鸡卵,颇似阴阳未分时的一团混沌,在阳气始生的冬至日,人们食用馄饨,以模拟的巫术形式破除阴阳包裹的混沌状态,支助阳气生长。民间还因馄饨谐音混沌,意即糊涂不开窍,于是说吃掉馄饨,“可益聪明”。 这是一种用糯米粉制成的圆形甜品,“圆”意味 着团圆、圆满,冬至吃的汤圆又叫“冬至团”。古人有诗云:“家家捣米做汤圆,知是明朝冬至天。”古代人们在冬至日凌晨用它献神祭祖,然后阖家团聚共食,称为“添岁”。 冬至吃羊肉的习俗据说是从汉代开始的。相传,汉高祖刘邦在冬至这一天吃了樊哙煮的羊肉,觉得味道特别鲜美,赞不绝口。从此在民间形成了冬至吃羊肉的习俗。现在的人们纷纷在冬至这一天,吃羊肉以及各种滋补食品,以求来年有一个好兆头。 除此以外,江南赤豆糯米饭、苏州酿酒、江西麻糍、台湾糯糕、安徽米饺等,都是民间至今流传下来的冬至饮食。这些饮食都饱含着人们不忘祖宗、期望团圆、祝福祈愿等诸多美好愿景与向往。 现代“洋节”不断兴起,商场里人头攒动、表演魔术、购物聚会......但是,热闹归热闹,对我们而言,终究只是停留在一种热闹的表层上。



免责声明:文章《冬至│现代人忽略的节日,在古代可热闹了!》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