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入殓师:摸着尸体像摸冰啤 合同工薪水不高   尸检现场,19岁的实习生理琛穿着专业防护服在旁边帮忙翻身、冲水。他到现在还记得,当时那具成年男性尸体烂肉横飞,小腿腿骨都支出来了,血淋淋的。   他没有害怕的表情,甚至有些“激动”。他不是火爆荧屏的法医,而是一名年轻的入殓师。那次尸检,是他进入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学习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后的第一次实习,第一次接触尸体。   在普通人眼中十分恐怖惊悚的事情,在他的记忆里就这么一晃而过了,成为了他上千次接触尸体的经历中,最普通的一次。   1994年出生的大亨,在实习时必须冷静地引导家属完成一系列程序,现在也能熟练地完成自己防腐的专业业务。   大亨从长沙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毕业,在广州实习了半年。他所在的13级防腐班,共有53人,只有15个男生,而整个殡仪学院大概有150个学生。   防腐班平时学的课程除了关于穿衣、化妆、整容、防腐的核心课程之外,还有更多,殡葬心理学、花艺、火化机操作、遗体防腐操作及防腐液配置、遗体整容、墓地墓碑的设计、殡葬中的宗教文化、传统风水及周易测日等等。   他还考取了遗体火化师四级职业证书 ,所以能做遗体火化师、出殡礼仪师等细分职业。“入殓师”只是这一行业的统称,从接洽业务,到遗体整容、火化,整个环节环环相扣。   前段时间网络手游《阳阳师》和网络热剧《灵魂摆渡3》等玄幻题材的作品受到网友热捧。在中国,无论所谓的阴阳师还是灵魂摆渡人,最符合该行业的,也许就是入殓师了。   真实的入殓师远不像人们想的那样恐怖或奇怪,尤其当我们采访到90后这一批新生代入殓师时,他们的洒脱远超我们想象,尽管生活中侧目的眼光从未减少。   关于这份工作,你会不会很好奇?我们详细采访了天南海北四名90后入殓师:1995年的贺燕和廖若羽,1994年的理琛和左大亨,只为向你展现更立体的“入殓师”三个字。   据了解,殡葬行业分类很细,抬尸者叫”运尸工“,化妆整容者叫”遗体化妆师“或”遗体美容师“,火化者叫”火化工“。   高二下学期,东北小伙儿左大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看了一篇关注整容师的报道,觉得很感兴趣。后来报考志愿时看到现在的专业,填报了志愿,直到拿到通知才和家人说出自己的选择。   幸运的是,大亨家很民主,左大亨的爸爸明确说尊重他的职业选择:“不管你学什么,以后做什么工作,爸都支持你。”   在他大学毕业要选择单位时,妈妈也打电话支持:“现在年轻,不用惦记家里,喜欢在哪里工作就在哪里。”   大亨现在的广州单位,年火化量30000具,每人每天化妆穿衣至少40具,最多的高达150具。每天8:30上班,7:30起床洗漱吃早餐,上班后大亨首先要看一下尸车够不够用,提前把每一个衣服包裹放到对应的逝者旁,每天差不多的流程,早已成为习惯。   当尸体运回来之后,如果家属选择停放,首先让家属选择停放标准,然后做登记,接着把尸体抬进停放地,写好牌匾放好标签。几天后家属来火化,先看家属带来的死亡证明是否符合标准,然后填写单子,尸体送进火化炉。   复杂的流程并不像读起来这样容易,对于殡仪业这样一个特殊的服务行业,殡仪从业者面对的要么是刚刚失去亲人的家属,要么是前来缅怀的亲朋好友,心情都比较低落,这种时候人的脾气要焦躁一些。入殓师要打起12分精神,用语言和情绪安抚他们的情绪。   他回忆说:"一次我和同事去医院做服务,家属看到我们两个人很年轻,就质疑我们可不可以做好工作,用那种很怀疑的的目光看我们。但是我和小伙伴为逝者脱衣、净身、穿衣、化妆再到后面的接运工作都做得很好,最后家属走上前来对我们俩鞠了一躬,说很感谢并表示歉意。   我们两个当时平静地回了一鞠躬,后来回到寝室我们两个却睡不着,因为我们的工作得到了认可,那一刻心里的激动很难形容。”   