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是二十四节气之一,也是中华民族的重要传统节日。冬至又被称为“小年”,意喻阖家团圆的日子,因此在故人看来,冬至是一个不亚于新年的重要日子。“年终有所归宿”,在冬至这个时节,漂泊在外的游子都会赶回家中过节。如果游子无法在归家,那么这天所引发的思乡之情会非常浓厚,白居易就是这样一位羁旅他乡,无法归家的游子,在冬至这个时节,白居于写下了一首流传千古的思亲之诗《邯郸冬至夜思家》。 当时白居易正任职秘书省校书郎,在冬至这一天夜宿邯郸驿站。在那个时候,冬至这天官员是会放假的,而且百姓也对此节比较重视,所以百姓们穿着新的衣裳来到街上庆祝节日,到处都是欢乐祥和的景象。白居易见此情此景,不由想起家中的亲人,于是写下了《邯郸冬至夜思家》这首诗。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这首诗的第一句便点明主题,“邯郸驿里逢冬至”描述出冬至这个本来要阖家团圆的日子,自己却宿于异乡的驿站,使人不由产生触动。第二句紧接着加深节日之夜的孤独感:在寂静的夜里抱膝坐在灯前,只有自己的影子做伴。“抱膝”二字,生动的刻画出白居易灯前枯坐的神态。而“影”与“身”通过“伴”字相连接,赋予“影”以人的情感,更显孤独寂寞之感。形单影只,如此情形,怎会不思念家人呢?于是,白居易寂寥落寞和思念家人的情感得到顺理成章的抒发。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为白居易情感的拓展:家人在冬至的灯前坐到深夜,还谈着自己这个没有归家的人。冬至这个团圆的节日,自己在惦念家人的同时,家人也在惦念着自己。白居易没有单一地写自己思亲,而是站在了家人的角度去写家人挂念着自己,这种换位思考是因为他非常在乎亲人,这种表达手法让思亲的情感更加真切现实,也表达得更加深厚。 白居易的这首《邯郸冬至夜思家》不用华丽的词语堆砌,言语却质朴动人,思乡念亲的感情自然流露在字里行间。整首诗白居易都没有直白地去说自己多么思念家人,但是这种平时的口吻却隐藏着思念家人的情感,再者,白居易不写自己惦念家人而是写家人惦念自己的场景,构思巧妙。像这种写法,与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甫《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宋人范希文在《对床夜语》中的言论:“白乐天‘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语颇直,不如王建‘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有曲折之意。”个人认为,并不准确,二者各有千秋,不必抑此扬彼。



免责声明:文章《一首七言绝句,团圆佳节却羁旅在外,孤灯单影,寂寥落寞无以言表》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