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入殓师是怎样炼成的 清明刚过,在缅怀逝者的季节,从事殡葬工作的那些人,也会走进人们的视野。如何让人在生命的终点更有尊严地离去,如何克服内心的种种恐惧和不适,又如何在这份工作中找到存在感和价值?本报记者探访了一所设有殡葬专业的学校,走近了几位殡葬专业的毕业生。从他们身上,也许你会体味到:职业教育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 素来喜欢看历史科幻片、纪录片的陈怡璇,每每看完电影后都会以客观的角度对影片作出分析,领悟导演的剧本构思和怎样通过画面、语言、镜头去刻画一个人物,凸显主题。 但在一个幽静的下午,独自一人在观赏着日本影片《入殓师》的她,震撼之余却对一个特殊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报考填写志愿那天,已远远超过二本线的我没有继续填写我之前想学的专业。电影《入殓师》的情节一遍遍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支配着我。”陈上网查询这一“神圣”的专业,走进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 而今年19岁的广东韶关女孩王子琪则是因为看了美国电视剧《犯罪现场实录》而萌发了想当法医的念头。然而高考失利后,她开始在网上查学校,希望能去学防腐整容的类似专业。 “来报考的学生很多是出于好奇心,电视报道容易激发他们的神秘感。”3月24日,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副教授钟启顺告诉记者,相当部分来学校就读“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这个专业的学生,并非是冲着就业和高薪而来。 作为在全国最早开设殡葬专业的职业学校,其中的殡仪学院现有学生近800人。“报考与录取的比例往往是3:1,有时达到4:1。”殡仪学院党支部书记苏立辉说。 钟启顺介绍,该校这一专业是由王夫之教授在1995年开办,之后全国陆续有4所高校设立了相同专业,从此国内的殡葬行业有了迥然不同的变化。“那时这行的职工连名字都不会写,领工资靠的是盖章,很多人是进城拿户口的农民工或者城里的孤儿来干这一行。他们把殡葬就等同于烧死尸。” 以长沙这所学院为例,学生的来源多分为三块,其中子承父业或亲人有从事过这行的不少。长沙殡仪馆有一位从东北来的林姓员工,工作一段时间后,他的两个妹妹都从老家来到长沙加入了这行。 2014年清明节前夕,曾有人将上述课程表贴到网上,一时惊倒无数网友。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一位负责人就此作了解释:这只是学生将课程内的知识作了特别的概括,其实课程名称没有这样吓人。 钟启顺介绍,学校将“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这个专业分为4块,即殡仪服务、殡葬设备、防腐整容、陵园,基础的课程基本相同,学生都要熟读《殡葬文化学》、《殡仪服务学》、《殡葬伦理学》、《现代殡葬礼仪实务》等课程。通过上述教学让学生们看淡生死,形成良好的职业素养。而专业技能方面,从遗体接运,业务洽谈、整容防腐、殡葬礼仪、火化、公墓,整个流程都是全面传授。学院要求学生专业技能熟练,连灵堂扎花这样的小细节都得反复练习。为让学生在平时实操中感受到真实的工作氛围,学院还从台湾引进了仿真火化炉和仿真假人供学生实训使用。 多数学生大一时,清明前后得到殡仪馆、陵园去感受10天左右,为的是“增加感性认识”。大二则有专业实习,清明节前开始在馆、园锻炼40天左右,所有专业岗位全部轮一遍,达到适应所有工作的要求。 “去年有一个班,学殡葬礼仪的,期末考试都放到了长沙殡仪馆,50多名学生现场考试。”苏立辉说,到了大三学生则开始顶岗实习,很多干得好的学生就和单位签了合同。 在钟启顺眼中,学生成功与否,与内心的认知程度紧密关联。“凡人都对死有恐惧,但面对亲人(遗体)肯定不会害怕。” 这位在众多老师心中留有深刻印象的优秀学生在2013年接受央视采访时称,当年奶奶生病去世,表哥因车祸而支离破碎。两位亲人离开人世的模样让她无法接受。她思考着,应该让逝者以体面的方式离开。 于是,在殡仪馆的一个工作台上,她和另一个男搭档曾亮亮,经常重复着专业的功课:轻轻地替死者刮胡子、修剪手脚指甲、化妆整容、穿衣。