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6日10时42分,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联合国科文组织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通过决议,根据世界遗产第3、4条标准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这是我国第一次取得新石器时代文明遗址的申遗成功,也是继殷墟之后,我国文明史的出现时间得到进一步伸延,同时也意味着我国5000年文明有了强有力的历史遗迹支持。 有人以为良渚文明或者说良渚所展现出来的古城遗迹算不上是文明,只能算是一种文化,因为按照国际对人类文明发展的定义,必须具备三条标准:拥有可以容纳五千人以上的城市、拥有可传承的文字、拥有复杂的礼仪建筑(其实就是等级制度)。 在这三条标准中最重要的就是文字,因为只有文字才是真正可以传承思想,使得文明得以延续的最重要标志。但目前因为在良渚古城遗迹中还没有发现成体系的文字,所以并不能算作是文明社会! 因为用文字来衡量某人类社会是否为文明社会并不是十分正确的。不管承不承认,来自美洲的印加文明就没有文字出现,他们使用的是以结绳记事为基础的信息交流,但这并不影响其成为世界文明的一份子;而最重要的是,这一文明起源于公元500-600年之间,最后在16世纪的大航海时代被西班牙殖民者所灭亡,在1000多年的时间里,印加文明都没有出现过文字。 而起源于公元前3300年左右的良渚文明,用其一座古城遗迹及周边生态,努力呈现出一个存在于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拥有高大的城池,和以种植水稻作为农业经济支撑,以渔猎、畜牧、手工业等为辅,拥有先进的水利工程施工经验,并存在社会分化和统一信仰体系,用最原始文字记录的早期区域性国家形态。 她在告诉我们,良渚是一个真正的文明社会,而文字并不能作为束缚她不是文明的理由。因为文明既需要向前发展,但更需要历史的沉淀! 良渚古城的城墙使用的是南方特有的黄土夹杂稻草修建而成,墙体平均宽度达40~60米,墙基底部全部铺垫石块。整座城池略呈圆角长方形,东西长1500米至1700米,南北长1800米至1900米,总面积达290多万平方米。 殡葬之地:在城中的莫角山土台西北方的反山,是良渚王安葬墓地;城外北偏东五公里处的瑶山为王族安葬墓地;西北城外的姜家山是其他贵族墓地;城外西南角的文家山是中级阶层墓地;城外的东南角的卞家山是普通民众墓地。 因为要建造一个如此庞大的城池,在原始的部落聚集社会是行不通的,只有强有力的国家社会组织才能完成这样的大型工程;而且只有进入了真正的文明,才会有严格的社会等级区分,才能真正体现出“君权神授”的思想。 良渚古人的水利系统堪称奇迹,很难想象,在5000年前,一群操持着磨制石器的古人可以修建出如此伟大的水利工程。 良渚古城的外围水利系统位于古城的西北部和北部,以自然山体为依托,在两山山谷口之间,以南、北走向修筑了两组用黄土夹杂稻草的大坝群,即由塘山、狮子山、鲤鱼山、官山、梧桐弄等组成的南边低坝群,由岗公岭、老虎岭、周家畈、秋坞、石坞、蜜蜂弄等组成的北边高坝群。 这两座大坝群构成了良渚古城的两道防护体系,形成了良渚古国特有的并具备防洪、运输、用水、灌溉等功能的水利系统设施。整个外围水利系统在良渚古城北部和西北部形成了面积约为13平方公里的储水面,蓄水量可达275万立方米,而要修建这样浩大规模的水利工程,依靠原始部落的力量是完不成的。 一座大坝的修筑,从选址、地基处理、建坝材料、建筑工艺、结构设计等都必须充分考虑到,如果没有极强的社会职业分工,没有强大的管理组织能力,在磨制石器的时代几乎等于零。 正是因为良渚古人在发展过程中具备了管理复杂社会需求的能力,形成了相对集权的国家形态,才能实现有组织的社会动员,最终完成这项庞大的水利工程。 水利工程的建设,使得农田遭受旱涝的危害大为减轻,也刺激了农业的大力发展,而其中,水稻成为良渚古人最重要的粮食来源。 和任何文明一样,一旦出现了社会等级划分,必然会出现不事生产的贵族统治阶层,这和原始部落聚集有很大的差别,也是反应出一个社会群体的发展阶段。 2017年,考古学家们曾在良渚的宫殿南侧发现了面积达1万平米,厚度为60厘米灰坑中全部都是烧焦的稻米。这足以说明,当时的良渚古人社群中,统治者已经把粮食作为重要的财产进行储备,良渚古城遗迹上曾经是一个农业高度发达的文明国家。 不仅如此,也得益于水利工程的建设,在良渚古城遗迹中,如卞家山遗址中出土了葫芦、甜瓜、桃、梅、杏、柿、南酸枣、芡实、菱角等植物种子碳化遗存,同时也出土过贝壳、猪骨等荤食废弃物的碳化遗迹。 如果非得把文字作为文明的象征,良渚确实稍显微弱,但我们无法否定,良渚时期已经出现了其特有的信息传递符号,我们可以理解为这就是良渚时期的文字。 商朝的甲骨文是目前已知最早的文字。但汪郎想说的是,历史是需要不断的继承和发展的,甲骨文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她在历史的长河中也是需要经历一个发展的过程。谁也无法去否定,位居江南的良渚文明没有影响到中原,毕竟曾经的良渚古国可是兵力强盛四方。而从今天的考古来看,受到良渚文明影响的范围已经跨越到了苏北一带。 泰上成鸠之道,一族用之万八千岁,有天下兵强,世不可夺,与天地存,久绝无伦,齐殊异之物,不足以命其相去之不同也。世莫不言树俗立化,彼独何道之行以至于此?--- 《鹖冠子. 王鈇第九》 在良渚出土的各种陶器上,都刻着各种各种各样的符号,极具抽象意义的。汪郎认为这就是良渚古人所使用的文字,虽然现在看上去像极了符号,但汪郎更愿意把它理解为象形文字。 比如我国已故的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人文社科学院历史系教授、中国文字博物馆顾问的古文字学家李学勤先生,就把此前的一件良渚出土的,被命名为“87C3-658”的黑陶罐上的一串符号,译成为“朱旗戔石,网虎石封”。 客观地说,在中华民族的文明发展史上,每一个历史发展阶段都有其特定的意义所在,或自豪、或自省、或奋起、或沉沦,只有在不断总结历史发展的经验上,我们才能做到属于我们自己时代的文明不断向前发展。



免责声明:文章《良渚古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