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0日,欧盟委员会发布涉华报告,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品头论足。同日,欧盟反倾销调查新规修正案正式生效,引入(中国)市场“严重扭曲”概念,明确规定在市场“严重扭曲”情况下,欧盟可选择第三国或国际市场价格或成本来确定是否存在倾销。 12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欧盟发表有关报告对中国经济发展说三道四,巧立名目对中方采取歧视性不公正限制措施,却绝口不提自己违反世贸规则的行为。这种“坦然”采取双重标准的做法太虚伪。 根据商务部21日披露的数据,2017年前11个月,中国同欧盟的双边贸易额达到了5566.9亿美元,同比明显增长达到12.7%。但在过去的一年间,欧盟对中国贸易的“制裁”却日趋强硬。 欧盟这种耍流氓做派,一是违反WTO规则,二是损害中方合法权益,三是将削弱世贸组织反倾销法律体系的权威性。对此,中国一方面要敦促欧方严格遵守世贸组织规则,另一方面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方合法权益。 欧盟特别是老欧洲,一向喜欢高调用“普世价值”等对中国指手划脚。这几年,随着中国力量中国肌肉增强,老欧洲们渐渐知道欧美之外还有“共同价值”,还有“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有“一带一路”,还有“金砖国家”,还有“上海合作组织”,他们谦虚多了,也老实多了。 6月18日,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曾报道,按照原计划,欧盟本应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声明,对中国政府一些人权做法提出批评。但是,希腊站出来否决了欧盟在联合国谴责中国人权记录的声明。希腊和中国有巨大利益,他大胆地否决了流氓声音。 但是,老欧洲们有时还沉醉在“帝国梦”里,还时常会借“人权问题”、“达*赖问题”、“香港异见人士问题”等,给中国添堵。 坦率地说,入世整整15年,中国已经忍受了许多污蔑:在市场竞争中,他们输了就要对中国反倾销;再输了,就认为是中国操纵汇率;输很了,还想“悔棋”: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根据《中国入世协定书》,中国入世已满15年,理应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替代国方法”将不能再对中国使用。但欧盟一些西方国家却一直跟在美国背后,在此问题上耍流氓,想把这件事当成与中国博弈的关键筹码! 上世纪末,苏联解体,中国入世之初,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充斥着蓬勃的野心和自信。此时的中国对西方来说就是一块厚实的肥肉,芝麻大的国家都想要进来争夺这个庞大的新兴市场。 然而,中国人民凭借自己勤劳的精神,在这样不公平的环境下愣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2014年中国在欧洲的并购案多达79宗;2016年海尔集团收购美国通用,超200家德国大型企业被中国公司收购;2017年美的集团斥资300亿收购德国机器人制造巨头库卡集团。这些消息对西方国家来说,无疑是一次次巨大的信心打击。有些精英开始不再相信自己:世界上是否真的有比西方体制更加先进更加有效的制度? 就在2016年12月,欧委会发布对中国光伏产品反倾销反补贴日落复审和期中复审调查结果的披露文件,拟继续对中国光伏产品采取反倾销反补贴措施。 针对欧盟制裁,中国光伏当时“不屑一顾”。其原因:一是市场依赖出口的局面已经被打破,国内需求量开始增加;二是中国光伏打开了日本和印度市场,欧洲市场逐步萎缩。可以说,制裁对我国光伏企业的影响有限。实践证明,在制裁下,中国光伏产业依然保持了增长势头。 12月2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中国下一步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它使中国经济发展战略更加明确、稳定,确保一张蓝图绘到底,而且绘制方法不会改来改去。 一是中国经济长期高速增长,体量巨大,至少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中国经济的增速应高于西方的增速,而且实际经济增量应高于美国经济的实际增量。 二是中国综合实力的成长要快于GDP的成长,这将保证中国越来越有力量应对重大挑战。中国有能力在新兴高科技领域和重点国防领域加快发展,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三是中国这5年来特别重视公平与效率在经济发展中的平衡,不忘社会主义制度的初心,这将凝聚人心,营造良好的社会经济持续发展环境。 当下,一些专家也普遍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还会进一步续写。中国全社会如此努力,党和政府以及人民如此负责、勤奋,国家发展潜力如此广阔,我们没有理由不实现社会经济发展战略目标。 比利时首相查尔斯·米歇尔今年曾讲过:最近10年、15年以来,当我们谈论欧洲时,我们只谈危机,难民危机、预算危机、金融危机。现在我们必须实现新的欧洲梦想。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欧洲又发生多起恐袭事件,接着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引发的风潮又起,号称欧洲稳定基石的德国竟也遇到几十年来少见的组阁危机。 回眸欧盟10年间,欧盟主要国家被重重危机困扰。乌克兰危机爆发;非法移民大量涌入;恐袭事件接连不断;反移民、反一体化思潮涌起,加剧欧洲社会的分裂。2016年英国决定脱欧,出现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所说的“生存危机”。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后,又加重了欧盟危机。 一是盲目推进全面一体化导致内部分裂。欧洲一体化进程从盛到衰的转折点是1992年签订《马斯特里赫特条约》。首先,两德统一后,勿忙实行货币一体化,造成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相脱节的“畸形货币”。它成了引发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一大祸根。其次,从2004年至今,成员国从12个迅速扩大到28个,反而增加了内部矛盾。还有,欧盟机构在盲目推进中央集权式的联邦欧洲过程中,过多损害成员国的主权,造成反弹。英国脱欧以及所谓民粹主义思潮抬头,多源于此。 二是高福利制度拖累了可持续发展。近年来,欧盟一些国家政客们为赢得选票,不计后果地提高福利,造成长期财政赤字,入不敷出,债务攀升,拖累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欧盟现有人口占全球人口的5%,国民生产总值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20%,而福利开支却占到全球福利开支的50%。在谁改革谁丢选票的现实情况下,改革高福利制度成了无解的难题。 三是违背准则和道义渐失民心。2017年9月14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哀叹:欧盟“出现了分裂,甚至是四分五裂。”导致欧盟离心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欧盟在运转中没有践行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相互尊重这一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而是德、法、英三大国说了算。例如,法德商定启用欧元、英法联手出兵利比亚、德法英推动制裁俄罗斯等等。 可以说,欧洲问题的深层是来自经济危机。而危机又来自结构性的制度。由此,欧盟正失去原有活力,也正失去凝聚力。欧盟要想化解“生存危机”,绝非易事。



免责声明:文章《又要“制裁”中国!欧盟对华放大招:冬至时节,究竟谁会“熬冬”?》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