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多位学者对文明的见解看,不应对立化东西方文明 英国伦敦大学鼎鼎大名的汤因比,被西方人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历史学家”,著有12卷本的《历史研究》。在他看来,将文明分成古代、近代、现代都是没有意义的,地球上曾经出现过26个文明,世界历史就是这些文明的历史。有16个文明以及死亡,如玛雅文明、希腊文明、埃及文明等。有5个文明发展已经停滞,如游牧文明。还有5个文明在发展中,即西方文明、东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印度文明、远东文明(包括中国、朝鲜、日本)。这五个现存的文明都是某个文明的第二代:西方文明是希腊文明的第二代,东正教文明是拜占庭东正教文明的第二代,伊斯兰教文明是阿拉伯和波斯文明的第二代,印度文明是古印度文明的第二代,远东文明是古中国文明的第二代。 这个观点并非汤因比首创,他前一代的德国人施本格勒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施氏在其名著《西方的没落》中提到人类历史中曾经出现了8个高级文化,即埃及文化、印度文化、巴比伦文化、中国文化、古典希腊罗马文化、伊斯兰教文化、墨西哥文化、西方文化。 施氏之前半个世纪,俄国丹尼尔夫斯基提出了文明类型说,他将人类文明概括成了12个文化历史型,而且还认为每个文化型都有自己独特的本质特色,本质特色是不会改变的,如希腊型的美、欧洲型的科学、西亚型的宗教、罗马型的法和政治、中国型的实用、印度型的奇思和神秘主义、斯拉夫型的社会经济。 对于这些被称为文化形态学派的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特别是对文明类型本质特色的概括确实很精炼,但是,这些观点有忽视年代差异的问题。把今天的文明与5000年前的文明混为一谈,明显是有偏颇的。文明是发展而来的,是在不断进步的,而且是以一种加速度发展的。 此外,文化形态学派还将各个文明完全割裂开,不重视个文明之间的相互作用,否认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所具有的内在联系。事实上,还有不少学者认为,人类文明和世界历史是分阶段发展的,而且是从低级阶段发展到高级阶段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将人类社会分成了五个阶段和三种形态。五个阶段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三种形态是自然经济社会、商品经济社会、产品经济社会。 我国历史学家吴于廑[jǐn]提出了整体世界史观。世界历史既有纵向发展,也有横向发展。横向发展的基本动力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促使人与外界的关系在广度和深度方面不断扩大和加强。文明的横向发展包含了许许多多的历史现象,譬如各文明在政治、经济、社会军事、文化、科技等方面的依赖与交流,也包括了人员往来、交通联系、迁徙移动、侵略扩张,甚至双边、多边乃至世界性战争。生产越发展,文明越进步,各文明间的交往就会越广泛、越频繁,最后使世界发展成为密不可分的整体。一部世界文明史,就是一部文明从分散到整体的历史。



免责声明:文章《从多位学者对文明的见解看,不应对立化东西方文明》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