当理琛走上工作岗位,职业的特殊显现出来:“有的人只是觉得我们暴利,价格贵,对我们比较凶。也有少数人十分尊敬我们,很感谢我们。每当我被凶了、被骂了的时候,我就会想想这些理解我的人,还是觉得很欣慰的。”   理琛特意补上一句:“很多人都认为这个行业能赚很多钱。但当你走上这个岗位之后,你才知道赚得真的不多。”   在很多人看来,殡葬行业从事人员经常要与尸体接触,所以一度被人称为“死人专业”,学生和老师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生活中也会经常面临尴尬和偏见,但在乐观幽默的左大亨眼中,随着现代人观念越来越开放,文化知识水平不断提升,自己所处情况要好很多。   生活中的理琛很潮,顶着一头精心设计的发型,喜欢宅在家里打游戏,平时会约三五朋友打麻将,偶尔也会泡泡清吧。   理琛觉得所学专业对生活影响并不大,除了在食堂吃饭,“如果把我们的教科书放在桌上占位子,周围三四个位子都不会有人坐,即使食堂挤满人。”   “春节他在重庆市一个殡仪馆实习上班。一下班,他妈就给他在门口放了一个火盆,非得让他跨火盆,接着就沐浴更衣。后来他妈就懒得给儿子收拾衣服了,渐渐习以为常,哈哈哈。”理琛描述中透着满满乐观,看不出半点无奈。   “有一次跟好几个朋友去逛街,回来得比较晚,打车时,我们不敢说目的地是殡仪馆,就报了一个地点叫'金银坑'。快到了师傅才知道我们要去殡仪馆,他不想去,就说不知道怎么走。最后是我们地图导航,师傅才极不情愿地把我们送到殡仪馆后门,连车费都没要。”左大亨说起来一直忍不住地笑。   “虽然家里人对我工作的态度还好,但是他们和亲戚朋友介绍我的工作时还是不会明说,只是含糊地说我在广东这边做销售。幸好单位领导比较人性,会尽量少安排大家晚上接遗体的工作,不用出长途夜车,不会太累。”   廖若羽则大大咧咧:“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直面过特别严重的歧视。不过我母亲单位一个同事曾经在她面前嫌弃过我的职业,觉得脏。我倒是希望大家都嫌弃自己,这样家里办喜宴或者朋友结婚这种吉祥的日子我就不用去随份子钱了,哈哈哈。其实年轻人都看得很淡,同为90后的闺蜜很佩服我啊,她自己很害怕这类工作。”   同专业女同学,从大学起就有一个男生从辽宁过来,长期关爱和照顾。毕业后男生在当地开了一家超市,女生在墓地工作,两人自始至终相爱,羡煞旁人。   大亨也不认为职业会给自己的恋爱和婚姻带来什么障碍,“同学中有从事殡葬行业和其他行业的人结婚了,这都要靠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左大亨有时会参加重大事故的志愿者工作。2015年6月1日,东方之星客轮在湖北监利水域沉没。身处广东的殡仪学院校友得知消息后,自发组织了一些毕业生,用自己休息的时间到监利市殡仪馆做志愿者。随后,殡仪学院联合长沙市殡仪馆和湖南省民政厅,作为支援队伍一员,大亨前往救援。   当时在监利一待就是7天,主要做尸体清洁、尸体打包等工作。炎热的6月,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穿防护服,每天衣服都处于湿透的状态,加上当时尸体已经出现了“巨人观”状态下的高度腐烂,肿胀严重,重量达到了原来的两倍。尸体中男女老少都有,场面悲切。   也许这就是廖若羽眼中入殓师职业的意义吧——让逝者走得更有尊严更体面,从一定程度上减轻家属的痛苦。   理琛大概是一个少数派中的少数派,在从事了一段时间殡仪相关职业之后,他选择了另一条与生死有关的道路——出家。他说从初中看了《道德经》开始,就一直信仰道教,信仰了这么多年,见多了生死,觉得就该出家了。但对于生死,他觉得:“别看透,千万别。什么都透了,人生还有啥意义?”   现在,理琛每天的工作就是烧香办公、超度亡灵、主持祭祀等等,也经常出门去参加各种法会。在旁人看来,一名94年的道士似乎是很不能理解的事情,90后年轻人是属于新时代的,有全新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怎么可能甘心去做一名道士。   