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缴棺材”上千棺木被砸 江西强制殡葬改革引争议 美国的墓地发展是怎样的?   近日,江西多个地方被曝出现“抢棺砸棺”场景,执法大队进村入户,强行把村民家里的棺材抬走,然后成百上千的棺木被堆积在空地上,挖掘机大队再逐个砸碎。地方政府不顾民意简单粗暴推进殡葬改革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那么美国的墓地发展又是怎么样的呢?   8月1日,江西省民政厅发文称在推进殡葬改革过程中,有些县乡出现入户收集、集中拆解棺木等简单过激的做法,造成不良影响。文件还提出,殡葬改革要坚决防止“一刀切”“运动式”倾向,对简单过激做法,该制止的要立即制止,该纠偏的要立即纠偏。   7月17日至18日,江西全省殡葬改革工作现场推进会在赣州市召开。江西省省委书记刘奇表示,各地各部门要切实加强组织领导,压紧压实工作责任,千方百计做好宣传引导,稳步推动殡葬改革。   最引人关注的是,吉安市委、市政府出台实施殡葬改革“零点行动”的方案,明确在2018年9月1日零点起要求不管身份,不管地区,丧葬100%火葬,并且要求8月31日前村民主动上缴家中棺木,主动有奖,逾期要罚。据知情人士透露,“毁棺”行动与政绩考核直接挂钩,在全市形成了一场殡葬改革“竞赛”。   吉安市泰和县村民王明(化名)向《侨报》证实,从5月份开始,村干部就到村里有老人的家里询问是否有棺材,要求配合上缴。“其实大部分老人通过宣传教育后配合上缴财产,但是心底还是不愿意,都偷偷抹眼泪。”   王明向《侨报》介绍,当地政府部门以2500元向老人补偿棺木费用,各个县市地区也都存在差异化。根据记者调查,吉安市市区的老人主动上缴棺木补偿2500元、吉安县2000元、泰和县1500元,王明表示大部分老人准备的棺木都是上等的木材,价格也不止两千元。   “江西‘土葬’氛围浓厚,老人在60岁左右就开始布置棺木,好让自己有心灵的依靠。”王明表示,现在通知9月1日之前要求把以前的坟墓都要改迁到公墓,这对于民风淳朴的当地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他认为,把之前的墓都挖出来改迁到公墓没有必要,村民普遍有情绪。   一段村民拍摄的视频显示,吉安市吉水县的一个巨大的停车场上停放着许多棺材,因场地有限,不少棺材都被叠在一起。现场仍不断有运输棺材的三轮车、卡车等进进出出,工人们将棺材从车上卸下后,便直接将其放置在空地上。个别情绪激动的老人抱头痛哭,或躺在棺木不愿离去。   江西高安市宣传部曾发布消息称,动员会召开后的第三天,全市24个乡镇(街道、场)共收到群众上交的棺木5871副。事实上,江西部分地区从今年年初就开始推进了殡葬改革。   4月2日至3日,上饶市召开了全市农村工作会议暨绿色殡葬现场推进会,提出要“打好殡葬改革硬仗”。之后,上饶市开始收缴村民家中的棺材,其他地区也相继开展收缴工作。   1998年12月4日,江西省政府发布《江西省殡葬管理办法》,2001年、2004年分别对其修改。办法规定,殡葬管理的方针是:积极地、有步骤地实行火葬,改革土葬,节约殡葬用地,革除丧葬陋俗,提倡文明节俭办丧事。   2015年,江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江西省殡葬事业发展规划(2015-2020)》的通知,其中设定的发展目标为,至2020年全省火葬区年遗体火化率达到100%,公益性公墓节地生态葬占比65%以上。   今年6月29日,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鹰潭市、宜春市、上饶市、吉安市4个设区市全域调整为火葬区,至此,江西全域为火葬区。   随着时间表的推进,江西殡葬改革在不断地深入推进,但“一刀切”的做法让当地群众难以接受。江西弋阳县处置一起漆工镇杨桥村齐川源组村民违规土葬事件,漆工镇组成的殡葬综合执法工作组对该违规土葬坟进行了强行起棺,并将棺木及死者尸体送往县殡仪馆进行火化处理。   