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移风易俗与传统文化并不相悖   近日,有二十一名学者联名投书某新闻网站,呼吁保护乡村传统丧葬礼俗。他们认为,强行废除中华文明延续三千多年的丧葬礼仪,是在破坏文明、破坏传统文化,还会严重挫伤基层群众的感情,导致基层干群关系的对立。  诚然,死生亦大矣,中华民族的传统丧仪确实在很多方面体现了孝亲之情和慎终追远的人文道德价值,绝对不能一棒子打死。但是,现在在乡村推行的移风易俗工作是不是就如二十一名学者所言呢?笔者在走访了菏泽市数个乡镇后,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首先,丧葬礼仪能不能变?学者们文中也有提及,随着时代的发展,丧葬礼仪的改良一直在进行,如丧期,已经从“三年丧”、“三月丧”改为近代的三天。无论是丧葬还是婚庆,只要体现的文化内涵不变,仪式的改良并不意味着对传统文化的摒弃。  其次,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在丧葬活动中,存在着过度铺张浪费、互相攀比的现象。大摆筵席、收份子钱、“二次装棺”、建墓立碑、请响器班子、搭台唱戏充门面等等,一场葬礼下来,得花好几万元,这对于大部分农村家庭来说都是一笔难以负担的开支,甚至有些家庭会因此负债累累。然而在农村,别人家就是这么办的,你不这样办无疑会显得“没面子”,甚至被人戳脊梁骨。  婚礼就更不必说了,很多地方的彩礼钱已经成为家里不可承受之重,频频出现的无底线闹新郎、闹伴娘的做法,更是把婚礼变成了闹剧。这些仪式已经远远背离了葬礼追怀逝者、寄托哀思,和婚礼祝福新人、留下美好回忆的本质。取缔或者改良这些仪式,显然是顺应民意的,也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职责。  笔者调查发现,大部分村民满心欢喜地期待移风易俗工作的到来,只不过碍于现实,谁也不敢带这个头。现在由政府出面推行,党政机关干部带头示范,面子问题解决了。在菏泽,各级党员干部带头推进移风易俗,干部群众一个样,群众工作自然好开展,所谓基层干群关系对立现象几无发生。  在推广过程中,政府还充分考虑了民意。如定陶区规定,在充分尊重传统民俗的基础上,广泛征求群众的意见,采取“一村一策”,制定村规民约的具体条款和婚丧事具体规定,对于普通群众以说服教育为主,确保不过度执法。  另外,菏泽市政府在积极提倡新的礼仪风俗上也做了很多工作,并不是将旧俗“一刀切”后就扔下不管。如规定:不披麻戴孝,提倡黑纱白花;不唱戏打鼓,提倡播放哀乐;不设宴待客,提倡只吃家常饭;不田中筑坟,提倡骨灰堂安葬等,让葬礼保持了应有的庄严肃穆的氛围。菏泽市牡丹区还聘请了第三方公司对群众满意度进行调查,发现问题及时改进。单县等地还加强了殡仪服务规范化管理,所有收费全部按照物价局规定标准执行;还推行了一系列殡葬优惠政策,惠及困难群众。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乡村移风易俗与传统文化并不相悖,改良后的礼仪更能体现中华民族的文化内涵。只要在实际工作中注意循序渐进,把握尺度,在乡村推行移风易俗工作不仅顺应民意,还能净化乡风民风,提升乡村文明水平。



免责声明:文章《乡村移风易俗与传统文化并不相悖》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