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天津的气温还寒不冷,只是相对往年雾霾骤减,蓝天“奇”多,本属正常的情况却让人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大雪爽约未扣门,冬至如期翩然临;静沐冬阳三分暖,凌寒深藏一片春。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人们最初过冬至节是为了庆祝新的一年的到来。古人认为自冬至起,天地阳气开始兴作渐强,代表下一个循环开始,是大吉之日。 冬至日是“数九”的第一天。它既是二十四节气之一,也是中国一个传统节日,曾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殷周时期,规定冬至前一天为岁终之日,冬至节相当于春节。把冬至作为节日来过源于汉代,盛于唐宋,相沿至今。 关于“数九”,民间流传着的歌谣是这样说的,“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从今天开始,一九就要起步了,让我们准备好行囊启程。 《周礼春官·神仕》记载:“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目的在于祈求与消除国中的疫疾,减少荒年与人民的饥饿与死亡。传说中蚯蚓是阴曲阳伸的生物,此时阳气虽已生长,但阴气仍然十分强盛,土中的蚯蚓仍然蜷缩着身体;麋与鹿同科,却阴阳不同,古人认为麋的角朝后生,所以为阴,而冬至一阳生,麋感阴气渐退而解角;由于阳气初生,所以此时山中的泉水可以流动并且温热。 “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 《后汉书礼仪》里却讲:还要挑选“能之士”,鼓瑟吹笙,奏“黄钟之律”,以示庆贺。所以这天朝廷上下要放假休息,亲朋各以美食相赠,相互拜访,欢乐地过一个“安身静体”的节日。适逢今天也是周末,让我们各自聚家相融,团圆喜庆,过一个祥和愉快的日子。 “十月一,冬至到,家家户户吃水饺。”这种习俗,是因纪念“医圣”张仲景冬至舍药留下的。相传医圣张仲景告老还乡回到老家河南南阳,当时正值大雪纷飞,他看到乡亲有不少人的耳朵被冻烂了,心里非常难过,就命其弟子在南阳关东搭起医棚,用羊肉、辣椒和一些驱寒药材放置锅里煮熟,捞出来剁碎,用面皮包成像耳朵的样子,再放下锅里煮熟,做成一种叫驱寒矫耳汤的药物施舍给当地百姓,乡亲们的耳朵都被治好了。后来,每逢冬至人们便模仿着做,因此就有了冬至吃饺子的习俗。 “西北风袭百草衰,几番寒起一阳来。”在我国江西有 “清爽冬至邋遢年,邋遢冬至清爽年。”的民谚,在黑龙江却是“冬至晴,新年雨,中秋有雨冬至晴。”的谚语,而在北方则有“冬至晴,新年雨;冬至雨,新年晴。”的说法,听听我们山西的声音“冬至西北风,来年干一春。”,让人有一种期待和向往。 一直以来,民间就有以冬至日的天气好坏或冬至到来时间的变化预测天气的习俗。 俗语说:“冬至在月头,要冷在年底;冬至在月尾,要冷在正月;冬至在月中,无雪也没霜”;又说:“冬至黑,过年疏;冬至疏,过年黑”。 意思是说冬至这天如果没有太阳,那么过年一定晴天;反之,如果冬至放晴,过年就会下雨。



免责声明:文章《任志民:冬至盼雪》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