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90后女孩,用青春、阳光、美丽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这个年龄一点也不为过。在重庆青龙山陵园,25岁的90后女孩蔡裕琴,选择从事了一份不被外人甚至家人所认可的职业——殡葬礼仪师。她每天都经历着不同的生离死别,穿梭在一个又一个伤感或遗憾的故事里。她从业4年为近200位逝者送别人生最后一程。   身材高挑,长相姣好、齐耳短发、一身职业装、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记者见到蔡裕琴的时候,她正在为涪陵区25名困难群众主持安葬仪式。蔡裕琴出生于1990年。从4年前,大学毕业的她就开始在殡仪馆工作。至今,没有离开过,也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份职业。   蔡裕琴的家就住在涪陵区,当时报考的学校是城市管理职业学院,由于自己填报的专业已经招满,必须要另外调剂专业,最后她选择了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   “父母听说我选了这个专业,气得直跳脚。”蔡裕琴说,父母就是不能理解,作为一个女孩,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为啥选择殡仪专业,天天跟死人打交道呢?“可能当时只是好奇吧。”她说。   防腐整容、墓碑设计、殡葬心理学……入学后,蔡裕琴看到课表的那一刻,心里就有点打鼓了。但是想到这是自己选择的,也就硬着头皮走下去。   昨日上午十点,蔡裕琴为即将入葬的25位故者念了悼词,然后和其他礼仪队员一起对骨灰盒进行拭盒,陪同逝者家属一起到墓位前,从家属手中缓慢谨慎的接过骨灰盒,放置进墓中。这些工作对于一个殡葬礼仪师来说是最普通的的日常工作。   除了要进行入葬仪式,蔡裕琴还负责写悼词,设计墓碑等。“每一场葬礼都是一个故事。”蔡裕琴告诉记者,为了做好一场葬礼,做好一块墓碑,她都会以各种方式去了解逝者生前故事。有的人让她崇敬,有的人让她感到惋惜。她印象很深的一次是曾经为一个18岁女孩设计了葬礼和墓碑,这是一个青春而美丽的姑娘,因意外而失去了生命,父母伤心欲绝。女孩生前就爱漂亮,喜欢拍照喜欢跳舞。最后,女孩的父母选择了草坪葬,在草坪上种上多种鲜花还有假山,假山上贴着女孩生前最美的几张照片。看到墓碑的人就知道这里有一个美丽的女孩。   和蔡裕琴聊天会感觉得到她比同龄人更加成熟,少了一些90后年轻人的浮躁。“工作这几年,为近200个逝者主持葬礼,也是对我人生的洗礼。”蔡裕琴说,“我们经历的都是人生最真挚的感情,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痛苦,有什么比呼唤亲人更真挚?”她说,她现在更加懂得珍惜生命,珍惜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只有面对生死后才知道什么最重要。   如今,蔡裕琴已经从事殡葬礼仪师这个职业4年,父母从最初的反对,到默认再到现在的支持,也让她对这份工作更加热爱。   她说,自己每天上班会很快融入工作氛围,下班后也不会把工作中的情绪带到生活中,常常跟朋友聚餐,逛街。每次认识新的朋友,她都会毫不忌讳地介绍自己是一名殡葬礼仪师。“这是一份正规的职业,是社会需要的一个职业。”蔡裕琴说,从事这份工作没有后悔过,即便有时候会有一些人在听说这个职业后表现出介意,但是她相信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思想的进步,这将是一份受人尊重的职业。 缅甸问题:有些事不能急 有些事要急,有些事不能急,中缅边境问题由来已久,此次事件背景复杂,事件的前前后后又被笼罩在“复杂电磁环境”中。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对此必须既抱持迫切心态,又保持清醒头脑,当急则急,当缓则缓,结论不下则已,下则必须“落子无悔”。 晾晒人性的弱点决非明智 古有柳下惠坐怀不乱的说法,柳下惠实际上被视为一个圣人。现在嫖娼违法,原则上人人都要做柳下惠。 民告官,还难不难? 打过官司的人,一般都有一段痛苦的经历。要不是万不得已,谁也不想对簿公堂。当然,这有一部分是因为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客观存在的打官司“三难” 京城警界换“掌门” 王小洪在郑州搜查“皇家一号”的轰动效应,与前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扫除“天上人间”颇为类似。2013年11月1日晚上,来自河南新乡的一千多名警察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人山人海的“皇家一号”,被带走的人“押了十几车”。



免责声明:文章《90后美女殡葬礼仪师:这工作让我更懂得珍惜生命》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