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里有这样一句话:死不是生的对立面,死是生的一部分。其实,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等待离开这个世界。为逝者服务的人,正视、接纳死亡,把对于死亡的忌讳、阴森、恐怖、排斥,慢慢改为尊重、缅怀、阳光、回忆。   温州网讯 今年4月1日,温州集体树葬仪式在鹿城区仰义西郊公益性生态公墓举行。仪式上,10多名身着蓝色制服的陵园工作人员指引逝者家属,缓缓步入树葬区,骨灰树下深埋、盖上草坪、撒上鲜花、祈福……一系列仪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位身材娇小、眉清目秀的姑娘用缓慢、庄重的语调主持着这场仪式。她就是曾艳,这场树葬仪式的主要策划人。   曾艳,1987年出生,湖南人,是一名“温州媳妇”,仰义西郊公益性生态公墓殡葬礼仪策划师,从事殡葬行业4余年。为了这场集体树葬仪式,还在休产假的她提前回到工作岗位,与同事讨论、策划这场活动。“虽然树葬是公益性的,但免费不等于随便,我们非常重视这次树葬仪式,从整个流程、工作人员所佩戴的领结、现场放什么音乐等细节均做了策划。比如伴奏乐,不能欢快,也不能过于悲伤,我们最后选了《白桦林》,请了小提琴手独奏。为请小提琴手,我们联系了多位,因为很多人都不愿意到陵园演奏。”   殡葬礼仪策划师,是人生最后一次告别仪式的导演,帮助逝者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殡葬礼仪策划师是一个新兴而又神秘的职业,在温州从业人员并不多,年轻的女性则更为鲜见。曾艳,是一道特殊的风景。   曾艳:我在仰义西郊公益性生态公墓工作,主要做殡葬礼仪策划,简单地说就是与逝者家属沟通,了解逝者的生平,量身定制个性化的告别仪式。殡葬礼仪策划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型的陵园较为普及,但目前在温州很稀缺。我就是想把这一块内容做起来,改变传统的敲锣打鼓、哭声一片、三鞠躬的“老三样”下葬仪式。但是,由于目前绝大多数逝者家属还没有殡葬礼仪的概念,我现在还是兼着一些接待服务以及行政的工作。   曾艳:我毕业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当初选这个专业是采纳了当老师的伯伯的意见,图的是“好就业”,父母也支持。在学校里,我学了专业的课程,比如殡葬礼仪、殡葬心理学、防腐整容、挽联写作等。说起防腐整容,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学校里都是对着塑料人操练的。另外,我们还得苦练普通话、书法、插花等。   曾艳:学校一毕业我便在一家殡仪馆上班,主要负责接待办理丧事、葬礼主持人等工作。我是持证上岗的,考取了殡仪服务员国家职业资格证、墓地管理员证。我是学这个专业的,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很快能适应殡葬服务这份工作。我特别能理解家属失去亲人的那种悲伤无助。他们面对丧事无从下手,急切寻找帮助,而我就是他们可以依赖的人,我明白这份职业的重要性。   曾有无数熟人问我:晚上在殡仪馆值班不害怕吗?我总是笑着说:不会啊,我本来就是为逝者服务,没什么好害怕的。   曾艳:工作性质决定了别人休假的时候,我们最忙。清明节是一年中最忙的时期,而逢过年和双休,我们都上班或值班,甚至24小时待命,有时半夜一个电话,就要往陵园跑。我的至亲知道我是在陵园内工作的,但老公的亲戚不知道我是干哪行的。我从不会主动向外人表明自己的工作,怕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别人问我工作情况,我就说自己在民政局下属的单位做事。   很多时候,我正用心地接待着逝者家属,聊着聊着,他们会突然问“小姑娘,你长得眉清目秀的,找什么工作不好,为什么做这一行?”我总会回答“我就是读这个专业的。”他们便睁大了眼睛、吃惊地说:“居然还有这个专业!”我就纳闷:为什么从事与出生有关的工作,比如医护人员,就能得到大家一致的尊重,而我们的工作却不被大多数人所理解。   曾经改过行啊!在殡仪馆工作一年半后,考虑到自己找对象会受影响,所以改行了。后来,与同专业的男友结婚,嫁到了温州。两年多前,经同学介绍,到仰义西郊公益性生态公墓工作,做回老本行,丈夫也是支持的。每个人都要经历死亡,逝者需要我们这些人去服务,我认为这是一个职业发展前景不错的工作。   曾艳:我接待过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她给病重的父亲选墓。之后,我们加了微信,常有联络。我家的宝宝生病了、我生二胎了,她会马上来电问候。前不久,她爸爸去世了,她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便帮忙指点事后流程。有一位女医生,我曾帮她为其长辈选公墓,此后我们便成了好友。得知我生了孩子,她常教我一些产后护理知识,都快成我的“私人医生”了。   我去年曾接待过一位老伯,他在我们这里选了公墓。不料半年后他的儿子意外去世,他第一时间找到我,把儿子安葬在这里。我目睹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每逢节假日,我给老人发短信问候,还给他捎去家乡的土特产。今年清明节,老人祭奠儿子时,非要递给我一个杯子当礼物。   还有一位老人,我上门为他办理选墓的各种手续。老人心存感激,每逢天气变化,他便给我的微信发一些养生帖子,提醒我要注意健康。   曾艳:目前新型绿色殡葬包括树葬、草坪葬、花葬等。我们仰义西郊公益性生态公墓开设了两个树葬区,有些是30余年树龄的香樟树,但是去年至今只有十多例树葬。由于树葬不留碑、不留名,市民的接受度不高。我很佩服一位书法家,他生前一直希望能在身后树葬,托付儿子多次与我们商量树葬的事宜。他去世后,在香樟树下安息,树葬仪式充满温情,家属很满意。   接下来,我们将推出许愿树、许愿架,让逝者家属把想说给亲人的话,写在卡片上,用红丝带系在树上。我们将推出园丁区、军人区,让有共同爱好或职业的人可以共同安息。我曾经参观了上海一些大型陵园,那里设有电影院、咖啡馆、纪念馆等,已经成为市民休闲的场所。我们陵园也正往这方面发展,要打造成公园式、休闲式陵园。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免责声明:文章《身为殡葬礼仪策划师 她要改变传统下葬“老三样”》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