但正如当初从事入殓师行业的所有90后年轻人一样,他们也许并不那么在意旁观者的看法。理琛对于自己的选择十分满足,在看了这么多生死离别之后,这条路似乎是对他最好的选择。   无论是90后这些有勇气选择入殓师这一特殊行业的左大亨、廖若羽、贺燕,还是最后转行做了道士的特立独行的理琛,他们的工作性质都那么相似。   入殓师廖若羽:1.成绩因素,高中成绩把我的选择范围限定在了大专。2.性格因素,我性格孤僻,不擅交流,不喜交际。3.母亲推荐,她无意中知道遗体美容师这个职业后认为很适合我,因为我从小爱看鬼片。4.经过初步了解,我自己比较看好国内殡葬业的发展前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专业,目前就职于四川省乐山市殡仪馆。)   入殓师理琛:因为信仰,我从小喜欢国学,看四书五经,看诸子百家。一直认为殡葬行业接引亡人是件大功德的事,所以就选择了这个专业。(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   入殓师左大亨:防腐班平时学的课程除了关于殡仪应用、整容、礼仪、穿衣、防腐的核心课程之外,还有殡葬文化学、插花、雕塑、色彩课等。但是在学校学习期间无法接触尸体,因为国家规定除了医学院之外其他人不能够接触遗体。(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防腐班,目前就职于安徽省五河县殡仪馆)   入殓师廖若羽:今年毕业,5月份答辩完,我们学校就业率接近百分之百,学院很重视这个,你没有签就业协议,就不给你毕业证。所以就业率只是“书面上”的百分之百。   入殓师贺燕:给父母打了很久电话,主要告诉他们这个工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差那么恐怖,让家里人好好照顾身体。后来看过很多生死,觉得平安健康最重要。现在看到死者家属,心里也还是不舒服,但想的更多的还是珍惜活着的人吧。(长沙民政学院殡仪学院陵园专业,目前就职于广东省英德市)   入殓师左大亨:因为殡仪行业专业人员的缺失,殡仪专业学生就业抢手,使得外界很多人猜测殡葬从业人员的工资待遇很高。根据我的经验来说,他们的工资水平也就比一般的餐饮行业的服务员好一点,同学中间,8000的有,3000以下的也有,这主要还是跟城市大小和付出多少有关。   入殓师廖若羽:现在的话,纯工资1000多,总收入每月不固定,平均下来五六千的样子。编制不好给,目前只能是合同工,如果有了编制我的工资会提高。   当今社会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老龄化现象越来越明显,可是由于社会整体对殡葬从业人员存在着偏见和歧视,加上目前国内只有四所高校开设殡仪专业,培养的专业人才非常稀缺,这使得殡仪专业毕业的学生成为紧俏的人才,每年毕业季,有很多包括殡仪馆、公墓、服务公司等单位来争抢毕业生,人才的短缺使得有些人同时拥有几份工作。   但根据行业内大家的回答,其实入殓师待遇并不像大家想的工资优渥,相反常常会很辛苦,而且目前从殡仪馆了解到,由于民政局不批编制,刚毕业的年轻人们基本只是合同工。 车灯造型足够犀利,不过即便是顶配车型,内部使用的仍是传统的卤素光源,这么做也是出于成本考虑,另外,蓝鸟全系都没有日间行车灯。这款顶配车型售价14.39万元,目前在各地经销商也会有一定的优惠,以北京为例,现在的优惠在1万元左右,也比较符合它的配置水平。 音乐圈有窦靖童大放异彩;影剧圈还有关晓彤、杨紫、孙怡、郑爽等一大波90后“小花”正在野蛮生长。年轻时的春风得意,是上帝给的礼物,起得一手好牌的90后小花们,已经悄然翻开了娱乐圈新的一页,未来就是无限可能。 这时,“90后小花”们的横空出世,则刚好填补起偶像剧、青春片等等空白,等待她们的是宽广的青春舞台。年轻时的春风得意,是上帝给的礼物,起得一手好牌的90后小花们,已经悄然翻开了娱乐圈新的一页,未来就是无限可能。



免责声明:文章《90后入殓师:摸着尸体像摸冰啤 合同工薪水不高》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