北京大学法学院王成教授接受《侨报》采访时表示,从立法角度上来看,地方政府是不能做出规定要求,对非国有财产征收征用,需经过全国人大立法通过;从物权法上说,被收缴的棺木属于所有人合法所有,未侵害他人合法利益,政府采取行政强制执行措施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抢夺或损毁他人财产还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王成认为,当地政府的做法不妥当,依法治国需要地方政府严格遵守法律,而不能自己出台一些规章制度侵犯百姓的利益。   调查资料显示 ,广大农民对实行火葬抵触情绪较大(尤其以中部 、西部 、北部为甚),火葬政策的实施远没有达到制定政策时所预期之效果,有的甚至与推行火葬的初衷背道而驰,殡葬改革形势不容乐观 。   违规土葬、乱建坟墓等的治理是各地民政部门的重要工作内容,顺应时代发展需求,革除丧葬陋俗,推行殡葬改革,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王成认为,涉及群众风俗习惯和乡土传统行为,在处理上需谨慎对待,在遵循有关的法律和政策时,也需要考虑到百姓的接受度,不能搞“一刀切”,伤害人民群众的感情。   王成还表示,农村殡葬立法应确立“让死者得到安息、让生者得到慰藉、让文化得到传承 ”的殡葬立法理念,在破除部门立法基础上加快殡葬立法步伐,科学起草《殡葬法》,对《殡葬管理条例》的内容进行全方位整合,吸收其合理内容,克服其不足。   河南省周口2012年开展了大规模平坟复耕和殡葬改革,平迁200多万座坟墓,复种耕地近3万亩。当地官员称,平坟的初衷是解决大机器耕作、死人与活人争地问题。但由于部分地区强制平坟,公墓建设简陋,平坟工作也遭到大众的反对和质疑。   据媒体报道,为了平坟复耕,学校放假、学校搞“平坟复耕”演讲比赛、不平坟停发低保;政府官员及其祖先坟墓被划为公墓区和文物保护单位;副处级祖坟不可以挖掘。   正因如此,同年11月16日,国务院颁布第628号令,删除了《殡葬管理条例》中民政部门有权对拒不改正违法土葬、建造坟墓行为强制执行的条款。   即使修订了有关的法规,殡葬改革的“粗暴简单”式执行并没有得到遏制。2014年安徽安庆实施殡葬改革,要求从6月1日起,全市城乡居民死亡后按规定火化。   改革政策公布后,有6位老人自杀身亡。自杀事件背后,原因错综复杂。安庆外宣办称,媒体报道“老人自杀”一事与安庆殡葬改革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媒体调查发现,殡葬改革政策的“一刀切”,令备有棺木数十年的老人心理无法接受;政策推行过于迅速,致宣传、教育不到位;基层强行收缴棺木,直接刺激老人;而当地重土葬的传统习俗也令老人心结难解。   原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李舒珊认为,中国的殡葬改革是逐步推行的,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目前中国的殡葬改革现在只限于在火葬区,还有大量的土葬区,一些群众存在排斥心理。   “思想观念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因为中国崇尚土葬,崇尚墓碑,崇尚归坟。这是中国的一个老习惯、老传统,人们把修墓碑看成一个大事情。”李舒珊表示,一些地方政府缺乏资金建设一个群众满意的公墓,也是殡葬改革受阻的原因之一。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认为,如果要改革,应该先把公墓建好,再按照民风民俗,迁移祖先坟位。公墓问题的关键是资金,“假定村庄平坟节约了耕地,这些耕地按市场的指标,卖了多少钱,钱应该补贴给农民,免费殡葬。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样工作效果会好得多。”   