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烟台4月4日电 (王娇妮 张玉雷)汪恩海馆长没有想到,去年新来殡仪馆工作的十八个年轻毕业生,至今竟没有一个人因为苦、因为累、因为偏见而选择离开。 烟台市福山殡仪馆四周环绕着果树,十分幽静。馆内现有40多个员工,其中大部分为90后、80后年轻人,他们分布在火化、遗体接运、整容、化妆、丧事策划等岗位,是殡仪馆工作的中坚力量。 记者清明节前夕来到这里,探访这个行业里的年轻人。与阴郁、沉闷等形容词恰恰相反,这些年轻人用勇气、坚韧,以及阳光的心态,坚守在殡葬行业,不舍昼夜,护送每一位逝者来到生命终结的“入海口”。 在一次夜间值班时,刘灿接到公安法医通知,一名宾馆物业人员在24层楼上猝死,需要前往收殓。当刘灿到达时,宾馆经理以影响声誉为由,不允许使用电梯接运尸体。 刘灿与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只能抬着尸体,一步一阶地走楼梯搬运,他们从24层搬到1层,整整用了2个小时,中途休息了八次。将尸体抬上灵车时,精疲力尽的刘灿感受到了四周围观人群投来的忌讳眼光。 刘灿是湖南人,毕业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2014年来到烟台福山殡仪馆,主要从事遗体火化、整容等一线工作。 殡仪服务非同一般,分离之痛总是与嘈杂混乱相伴,只要丧户提出要求,刘灿等殡葬员需要随叫随到,他们在现场需要把握准确的态度,不能有笑容、不能追求热情,要尽力做到周到,防止引起误解。尽管万分注意、处处小心,刘灿仍然时常感受到偏见,但他都报以理解,当成工作的一部分。 “看惯了死亡,但不愿意看到非正常死亡的情况。”刘灿说,尤其是遇到意外身亡的小孩儿、酒后驾车身亡的年轻人、工地上违规操作致死的工人,他都感到深深的不值。 刘灿还记得两年前,一名年轻女子在交通事故中去世。女子的母亲来到殡仪馆见到女儿鲜血淋漓的尸体时情绪崩溃,大喊“这不是我女儿”。 接到整容任务后,刘灿对照逝者生前照片和遗体面部损伤情况制定了遗容修复方案。当脱下逝者服装时,刘灿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由于医院抢救,遗体被插满了输液管。刘灿细心地拔掉每一根管子,对20多处管孔进行了细致修复,并对遗容进行了整容化妆,完成后刘灿的双臂因长时间抬举而麻痹。 “干上这一行后,我们特别珍惜自己的生命。”刘灿说,每当同事们下班聚会,一旦喝酒没有一个人会冒险开车,因为生命经不住这样的冒险。 三年前,温祝静曾坦言,最担心的是二人的工作不被人接受,尤其是如果结婚有了孩子,更担心孩子会因为父母的工作而受到歧视。 如今谈到这个问题,温祝静说:“那时候我的想法还是挺片面的,这几年我成熟了,也更勇敢了,我觉得孩子最需要的是良好的教育,如果将来我能给孩子传递正确的思想,让孩子拥有健康的心态,就不必害怕别人怎么说。” 温祝静是浙江姑娘,与刘灿相恋后,两个南方青年在北方城市烟台安顿下来,努力工作,在不靠父母的情况下在当地缴付了一处房产的首付。 对此,福山殡仪馆馆长汪恩海说:“这两个孩子特别不容易,工作上非常上进,生活里节俭勤快,表现出了同龄年轻人少有的自立与向上。” 烛光、长明灯、鲜花……26岁的湖南小伙儿向志文正在仔细核对一场追思会的现场布置。届时人们将在这里追思一名捐献器官的12岁女孩。 “来到这里的家属已经承受了莫大的悲哀,我希望通过我们标准的服务,以及精心的准备,给家属们带来温暖,让冷冰冰的殡仪活动变得有温度。”向志文说。 向志文的姑姑、姐姐都从事殡葬行业,他从小就对殡葬比较熟悉。“在我们老家那儿,遇到有办丧事的,有时就随随便便请些人来办,过程繁琐,且十分不人性化。”向志文决定从事殡葬行业,试着改变一些人、一些观念,多给逝去的人与活着的人一些尊重。 “从没想过离开这个行业,只希望越干越好。”向志文经常通过自学等方式更新专业知识,他说,他比较欣赏台湾一些地方的殡葬服务,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死者家属得到细腻温暖的服务。(完)



免责声明:文章《走近殡葬行业的年轻人:多给逝去的人一些尊重》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