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一年中白天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虽是二十四节气之一,但莆田人十分重视,自古有“冬至暝大过三十晚”一说。在寒冷的冬天,和家人吃上一晚热乎乎的汤圆,是莆田人关于冬天最开始的温暖记忆。 过年过节须要在家乡里才有味道。冬至将至,年关在迩。走进老街,聆听冬至的脚步,这里已经有了过年的氛围,到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一系列仪式感满满的冬至习俗,仍被部分莆田人乐此不疲地保留下来。一大早,还有人在老街置办“过冬至”要用的货物。 石板路两旁,店铺内商品琳琅满目;匆忙前来购货的中老年人,穿梭其中。听,在讨价还价声中,在装卸货物声中,你可以感受到老街一息尚存的繁荣。 这里有售卖灯烛香火、贡银元宝、红筷子、冬至汤圆等,也充满了有莆田人准备“过冬至”的欢乐与人来人往的喜庆。 望着大妈一个个采购完,远去的背影,心中更明白冬至对莆田人的重要意义。不管多远,不管多忙,在外的游子都尽可能赶回家中,同亲人团聚。 生姜取“旺盛”之意,要越大越好;红糖代表生活甜甜蜜蜜,不少人用白糖来代替;10双新筷子则象征“十全十美”;“三春”是一枝贴着2个鲜艳的大胖娃娃的红纸片,有“福禄寿齐全”之意,一般插在大柑橘上面。 冬至暝,对孩子来说是自由快乐的,这一晚是全年之中黑夜最长的一天,不仅学校放假还可以放肆玩耍。黑夜被拉长了,很多回忆就滴入浓浓的夜色中,慢慢晕染开,那是莆田人关于冬至暝的最初回忆。 对于美食,我们会有一种说不清楚、牵扯不断的情绪,当遇到特殊的节日总有标志性的美食。莆田人的“冬至暝”,从“搓丸仔”(即汤圆)开始。 圆竹匾里摆放好东西,家家户户都要围桌搓汤圆,除了搓“白汤圆”(无馅的),还要捏金元宝、舂米工具、小狗等形状的汤圆来祈福。 第二天,冬至早上是过节的高潮。主妇一大早要把煮好的汤圆捞出,先祭奠祖宗。之后还要在自家门楣两侧的春联之上,各贴一颗汤圆,祈求家宅兴旺发达。 吃完热乎乎的汤圆,部分莆田人会上山扫墓祭祖。扫完墓,冬至就进入尾声。冬至阳生春又来,人们开始期盼春节的来临。 如同万物经历更迭,冬至民俗也悄然没落。除了老一辈人还会保留搓汤圆的习俗,年轻人图方便,直接在超市购买汤圆,取而代之,别谈家人团聚。 想想,从兵荒马乱到和平盛世,从饥寒交迫到物资丰盛,从小到山里的无名村落,大到整个繁华的市区,冬至从千年而来,落到莆田人的习俗里。与其说是祈盼,不如说是一座座投射在历史中、映照在人们生活里的精神纪念碑。 在这片香云涌动的大地,民俗曾是人们生活欲望的投射,它填补了世人精神的贫乏。是现代人都欲望太多了?精神不贫乏了?所以民俗才仅仅停留在过去老一辈的记忆中? 这些疑问,我们无处知晓答案,只知道莆田人的“冬至暝”,就算外面的世界再大,也比不过母亲手中一碗软糯的汤圆。



免责声明:文章《莆田人的“冬至暝”,世界再大,大不过一碗汤圆》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