由于人死后身体变僵硬,需要洗澡、按摩才能恢复弹性。数小时的工作常令人备感疲惫。 入职一年多,她已经服务了逾百名逝者。“我们称他们为‘往生者’,因为他们是去另外一个地方生活。需要这样的心态才能理解自己的职业。” 与季烁红就读于同一所学校的陈怡璇在实习中领悟出了“安慰使者”的意义:一个丈夫在看到出车祸的妻子被“修补”得栩栩如生时,以为妻子仍活着,久久不肯离开。 “作为遗体整容师,我们做到的就是为逝去的生命制造美,给每个充满悲伤的家庭带来一缕爱的温暖和抚慰。”陈怡璇在本子上写道。 2012年夏天,陈怡璇没有和家人进行商量就报考了长沙的这所学校。当她把真相告诉了家人时,整整3天,她和家人完全处于冷战僵持状态。 一些毕业生告知,读书时,学院的同学之间关系都很好。但其他院系的学生不愿意与他们交往,甚至食堂吃饭都不想碰到一起,让这些尚未入职的学生,隐隐读懂了入殓师充满酸甜苦辣的百味人生。 “但实际上我一直没有换,慢慢有了职业认同感。很多人都是从开始有想法,到两三年中接受现实,最终认同并融入。”苏立辉说,没来前认为这些学生肯定是老弱病残的多,其实更多的是帅哥美女,心理很阳光。 据悉,虽然学生就业只能去殡仪馆,方向较为单一,但行业人才需求量极大。全国近1200多家殡仪馆每年人才缺口为8000人左右。因此,学院毕业生极为抢手。 钟启顺称,学校的殡仪专业自开设以来就没有扩招过,基本保持每年700~800名学生的规模,如此可以保证每个学生毕业有两个以上的就业机会选择。“现在全国有300多个馆、园的负责人是我校的毕业生。”钟启顺说,学生们的待遇不差,干得好的月薪上万元也不少见,真正麻烦的是职业带来的生活压力:无人理解,没有朋友。 与季烁红同在嘉兴的几个同学中,牛吉胜每次干完工作就洗澡,刘洋则靠外出购物来平复心情。“久而久之,朋友们都离开了,只剩下同行为伍。”季烁红哭诉道。 据了解,从事这一行业学生的婚姻多是同一单位内部组合,而找其他职业的则往往几经波折。2014年春节前,一位殡葬师与长沙某医院的护士谈婚论嫁时遭遇了女方父母的坚决反对。无奈之下,只好求助湖南一电视台的交友栏目,专门办了一期“白衣天使爱上黑白无常”的节目。 一位90后入殓师称,职业带来的社交压力让他不胜其烦,以至于每次工作完,他就习惯性地刷微博。“常有网友问,干这行是不是脑子坏了。我回复,老子干这行很自豪。” 清明刚过,在缅怀逝者的季节,从事殡葬工作的那些人,也会走进人们的视野。如何让人在生命的终点更有尊严地离去,如何克服内心的种种恐惧和不适,又如何在这份工作中找到存在感和价值?本报记者探访了一所设有殡葬专业的学校,走近了几位殡葬专业的毕业生。从他们身上,也许你会体味到:职业教育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 素来喜欢看历史科幻片、纪录片的陈怡璇,每每看完电影后都会以客观的角度对影片作出分析,领悟导演的剧本构思和怎样通过画面、语言、镜头去刻画一个人物,凸显主题。 但在一个幽静的下午,独自一人在观赏着日本影片《入殓师》的她,震撼之余却对一个特殊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报考填写志愿那天,已远远超过二本线的我没有继续填写我之前想学的专业。电影《入殓师》的情节一遍遍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支配着我。”陈上网查询这一“神圣”的专业,走进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 而今年19岁的广东韶关女孩王子琪则是因为看了美国电视剧《犯罪现场实录》而萌发了想当法医的念头。然而高考失利后,她开始在网上查学校,希望能去学防腐整容的类似专业。 “来报考的学生很多是出于好奇心,电视报道容易激发他们的神秘感。”3月24日,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副教授钟启顺告诉记者,相当部分来学校就读“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这个专业的学生,并非是冲着就业和高薪而来。 作为在全国最早开设殡葬专业的职业学校,其中的殡仪学院现有学生近800人。“报考与录取的比例往往是3:1,有时达到4:1。”殡仪学院党支部书记苏立辉说。 钟启顺介绍,该校这一专业是由王夫之教授在1995年开办,之后全国陆续有4所高校设立了相同专业,从此国内的殡葬行业有了迥然不同的变化。“那时这行的职工连名字都不会写,领工资靠的是盖章,很多人是进城拿户口的农民工或者城里的孤儿来干这一行。