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月令》曰:孟冬之月,是月也,以立冬先三日,太史谒於天子曰: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天子乃齐。立冬之日,亲率公卿大夫以迎冬於北郊。还乃赏死事,恤孤寡。   《三礼义宗》曰:十月立冬为节者,冬,终也,立冬之时,万物终成为节名。小雪为中者,气叙转寒,雨变成雪,故以小雪为中。   《周书·时训》曰:立冬十月节,水始冰;水若不冰,即阴之有负,国用匮乏。地始冻;地若不冻,即灾咎之征。野鸡化蜃;若不为蜃,即时多淫妇。   《尚书》曰: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孔安国注曰:日短,冬至日也。星昴,白虎之中星,亦以七星并见,以正冬之三节也。   《礼记》曰:仲冬之月,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争者,阴方盛,阳欲起也。)君子斋戒,处必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   又曰:薙氏去草,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而夷之,秋绳而芟之,冬日至而耜之。若欲其化也,则以水火变之。(谓以火烧其所芟薙之草,已而水之,则其士亦和美矣。《月令》:季夏乃烧薙行水利杀草,如以热汤,是其一时著之。)   又曰《司徒职》曰: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会也,阴阳之所和也。然则百物阜安,乃建王国焉,制其畿方千里而封树也。(景尺有五寸者,南载日下万五千里,地舆星辰四游升降于三万里之中,是以半之得地之中也。畿方千里,取象于日一寸方正树,树木沟上,所以表助阻固也。郑司农云:土圭之长尺有五寸,以夏至之日立八尺之表,其景适与土圭等,谓之地中。今颍川阳城地为然。)   《春秋左传》曰:僖公五年,春,王正月辛亥朔,日南至。(周正今十一月,冬至之日曰南极。)公既视朔,遂登观台以望,而书,礼也。(视朔,亲告朔也。观台,台上摄屋,可以远观者也。朔旦冬至,历数之所始,治历者因之,则可以明其术数,审别阴阳,叙事训民。鲁君不能常修此礼,故善公之得礼。)凡分至启闭,必书云物,(分,春秋分也。至,冬夏至。启,立夏立夏。闭,立秋立冬。云物,气色灾变也。《传》重申周典,不言公者,曰官掌其职。)为备故也。(素察妖祥,逆为之备。)   《易通卦验》曰:冬至之日,见云送迎从下向,来岁美,人民和,不疾疫;无云送迎,德薄,岁恶。故其云赤者旱,黑者水,白者为兵,黄者有土功,诸从日气送迎其征也。   又曰:冬至始,人主致八能之士,或调黄锺,或调六律,或调五行,或调律历,或调阴阳,或调正德。郑玄注曰:致八能之士者,言选於人众之中,取习晓者,使之调为谐,调和之意也。   又曰:冬至始,人主与群臣左右从乐五日,天下之众,亦家家从乐五日,以迎日至之礼。郑玄注曰:从者,就也。冬至君臣俱就大司乐之宫,临其肆乐,祭天圜丘之乐,以为祭事莫大於此。   又曰:冬至成天文。郑玄注云:天文谓之三光,运照行天下,冬至而数讫。於是时也,祭而成之,所以报也。   又曰:冬至之日,立八神,树八尺表,日中视其晷如度者,岁美,人和顺;晷不如度者,岁恶,晷入则水,晷退则旱,进二寸则月食,进尺则日食。(进,谓长於度也。)   《三礼义宗》曰:十一月大雪为节者,形于小雪为大雪,时雪转甚,故以大雪名节。冬至中者,亦有三义:一者阴极之至,二者阳气始至,三者日行南至,故谓之冬至也。   《五经通义》曰:冬至寝兵鼓,商旅不行,君不听政事。曰冬至阳气萌,阴阳交精,始成万物,气微在下,不可动泄。王者承天理,故率天下静而不扰也。   《史记》曰:冬至短极,县土灰,(孟康曰:先冬至三日,悬土灰于衡两端轻重适均,冬至日阳气至则灰重,夏至日阴气至则土重。晋灼曰:蔡邕律历记候钟律权上土灰,冬至阳气应,黄钟通,土灰轻而衡仰,夏至阴气应,蕤宾通,土灰重而衡低,进退先后五日之中。)灰动,麋解角,兰根出,泉水踊。晷以知日至,要诀晷景。   又曰:黄帝得宝鼎宛朐,问于臾区。对曰:帝得宝鼎,神策,是岁已酉朔旦冬至,得天子纪终而复始。于是黄帝迎日推策,后率世岁复朔旦冬至。   《汉书》曰:宦者淳于陵渠覆太初历,晦朔望最密,五星如连珠。