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记不得多久以前,父亲就给我这样讲过今天这个日子——冬至。印象很深刻,而且这句话好理解的很就是,白天越来越长了,黑夜越来越短了。 这个日子里,或者说是关于我们过年传统的好多日子里,总会和吃什么关联起来。至于今天是否真的必须要吃饺子这个事儿,以及为什么和耳朵联系起来的,其实还真的去查证过,网上大多讲是说因为“医圣”张仲景的由来,那就是冬至吃饺子的由来了。 其实要我说,那可能就是人们对于伟大先人的一种敬仰的变形吧,就和诸葛亮发明的馒头一个道理。真的如何?也就是一个挺好的说辞罢了。说些更简单的原因,也许更应该是由于天气的变化吧。毕竟,在2000多年前,日夜之分,对于我们这样的一个古老的农耕民族来讲,是至关重要的。而对于“饺子”这样很“精贵”的食品来说,找一个好的由头,也是能让它吃起来更有意义。 我对冬至的印象向来很深。当然,与吃是没有什么关系了。重要的原因还是父亲从小爱给我说一些听起来很押韵,可又似乎没什么理由的谚语,好几个还都和冬至有关,比如这一个——干冬湿年下。 这个冬自然就是冬至的意思,这句话白过来,也就是冬至是好天了,那过年的那些天里就应该是雨雪天气。你说这个有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网上查了,确实,专家们说没有什么所谓的科学依据,那也许就是一个偶然罢了。可在我看来,这倒是一个蛮准确的预测了。至少在我的印象里,这两者的呼应应该还是很到位的。具体理由? 没理由。你信就信了,不信,也没什么。这就和天气预报中的局部有雨一样。反正我从小就盼着冬至那天艳阳高照,这样,就能在“年下”里有雪玩儿了。要知道,在我小时候,过年里有没有雪,还是很不一样的! 关于这“干湿”一讲,据说还真有好事者查阅过前些年的天气预报来对照,以此证明古语的对错。事实上,对错与否毫无意义,流传几百几千年的东西,本身就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相对的理由。也就比如一些更加被人熟悉的。 数九寒天!大家都知道这个词儿。寒天自然好理解,而“数九”从哪开始?其实也就是从冬至开始。古人如此看待冬至这个节气,自然是有其不可替代的原因。中国人向来以九为大,所以以九算的日子自然是重要的紧。“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隔河看柳,七九八九地上耕牛遍地走!”翻着日历看看日子,也就是这个时间了。 想想,还是有意思呢。你要非得说出不出手和走不走冰?这也就和你穿着大棉袄在风中摇曳,对面却欢蹦乱跳的走过几个露肩短裙丝袜一样。你别说傻逼,也别去流哈喇子。 于是,很闲散的在夜深时坐在电脑前敲上一些文字。依旧,写的很随性,想到哪里写哪里,不查书不百度,也是个很有趣的事情。就像这几天在写金庸,写写,还得想想,想的多了,就总会想起和那些无关或和那些有关的,也是有趣的紧。 似乎已经好久没有打心里觉得,哪里会是一个开始和起点,把这样一个日子,当做,未尝不是个好主意。重要的,还往往都在心里。忙于不忙,是另一回事儿了。



免责声明:文章《冬至的时候,说说冬至》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