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时,黑夜最长、白昼最短。古人在看到“阴极之至”的同时,敏锐地感受到“阳气始生”,正所谓“冬至一阳生,天时转日长”。所以冬至时的一句吉祥话,便是“迎福践长”。“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在漫漫冬日里,因阴阳流转,于是有了一份慰藉和期许。 “夫冬至之节,阳气始萌”,阳气之萌并不如草木之萌那样直观,是偷偷地悄然萌动,所以被描述为“潜萌”。因为“阳气”开始逐渐生长,默默地为万物复苏做着铺垫,“故曰冬至为德”,这个节气是在积“德”。 古时冬至养生的原则是“不可动泄”。人最好别折腾,“安身静体”,有人更是“以至日闭关”。各种“工程”也都停了,冬至时“土事无作”,别动土,别做“凿地穿井”之类的事,不要“发天地之藏”。万物都在闭藏、休眠,大家相互之间最好能够做到“静而无扰”。所以冬至时,“万物闭藏,蛰虫首穴,故曰德在室”。 自古以来,冬至是一个“大”节气,以隆重程度而言,是“冬至大如年”。说到“冬至大如年”,就不能不说到北京的天坛。因为明清时期“国家级”的祈天活动均在此举办。其中,一年一度最盛大的祭天盛典便是在冬至日。冬至祭天,这也是众多朝代最重要的与节气相关的“官俗”。 1914年,当时的民国政府将阴历元旦定为春节,将端午定为夏节,将中秋定为秋节,将冬至定为冬节。也就是说,在一个世纪之前,冬至依然是与春节处于同等规格的节日。不过在我国的澳门,冬至依然是法定的公共假日。 在讲究阴阳的古代中国,冬至的至阴,意味着阳气始生,是一件喜兴事,是一个气运之拐点。所谓“冬至大如年”,既是“官俗”,也是民俗。 《清嘉录》中记载:“郡人最重冬至节。先日,亲朋各以食物相馈遗。提筐担盒,充斥道路,俗称 ‘冬至盘’。节前一夕,俗称‘冬至夜’。是夜,人家更迷燕饮,谓之‘节酒’。女嫁归宁在室者,至是必归婿家。家无大小,必市食物以享先,间有悬挂祖先遗容者。诸凡仪文,加于常节,故有‘冬至大如年’之谚。” 每逢一个节气,最热烈的话题往往是“这个节气吃什么”,冬至更不例外。小雪卧羊、大雪卧猪之后,冬至的吃,注定是丰盛的。“冬至不吃饺子冻耳朵”,那就好好吃吧! 冬至是最早被确立的节气,也曾是最隆重的节日。唐宋时期,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各放假一天,夏至放假三天,而冬至的节日氛围最浓厚,与过年一样,放假七天。



免责声明:文章《今日交冬至,已报一阳生》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