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又至,处处哀思。审视殡葬行业,无疑更添“死不起”的蚀骨之愁。“一条龙”打包屡禁不止、殡葬服务十倍暴利已成行规、墓地利润超地产、以墓养守……被称为“白色暴利”的殡葬业,究竟有着多少玄机? 一位从业多年的殡葬代理行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于殡葬行业而言,丧家的信源十分重要。正规的信源包括进入医院太平间的殡葬服务公司、殡葬代理专员等,“灰色”的信源则包括医院护工、120随车人员等,在业内,这些“灰色”信源更为重要和稀缺,“信息费高的能过千”,这笔高昂的“信息费”最终被转嫁到“一条龙”服务的报价里。 即使不选择“一条龙”服务,家属遭遇的暴利环节也避无可避:水平同一款式寿衣,不同店家报价相差3000元,销售价格是出厂价的10倍到20倍;在陕西户县等地,由于部分基层医院向外承包太平间,还引发了天价停尸费的质疑。 同样价格高昂,墓园销售却颇“淡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墓园开发企业早年就在大城市周边大量“囤地”,随着城市的开发和规划的改变以及地价的高涨,想要获得用于墓园的土地难度成倍增加,这就给新墓园的进入和开发带来的困难。 居高不下的墓地价格还为“坟地产”利润撑起了惊人的空间。以上海福寿园青浦园为例,1平方米不到的平板墓地价格达到7万元至8万元,每平方单价是区内新开楼盘价格的数倍之多。记者查阅了距离墓园直线距离只有数公里的青浦新城内的新开楼盘,其价格多在1.5万/平方米到2.2万/平方米的区间。 调查显示,在北京,即使到通州、昌平等远郊区,普通的成品墓“市场最低价”也基本维持在3万元左右。25日发布的《殡葬绿皮书(2014~2015)》指出,北京市区居民中等殡葬消费的公墓消费占整个殡葬消费的87.5%,92%的北京市区消费者认为公墓消费过高。 服务亏本骨灰盒补,管理亏本墓地补,殡葬行业其实还有不少远低于成本的廉价服务。为了弥补亏损,一些机构不得不采取产品涨价“补贴”服务的方式,“以骨灰盒养火化”“以墓养守”。 上海市殡葬协会会长王宏阶说,全国两千多家殡仪馆,通过服务实现盈利的只有3%-5%,这使得很多殡仪馆需要在骨灰盒等殡葬用品的售卖上弥补损失。 以遗体火化为例,根据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民政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火化属于基本服务,其收费标准实行政府定价。目前,上海市属殡仪馆执行的火化收费为180元,但现在的成本每具已经超过600元。 到了墓园,“以墓养守”是现实中不少墓园的选择。市面上的经营性公墓护墓费一般按照20年收取,但20年前的缴费水平早就难以负担今天的护墓成本。一家墓园负责人说,不得不通过墓穴的销售贴补管理上的亏空。 一边是殡葬服务开放市场化却乱象丛生,一边是基本服务价格标准十几年不变导致成本转嫁……专家指出,除了要推行科学、亲民的殡葬文化,更应改变政府在殡葬行业的“缺位”和“越位”现象,打破殡葬业“怪圈”。 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王国华撰文指出,政府除了要惩戒不规范的市场行为,同时给予特定群体以殡葬服务均等化的政策倾斜,还要规制其自身的行为,扩大政府提供各类殡葬服务接受监督的范围,充分发挥政府作为资源配置手段的积极作用。 殡葬行业专家乔宽元建议,国家应该加大对基本服务的投入与支持,特别是在价格体系中肯定从业者的服务和劳动价值,“借鉴医药改革的经验,鼓励消费者为从业人员的技术和服务买单,而不是通过其推销的高价产品为服务买单”。 据了解,殡葬行业监管涉及民政、工商、卫生、物价等多个部门,监管主体颇为分散,但民政部门又往往只有行政告知权和制止权,没有行政处罚权,削弱了对殡葬事务管理职责的履行能力。专家建议,应对殡葬行业前置一定的准入要求,借鉴综合执法模式,破除监管空白,避免“踢皮球”。 清明又至,处处哀思。审视殡葬行业,无疑更添“死不起”的蚀骨之愁。“一条龙”打包屡禁不止、殡葬服务十倍暴利已成行规、墓地利润超地产、以墓养守……被称为“白色暴利”的殡葬业,究竟有着多少玄机?暴利“刀俎”“一条龙”、“坟地产”逝者体温尚存,消息灵通的殡葬“一条龙”已经上门来谈生意了,这是不少操办过丧事的居民的实际感受。然而,看似贴心的“一条龙”提供的打包报价其实比单独购买贵上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



免责声明:文章《“一条龙”“坟地产” 殡葬业“白色暴利”惊人》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