应劭注云:谓太初上元甲子夜半朔朝冬至,七曜皆会牵牛。   司马彪《续汉书》曰:天子常以冬夏至日御前殿,合八能之士,陈八音,听乐均,度晷景,候锺律,权土炭,效阴阳也。   《续汉书礼仪志》曰: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绝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衣皂,听事之日,百官皆衣绛。   《魏志》曰:魏之帝黄初元年,冬至日,黄雀集于文昌殿前。(见曹植表。左思《魏都赋》云:翩翩黄雀,衔书来谇。綦母氏云:黄鸟衔书具吾台。)   《晋书》曰:周嵩母李氏,尝冬至饮酒,举觞赐三子曰:吾本渡江托足无所,不谓尔等并贵,列吾目前,吾复何忧?嵩起曰:恐不如尊旨。伯仁志大而才短,名重而识闇,好乘人之弊,此非自全之道。嵩性抗直,亦不容於世。唯阿奴碌碌,当在阿母目下耳。阿奴,谟小字也。后果如其言。   又曰:冬至朝贺享祀,皆如元日之仪。又进履袜,(崔骃《袜铭》有建子之月,助养元气之事。后魏北京司徒崔《女仪》云,近古妇人常以冬至日进袜履于舅姑,皆其事也。衤蔑亦作袜,并亡伐反。)作赤豆粥。(《荆楚记》云:共工氏有不才子,以冬至死,为人厉,畏赤豆,故作粥禳之。)   《南史》曰:梁傅歧为始新令,有囚当死,会冬至,歧乃放其还家,狱曹掾固争曰:古者有此,今不可行。歧曰:其若负信,县令当坐。竟如期而反。太守深相叹异,遽以状闻。   《齐书》曰:厙狄伏连,冬至之日亲表称贺,其妻为设豆饼。伏连问此豆何因而得。妻对曰:於马豆中分减。伏连大怒。   《唐玄宗实录》曰:上御含元殿受朝。太史奏曰:朔日至,历数之元,嘉辰之会。按《乐计图征》云:'朔日冬至,圣主厚祚。'又按《春秋感精符》云:'冬至阴云祁寒有云迎日者,来岁大美。'此并圣德光被,上感天心,请付有司,以彰嘉瑞。从之。   《淮南子》曰:冬至之日,北宫御女黑色,衣黑采,击磬石。(水王北方,故处北宫也。)其兵铩,其畜彘。(锻者即内象彘。彘,水畜。)   又曰:阳气为火,阴气为水,水胜故夏至湿,火胜故冬至燥。燥故炭轻。日冬至井水盛,盆水溢,鹊始巢。八尺之臬,日中而景丈三尺。   又曰《天文》曰:冬至日,数来岁正月朔日,满五十者民食足,不满五十者减一升。余日,日益一升,其为岁伺也。(伺,候也。)   《太玄经》曰:冬至及夜半以后者,近玄之象也。进而未极,往而未至,虚而未满,故谓之近玄也。(玄以子午为昼夜分,冬至以前癸亥之日出,玄道好谦,夜半以后,大道始迈,虽进未及,虽往未至,犹在冲虚而未盈满也。是为近玄则休也。《释文》曰:冬至斗指子,夜半加午者也。)   又曰:调律者度竹为管,芦莩为灰,列之九间之中,漠然无动,寂然无声,微风不起,纤尘不形,冬至夜半,黄锺以应。   《玉烛宝典》云:十一月建子,周之正月,冬至日南极,南影极长。阴阳日月,万物之始,律当黄锺,其管最长,故有履长之贺。   《神农书》曰:冬至阴阳合精,天地交让,天为不温,地为不冻,君为不朝,百官为不亲事。不可出游,必有忧悔。   《周书时训》曰:大雪之日,鹖鸟犹鸣者,国有讹言;虎不交,将帅不和;荔挺不出,卿士专权。冬至之日,蚯蚓不结,君政不行;麋角不解,兵不藏;水泉不动,阴不承阳。   《历义疏》曰:大雪十一月节,月之初气也,言太阴之气以大,水凝为雪,故曰大雪。冬至十一月之中气也,言冬至者,极也,太阴之气上干於阳,太阳之气下极於地,寒气已极,故曰冬至。气当易之,是以王者闭门闾,商旅不行,以其阳气乘踊,君寿益长,是以冬贺也。亦以日之行天,至於巽维东南角,极之於此,故曰冬至。   颜师古《匡谬正俗》曰:郑氏《笺》云:鹊之作巢,冬至加功,至春乃成。此言始起冬至,加功力为巢,盖直言耳。而刘昌宗、周读等,音加为架,名从以构为义,则不应云架功也。   宋鲍照《冬至诗》曰:景移风度改,日至晷迁换。眇眇负霜鹤,皎皎带云雁。长河夜阑干,层冰如玉岸。哀哀故老容,惨惨愁岁暮。   陈新涂妻李氏《冬至诗》曰:灵象寻数回,四气凭时散。阴律鼓微阳,大明将启旦。感兴时来多,心随逝花难。式宴集中堂,嘉宾盈朝馆。   魏曹植《冬至献袜履颂表》曰:伏见旧仪:国家冬至献履贡袜,所以迎福践长,先臣或为之颂。臣既玩其嘉藻,愿述朝庆。千载昌期,一阳嘉节。四方交泰,万汇昭苏。亚岁迎祥,履长纳庆。不胜感节,情系帷幄,拜表奉贺,并献纹履七量,袜若干副。上献以闻,谨献。



免责声明:文章《《太平御览》时序部·卷十三》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