中国政府对于殡葬管理及殡葬改革一直在推进中,但是一直没有真正摆脱窘困的状态,甚至还不时出现抵制殡葬管理与殡葬改革的“回潮”现象。   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田兆元教授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反思殡葬管理及殡葬改革以往的窘困与尴尬,主要原因在于长期以来用行政管理的理念和手段来管理和影响群众传统文化的社会事务。   “强制推行殡葬改革违背了传统风俗和乡村治理的宗旨,破坏了社会和谐的根本原则。”田兆元认为,丧葬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传承儒家和孝道的根源,这种做法背离了民情民意,影响社会稳定和人民的长居久安。   田兆元表示,形式多样的丧葬习俗对殡葬文化的构成有着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因地域、宗教、经济、文化等状况不同,各民族在处理死者遗体的风俗、习惯方面也不相同。尊重文化的多样性和社会科学相结合,而不能用同一个模式面对56个民族的殡葬文化。   对于“死人与活人争地 ”说法,田兆元并不认同。他认为,随着自然变迁,家族兴衰,世界观转变,坟墓往往挺不过百年,因无人祭奠而自然消亡。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已经土葬了无数先人,至今我们依然有土地可以耕种,这证明传统土葬的自然更替性。更为重要的是,土葬符合汉族人民的生活习惯以及伦理情感。   现代殡葬习俗就是要节俭办事, 通过殡葬改革使丧葬由繁到简, 促使人们在丧葬观念上有一个彻底的转变, 这样的过程一定是循序渐进,而不能采取“一刀切”的做法。田兆元提出可以简易的办丧事,但是不能完全把礼仪文化割裂开来,在中国传统文化土壤中改革应该考虑其文化基因。   对于这项涉及民众切身利益和民俗传统的重大决策,学界专家普遍认为,应考虑老百姓的情感、心理和社会风俗习惯与历史文化传统等因素,通过公众听证、专家论证、合法性评估、集体讨论等环节,然后再因势利导,循序渐进,分步推进。   在美国的墓园文化中,身后事一般有守灵、追思、安葬三个部分,这三个议程大多都安排在二天或者三天里。一般家属会在邀请函中标注出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接受邀请的亲朋好友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和亲疏关系,选择在合适的时间参加活动。   无论你受邀参加哪一个议程, 都不会有附带的要求,更加没有“送钱”的。他们认为:不管逝者是穷还是富,现在都不需要了。唯一需要注意的,着装尽量选择黑色或者深色。   守灵:一般都是逝者家属和非常亲近的朋友,没有什么固定的仪式,守灵的时间长短也没有固定。受邀到来的,可以安安静静的坐下听听悠扬缓慢的音乐,也可以打开一本自己带来的图书,低头阅读;还有更加亲密和熟悉的,会在灵棺前和逝者低语诉说;也有的会和家属坐下喝一杯咖啡,聊表问候。   追思:参加追思仪式的大多都是逝者亲朋,也可能有慕名而来的朋友。一般在教堂或者墓地礼堂举行,仪式中会有一些逝者的生平介绍或者图片、遗物展示,家属分享逝者的生前故事,穿插感人故事和幽默,不时引起听众的笑声。有些追思活动现场门口或者签到处,会放一个捐款盒,上面标明清楚,所有的募款是为逝者捐赠给某一个慈善机构的。   安葬:安葬仪式在墓园内举行, 大多墓园都同时有土葬和火葬两部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火葬,骨灰安放的龛钵,可供于室内壁龛或室外墓地。棺木落葬时多由牧师进行祈祷,并在专业人员的操作下完成。亲友们可以将事先准备好的花束抛入墓穴,离开时也不需刻意道别,悄然退出即可。   