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陪伴,不要思念︱冬至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离家太久,家乡的很多习俗并不熟悉,但是,只要不出差,每个节日都会尽量回去陪父母吃顿饭,陪父亲喝两杯。父亲善饮,虽年近古稀,然不辞常做壶中仙,我们姊妹三个亦是继承了老父在酒量方面的神勇。 连续出差了几天,回来恰逢冬至,计划着赶回去给爸妈做几个小菜,陪老爸喝一杯,却被告知老爸病了。起初我不以为然——快70岁的老人家了,这种大霾天气,有个小病也属正常吧。 谁知菜做好,饺子出锅,从家乡带回的黄酒也温的刚好,叫老爸吃饭,他只是抱歉的冲我们笑笑,一言不发又回卧室,我这才意识到他病情严重。 母亲把我给父亲盛的那碗饺子默默分给了我们几个,看老爸食不下咽白发如霜,像个孩子一般的行动迟缓,不仅泪盈于睫。 那个时候,我就读于父亲供职的单位附近的小学,老妈在老家务农,每个周末,父亲都骑着一辆凤凰牌28自行车载我回家与母亲妹妹弟弟团聚,周日下午返城。 冬日萧瑟,风霜扑面,长路漫漫,天地间只有老爸的背是暖的,那时总感觉从老家赵河到县城的那条柏油路长路漫漫没有尽头,漫长到那样的寒冷的冬日,小小的我居然靠在奋力蹬车的父亲的后背睡着。 听母亲讲,父亲做的沙盘在武汉军区得过一等奖,在当时的54军是不可多得的技术型人才,可惜家族传承观念严重,为得一子,当时已当上指导员的父亲,毅然选择转业地方。 村西有条小河,绕村而过,记忆中,河水淙淙,水草荇荇,父亲自制了电动捕鱼工具,半天功夫便可捕得20多斤肥美新鲜的各类野生鱼,草鱼鲫鱼鲶鱼自不必说,黄鳝河虾泥鳅螃蟹小黄鱼甲鱼也都是常有的。 父亲在54军的十几年,虽非真正意义的戎马生涯,也应该有很多扬鞭策马的故事,但是,得失之间,跌宕万千,他从不诉说。 父亲一生沉默寡言,十几年的金戈铁马,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他仿佛都已淡忘,只是在微醺的时候,给我们兴致勃勃的讲神灵森然,但是每每都被我们打断。 老爸老妈,前半生你们呵护我成长,后半生我做你们的车马拐杖!希望父亲早点康复,女儿再陪你共浮一大白。(2016.12.22)



免责声明:文章《只愿陪伴,不要思念︱冬至》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