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教经过几百年的演变发展,在契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深刻地打上了烙印,对契丹历史进程和社会生活发挥着不可忽视的影响。萨满教的基本内容已经演化、融化成为契丹民众的基本生活习惯,这种生活习惯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契丹人独特的民族习俗,表现在契丹人的丧葬习俗、节日礼俗、疾病医治及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国人类学家塞雷纳·南达说:“宗教信仰实际上就是以超自然的神秘方式实现社会控制。”当社会生活发生变化时,宗教所具有的的原始神秘性就不能实现对现实社会的控制作用。那么,作为契丹萨满教传统信仰形态内容在辽代社会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是否还具有其原始的社会控制功能?作为契丹人传统信仰的萨满教在辽代社会的遗存表现又有哪些,其社会控制功能具体体现在辽代社会生活的哪些方面,下面分别予以论述。 目前来看,契丹早期的丧葬习俗,文献记载不多,建国之前契丹族的丧葬习俗有几个特点。一是“子孙死,父母晨夕哭之。父母死,子孙不哭,”这有别于汉族丧葬文化。二是“死者不得作塚墓,以马驾车送入大山,置之树上,亦无服纪。”从以上两点来看,契丹族早期实行树葬或者天葬,这是受萨满教信仰形态中以天神为崇拜对象的自然崇拜内容的影响,认为把人放在树上离天更近,天是死者的归宿之处。三是“在人死后,将尸体放于树上,三年后改收其骨焚之。”总体而言,契丹族早期的丧葬习俗很简单,多实行树葬加火葬的形式。契丹早期的丧葬习俗,子孙死,父母早晚哭丧,而父母死,子孙不哭的传统观念更具有原始性。 据《北史·契丹传》记载:契丹先民“父母死而悲哭者,以为不壮,但以其尸置于山树之上,经三年后乃收其骨而焚之。”,将尸体放置于山树之上,经过三年才收敛尸骨焚烧安葬。在辽建国之前,契丹先民实行树葬,也有人称之为风葬,契丹先民会把死者送入山中,并把尸体悬于树上,《旧唐书·契丹传》也有记载:“契丹……其俗死者不得作家墓,以马驾车送入大山,置之树上,亦无服纪。子孙死,父母晨夕哭之;父母死,子孙不哭。”这种做法一是可以避免尸体被野兽吃掉,保证了尸体的完整,二是契丹萨满教信仰认为将尸体置于与天神最接近的树上,树是有灵性的,进行树葬,死者的灵魂可以尽快升天。 建国之后由于受中原文化的影响,契丹人的树葬形式已不多见,受佛教火化等丧葬方式的影响逐渐演变为火葬和土葬。据考古发现在辽代契丹墓葬中,已有“用金银为面具、铜丝网络其手足”保护尸体的做法。豪欠营子六号墓和陈国公主墓出土的网络与面具,是否源于萨满教的信仰,学界观点不一。《陈国公主墓葬》的作者认为在契丹人吸收汉文化以后,丧葬制度一直是受重视的礼仪,采用网络与面具的葬俗,时间上应该最早出现在辽中期的早期或后期,属于契丹人保存尸体的一种手段。无论采用何种手段和方法,力图将死者的尸体保存完好,进行土葬。“契丹死者佩戴面具是萨满教信仰的一种体现,面具为死者提供保护,以免受到恶灵的侵害,面具作为死者灵魂的载体,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肉体不被损害,为死者戴上面具意味着与世俗世界断绝往来。”做这样理解的学者,多是从萨满教崇奉灵魂不灭的基本观念出发的,认为死者戴上面具大有避免恶灵侵害死 者灵魂之可能。目前还没有确切的史料和考古资料能证明此说法成立与否。根据考古资料显示,从契丹墓葬中出土面具并不是普遍现象。如果死者佩戴面具是属于契丹人的葬俗,也只能说是一部分人的习俗,或者这种葬俗尚未普及到大多数人。 在早期社会,萨满教作为古代草原民族的原始宗教信仰,原始巫师即萨满曾广泛使用的面具被当时信奉萨满教的人们普遍认为是能把人的灵魂运载到另一个世界中去的神物和工具。在我国国内很多地区也有关于萨满佩戴面具的传统,如东北地区少数民族的萨满教教信仰中,有以桦树皮为萨满面具的(鄂伦春族),现在仍戴着铜面具请神的内蒙古鄂温克族萨满等等,除了面具,萨满的服饰和法器也都代表着萨满的法力和巫力,若没有这些萨满神器,萨满就很难进入癫狂的状态,进而也就无法实现与神灵的沟通。 从以上的几张图片也可以窥见辽代契丹传统萨满教信仰观念受到了佛教等外来宗教的影响。根据最后一幅首都博物馆馆藏的面具图片来看,与其他几张来自东北地区发现并馆藏的辽代面具图片有很大的不同:其脸部轮廓极为清楚,圆润的额头,修长的脖子,慈眉善目,造型上具有鲜明的佛家特点,根据其发掘于北京地区,应该是辽代契丹萨满教受佛教影响之后的结果,而其他出土于东北地区的面具则不具佛家特点,反倒具有草原民族的特点,这也恰恰说明了这一点。同时,在陈国公主墓葬发掘出土的随葬品中,从腰带的形制上看,有契丹式的蹀躞带和汉式非蹀躞的腰带。 根据《辽史·仪卫志》记载,“辽国自太宗入晋以后,皇帝与南班汉官用汉服”。墓志出土的汉式腰带,与史记载相符。反映出契丹人在传统的墓葬形式中已有汉族生活习俗方面的影响。墓葬中出土的公主和驸马的银冠上,有用道教真武和元始天尊、太极图等冠式,可见,丧葬习俗中已受道教的影响。契丹人这种葬俗观念和形式的变化,受中原汉族文化的影响很明显,且已受外来宗教类型的影响。传统的契丹萨满教形态内容和功能在辽代社会生活丧葬习俗中逐渐淡化退出。



免责声明:文章《辽代契丹萨满教对丧葬文化的形成可谓功不可没》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