在美国的街上,偶尔会看到警察摩托车在前面闪灯并不鸣笛地开道,后面跟着灵柩车和长长一串车队,车辆一辆接一辆,有时会看见每一辆车窗上夹着同色小旗子,周围司机们也会纷纷减缓让道,绝对没有人因为需要等待不耐烦地大按喇叭,整个气氛非常尊敬肃穆,这只是一般葬礼中下葬的一个习俗,组织者需事先和当地警察联系,警局会免费安排警车或者摩托开道。   据《洛杉矶书评》介绍,美国人并不是开始就能坦然面对死亡。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我们听到的话总是:你要遮掩自己的悲伤,要向前看。虽然教堂、墓园这样制度化的公共空间给我们的悲伤提供了一个出口,能够短暂地发泄自己的情绪。但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还是得回到正轨,一如往常。美国人对待死亡的传统方式已经瓦解,而新的一套惯例还未建立起来。   19世纪初,美国人开始重新思考逝者的埋葬方式。人们借由“改革”墓地的契机,建立了美国第一批总体规划空间,这些墓园分布在城市边缘,它们有公园般的休闲娱乐空间,用一种理想的方式,将逐渐远离树木和绿荫的城市居民带回自然的怀抱。   城市不断扩张,公共空间却依旧匮乏,类似波士顿郊外的奥本山墓园和纽约布鲁克林的绿荫(Green-Wood)墓园这样的地方就发挥了不小的社会作用。它们打一开始,就几乎是按照景点来设计的,墓园里处处都是蜿蜒曲径、山丘池塘到二十世纪早期,几乎所有墓地都成了公墓,在一大片草地上,一个个坟墓被集中在在最小面积的土地上,竖起纪念碑。   墓园是一种故乡的“根”的象征,但这种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陌生:人们在好几个城市之间辗转,家人分散在全国各地,要选定一个死后委身之地越来越难。很多人都逐渐认清了现实,于是选择将尸体火化,并且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处理骨灰——虽然这往往意味着像以前一样把骨灰埋在传统坟墓中。   二十世纪中叶,路边开始出现十字架,在一些车祸多发地段,十字架甚至多得“像是一座小型坟墓”,造成了安全隐患。直到工程师担心这些小型纪念墓碑会扰乱交通,带来安全问题,他们设法建立起新的洲际公路系统,这些十字架才逐渐被遗忘。   而今,社会上又涌现了一些新的殡葬方式,简直是古怪的科技乌托邦。一些公司提供服务,能将骨灰压缩到钻石里,让死者的家人把他们挚爱的骨灰作为吊坠或是戒指“穿戴”在身上(一个人身上的碳元素就能制造好几颗钻石)。   新华网报道,在瑞典、美国、澳大利亚、瑞士等国,节地生态安葬理念早已逐渐深入人心,“绿色与简约”俨然成为殡葬新风尚。   美国绿色墓葬的形式有很多。以海葬为例,美国人将骨灰与混凝土混合后做成人工珊瑚,沉入海底,为海洋生物提供栖息之地。许多死者亲属认为,让自己心爱的人栖息在大自然中更富有人情味。   上个世纪90年代末,美国创建了第一个绿色墓地,目前全美有32个州有绿色墓地。这些墓地没有任何钢筋水泥等人工建筑,墓穴和周边环境尽可能保持自然状态,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绿色安葬的骨灰盒或棺木都采用可降解材料。土葬者尸体不涂抹防腐剂,用毯子、白布包裹或采用未上过油漆的薄木板、纸板做棺材。   随着科技的发展,起初只有航天专家或社会名流才能享受的太空葬礼在美国也渐为大众接受。太空葬礼就是把死者的骨灰放入容器里,通过火箭发射送入太空。根据发送距离的不同,这种太空葬礼收费标准从数百至上万美元不等。   通过墓地的建筑和景观,我们能一窥人类与大自然不断变化的关系。最重要的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的的亲朋挚爱总会一个接一个离开我们,而我们这些还活在世上的人,有义务选择一种合适的方式,给他们尊重,让他们安息。



免责声明:文章《“收缴棺材”上千棺木被砸 江西强制殡葬改革引争议 美国的墓地发展是怎样的?》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