他们把殡葬就等同于烧死尸。” 以长沙这所学院为例,学生的来源多分为三块,其中子承父业或亲人有从事过这行的不少。长沙殡仪馆有一位从东北来的林姓员工,工作一段时间后,他的两个妹妹都从老家来到长沙加入了这行。 2014年清明节前夕,曾有人将上述课程表贴到网上,一时惊倒无数网友。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一位负责人就此作了解释:这只是学生将课程内的知识作了特别的概括,其实课程名称没有这样吓人。 钟启顺介绍,学校将“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这个专业分为4块,即殡仪服务、殡葬设备、防腐整容、陵园,基础的课程基本相同,学生都要熟读《殡葬文化学》、《殡仪服务学》、《殡葬伦理学》、《现代殡葬礼仪实务》等课程。通过上述教学让学生们看淡生死,形成良好的职业素养。而专业技能方面,从遗体接运,业务洽谈、整容防腐、殡葬礼仪、火化、公墓,整个流程都是全面传授。学院要求学生专业技能熟练,连灵堂扎花这样的小细节都得反复练习。为让学生在平时实操中感受到真实的工作氛围,学院还从台湾引进了仿真火化炉和仿真假人供学生实训使用。 多数学生大一时,清明前后得到殡仪馆、陵园去感受10天左右,为的是“增加感性认识”。大二则有专业实习,清明节前开始在馆、园锻炼40天左右,所有专业岗位全部轮一遍,达到适应所有工作的要求。 “去年有一个班,学殡葬礼仪的,期末考试都放到了长沙殡仪馆,50多名学生现场考试。”苏立辉说,到了大三学生则开始顶岗实习,很多干得好的学生就和单位签了合同。 在钟启顺眼中,学生成功与否,与内心的认知程度紧密关联。“凡人都对死有恐惧,但面对亲人(遗体)肯定不会害怕。” 这位在众多老师心中留有深刻印象的优秀学生在2013年接受央视采访时称,当年奶奶生病去世,表哥因车祸而支离破碎。两位亲人离开人世的模样让她无法接受。她思考着,应该让逝者以体面的方式离开。 于是,在殡仪馆的一个工作台上,她和另一个男搭档曾亮亮,经常重复着专业的功课:轻轻地替死者刮胡子、修剪手脚指甲、化妆整容、穿衣。由于人死后身体变僵硬,需要洗澡、按摩才能恢复弹性。数小时的工作常令人备感疲惫。 入职一年多,她已经服务了逾百名逝者。“我们称他们为‘往生者’,因为他们是去另外一个地方生活。需要这样的心态才能理解自己的职业。” 与季烁红就读于同一所学校的陈怡璇在实习中领悟出了“安慰使者”的意义:一个丈夫在看到出车祸的妻子被“修补”得栩栩如生时,以为妻子仍活着,久久不肯离开。 “作为遗体整容师,我们做到的就是为逝去的生命制造美,给每个充满悲伤的家庭带来一缕爱的温暖和抚慰。”陈怡璇在本子上写道。 2012年夏天,陈怡璇没有和家人进行商量就报考了长沙的这所学校。当她把真相告诉了家人时,整整3天,她和家人完全处于冷战僵持状态。 一些毕业生告知,读书时,学院的同学之间关系都很好。但其他院系的学生不愿意与他们交往,甚至食堂吃饭都不想碰到一起,让这些尚未入职的学生,隐隐读懂了入殓师充满酸甜苦辣的百味人生。 “但实际上我一直没有换,慢慢有了职业认同感。很多人都是从开始有想法,到两三年中接受现实,最终认同并融入。”苏立辉说,没来前认为这些学生肯定是老弱病残的多,其实更多的是帅哥美女,心理很阳光。 据悉,虽然学生就业只能去殡仪馆,方向较为单一,但行业人才需求量极大。全国近1200多家殡仪馆每年人才缺口为8000人左右。因此,学院毕业生极为抢手。 钟启顺称,学校的殡仪专业自开设以来就没有扩招过,基本保持每年700~800名学生的规模,如此可以保证每个学生毕业有两个以上的就业机会选择。“现在全国有300多个馆、园的负责人是我校的毕业生。”钟启顺说,学生们的待遇不差,干得好的月薪上万元也不少见,真正麻烦的是职业带来的生活压力:无人理解,没有朋友。 与季烁红同在嘉兴的几个同学中,牛吉胜每次干完工作就洗澡,刘洋则靠外出购物来平复心情。“久而久之,朋友们都离开了,只剩下同行为伍。”季烁红哭诉道。 据了解,从事这一行业学生的婚姻多是同一单位内部组合,而找其他职业的则往往几经波折。2014年春节前,一位殡葬师与长沙某医院的护士谈婚论嫁时遭遇了女方父母的坚决反对。无奈之下,只好求助湖南一电视台的交友栏目,专门办了一期“白衣天使爱上黑白无常”的节目。 一位90后入殓师称,职业带来的社交压力让他不胜其烦,以至于每次工作完,他就习惯性地刷微博。“常有网友问,干这行是不是脑子坏了。我回复,老子干这行很自豪。”



免责声明:文章《90后入殓师是怎样炼成的》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