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殡葬文化是一笔独特而珍稀的文化遗产,它根植千年,意蕴丰饶。如今却濒临消亡,它如同天幕中绚烂的烟花,耀眼无比,又迅速消失。对濒危的少数民族殡葬文化进行抢救性保护,让它存留后世,这是许多有识之士的共同心愿。 我与殡葬已有二十年的情缘,在行业越久越觉得少数民族殡葬文化的珍贵。神秘的文化如同一块巨大的吸铁石,令我心神驰往。在时间之河逆流而上,我认为,解密少数民族的丧葬文化,更容易找到中华文明的根脉。保护并挖掘它,能让中国殡葬给世界一袭东方韵。 目前已有两集内容制作完成,第一集纪录了湖北恩施土家族的跳葬文化,跳葬就是以舞蹈方式欢庆死亡,把丧事当作喜事办。第二集讲述的是湖南花垣县苗族的巴代葬的习俗,苗族信仰多神,巫术活动极为盛行,许多古老的丧葬习俗保留至今,巴代葬礼尤为神秘。第三集已完成前期筹备工作,选材于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 沧源,因佤族而传奇。沧源是全国最大的佤族聚居地,佤族是一个能歌善舞、奔放豪迈的民族,被喻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的民族。同时,佤族是个从原始社会走出来的直过民族,一群人类进化史上的活化石。 沧源拥有绝色的自然风景和灿烂的古文明,这里有千年董棕和有着活化石之称的桫椤,千米国画长廊和云南最大的溶洞天坑群;沧源崖画,距今三千多年历史的新石器时期的文化遗物;勐来崖厦,新石器时代部落居住地,一座石头形成的大厦,后为佛教圣地;翁丁原始村落,佤族风俗与风貌保留非常完整的原生态村落沧源是一片匪夷所思的土地,它遗世独立,袅袅炊烟越千年。 翁丁在佤族语里是云雾缭绕的意思,翁丁佤族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最后的原始部落。我们抵达翁丁寨口,热情的阿佤人拥簇我们而来,他们唱着佳林赛,敲着木鼓,还在我们的额头上抹上娘布洛(由牛血、锅底灰、泥土和各种草药制成),给我们献上一种摸你黑的祝福。 佤族人奇特的迎接仪式,如同架设了一条时光隧道,让我进入了原始社会现场。寨口随处挂满牛头骨,佤族是以葫芦和牛为图腾崇拜的民族。牛在阿佤人心目中是吉祥、神圣、高贵、庄严的象征。佤族对牛的崇拜,产生出一系列与牛有关的文化现象。 进入寨口,映入眼帘的景象再次将我们震撼竹木茅草屋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数人合抱的榕树参天,阡陌交通,鸡吠相闻,如同桃源之境。 全村依然保留着原始的男耕女织的劳作方式,每个阿佤人质朴而快乐,如同古树上沾风带露的果实,如同山间欢快的野猪,人与自然充分融合,喧哗,焦虑,利欲等现代城市通病均与它无染。 在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民政局吴建远局长的指引下,股长罗应宏、勐角傣族彝族拉祜族乡政府涂安磊书记及工作人员俸琴的带领下,摄制组在翁丁村了解佤族独特的殡葬习俗。勐角乡的乡领导积极协助拍摄工作,从选择群众演员到拍摄地点,四处奔波,不辞辛劳。 据了解,佤族人有着极为豁达的生死观。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万物皆为神,人是大自然的一员。当有人去世,他们会平淡视之,哪怕是小孩子去世了,他们也不会特别悲伤。佤族的葬俗是由他们的生死观决定的,他们举行葬礼是为了永远诀别,让活人的灵魂从逝者的灵魂纠缠中得到解脱,因此他们的丧葬十分简朴。 家中不设灵堂,子女不披麻戴孝,不烧香磕头,只有司仪老人坐在棺材前边,迎接来吊唁的,吊唁者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司仪老人,司仪老人边酹酒边祷告,告慰死者某某带酒来送你一程。 家有丧事,普通人家一般不会特意告知寨子里的其他人,只会邀请寨子里的魔巴来念经驱邪,仪式非常简单,没有特别的祭祀仪器,只有魔巴简单的念经或唱经仪式。仪式过后,就可以下葬,一般在太阳下山之前完成落葬。选时辰不选日子,一般不会保留尸体在家里。 佤族每个村寨都有两块坟地,即善终者坟地与凶死者坟地,各自独立,互不相干。坟地一般都选择在村寨的西边,或者村寨的下方,坟地不能选择在村寨头和水源林,为了避免晦气和保证生产生活用地。善终者指老死、病死,以及死于自己家中者;凶死者多指意外死亡。 佤族选择墓地的方式非常特奇通过掷鸡蛋来确定安葬位置,鸡蛋碎哪安葬在哪,哪怕原有的地方安葬有人也可以。葬埋后不立碑、不起坟、也不举行扫墓祭拜活动。安葬中不砍伐森林,不污染水源,也没有火星。 一个坟地可供多次使用,能最大限度地节约土地;当挖到旧墓时大家能心平气息、豁达体谅,又体现出佤民族对于丧葬文化的博大胸襟。佤族的这种丧葬习俗,得到政府部门的褒扬和肯定,这与破除陈规陋习,节俭费用、节约用地、保护生态环境等时代要求完全吻合。 6月6日,我们开始正式拍摄,我们用镜头纪录下了佤族人们祭祀典礼、杀猪仪式、掷鸡蛋选墓地、敬酒送葬队伍等内容,摄制组还采访了魔巴,记录了大量的佤族生活日常一系列前所未见的场景,让我叹服少数民族殡葬文化的博大精深。 拍摄持续一周,团队不舍昼夜,在工作中获得了很多的心灵滋养。佤族这种自然简朴的殡葬习俗举世罕有,它也唤醒了我们对于死亡最朴素的理解。人死皆空,终归尘土,不需要碑文,不需要高坟,不需要祭拜,一枚鸡蛋就可以确定沉睡之地,让生者前行,让死者回归原野,化成一片繁林。 佤族是一个珍贵的殡葬文化标本,散发着原始气息的殡葬习俗,却能给现代人们带来许多启示。走进个性迥异独的民族现场,聆听古老丧葬文化的绝响,这是我们的福气,也是我们的责任。同时,欢迎您给我们提供拍摄线索,为保护少数民族殡葬文化一起努力



免责声明:文章《第一现场!我在云南原始部落拍摄殡葬文化纪录片……》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